事情發生得太快,我們都理解不了眼前正在發生的事。
 
只知道,在不太空擴的地方裡,有幾間石屋、有四名小孩站在一旁、一名叫「花花」的女孩被灌藥。
 
而且,站立著一隻近六米高的巨人喪屍。
 
巨人喪屍拾起了穿著黑色斗篷的屍體,放入口中,然後吞掉。
 
「猴子……吃了奇哥哥。」有小孩驚恐地說。
 


那條屍體,應該就是放走蜜蜂的奇哥哥。
 
「他在進食?」我問。
 
「阿牛,你記得嗎?喪屍會本能地咬人和屍體,來延長自己的活動壽命,而被咬的對象,也會變成喪屍。」海大叔說。
 
「那麼,整個被吃掉的話……」我望著巨人喪屍。
 
「恐怕也會變成喪屍,然後活在他的身體裡。」海大叔猜測。
 


「錯了,是融合。他們會融合為一體。」阿四說,「你看看他的胸口。」
 
漸漸地,巨人喪屍的右胸冒出一副男人面孔。
 
「那會發生什麼事?」我問。
 
「除了力量增強外,了結他,需要把兩個頭部都打爆。」阿四說。
 
「萬一他吃了很多人和屍體,那麼……」我不自覺地想像起來。
 


「這就是Round 5難打的地方。」阿四總結。
 
 
「花……花,花花!」蜜蜂掙扎,想推開阿四,跑去花花那邊。
 
「嘭」一聲,剛才被灌藥的女孩,右手脹大一倍,發出極度痛楚的喊叫。
 
「啊啊啊啊啊——」女聲撕裂的慘叫聲,震撼了我們的耳朵。
 
接著她的左臂、背部、大腿等身體各組肌肉接連脹起,轉眼間身形已增大一倍。
 
「花……花。」他仍在說。
 
糟了,這樣下去蜜蜂會崩潰的。
 


「阿四,把蜜蜂帶回馬車!」我緊急吩咐。
 
「阿鷹,除了我的組員,你帶齊所有人去把黑衣人抓回來。那怕只抓到一個,我也要揸乾他身上的情報。」我下令。
 
女孩增大一倍之後,又增大一倍。
 
「啊啊啊啊啊——」發出第二次的慘叫,雙手開始掙扎鐵鍊,但她仍然保持意識。
「好辛苦……痛……」她說。
 
其餘四名戴上手銬的小孩都嚇呆了,雙腿發軟地坐在地上。
 
「那你呢?」阿鷹問。
 
「擋在這裡。」我拋開左手的盾牌,扣上太陽穴的位置。
 


巨人喪屍步步逼近,想把我們統統幹掉。
 
「快去!」我喊一聲,趕他們出發。
 
「是。」眾人聽令,轉身去執行任務。
 
阿四把蜜蜂帶走,阿鷹、海大叔前去追捕黑衣人。
 
「兩位組員,你們叫什麼名字?」我姑且問一下。
 
「阿寬。」「阿廣。」
 
「好,一會兒開打之後,你們去解救那四名小孩,然後帶到馬車,跟阿四會合。」我吩咐。
 
「是。」他們遵命。


 
「蹬、蹬、蹬、蹬。」巨人喪屍跑步過來,拉後右臂,準備揮拳。
 
「雷穆斯。」我閉上眼睛,集中精神,屏絕一切雜念。
「終於到本大爺出場了嗎?」雷穆斯微笑起來,活動身手的樣子隱約地呈現眼前。
「40%」兩人一同說。
 
隨即,大量雷穆斯世界的風雪暴發湧出。
 
「呼——」寒風呼呼地席捲身體,黑色斗篷內外都充斥著旋轉中的寒氣。
 
左背的「骨塊」隱隱刺痛,增生出大量薄骨,薄骨密實地包裹左肩、左背和左腰,又擴散至左臂和左腳。
 
完成後,寒風旋開消散,地上的沙石被餘風帶動兩圈,才平伏下來。
 


「蹬、蹬、蹬、蹬。」巨人喪屍在跑過來期間,右臂繼續結實,紮起多條的肌肉紋理,儲蓄著巨大力量。
 
「這也是進食的效果?」我試圖猜測,望著巨人喪屍。
 
漸漸地,身體換由雷穆斯控制。
 
「這是……什麼東西?」雷穆斯也愣了一下。
 
「巨人喪屍。這是由男孩喝下藥物而變成的巨人喪屍。」我說。
 
「到底是誰幹的?」雷穆斯憤怒地問,「該不會是因為貪玩而喝下的吧。」
 
「當然不是!」我回答,又壓制怒氣地說,「那些小孩只是可憐的實驗品而已。」
 
「下藥的人在哪?」雷穆斯左右兩望,不見可疑人影。
 
「逃走了。」我說,「他們丟下實驗品,不負責任地逃走了。」
 
「是嗎?」雷穆斯沉著頭,握緊左拳。
 
力量逐層湧出,滿滿地充斥著左邊的身體。
 
「呼——」巨人喪屍跑至,巨大的右拳從前空斜轟過來。
 
這一拳,除了揮拳的力量,還包含著跑動的衝勢,威力巨大無比。
 
「多痛苦的表情。」雷穆斯嘆息,左腳放後半步,穩住下盤,左拳輕握兩下。
 
「阿牛,教汝一個技巧。」他說,瞄準拳頭,「出拳時保持正身向敵,威力會加大一陪。」
 
巨拳轟到面前,雷穆斯以左拳相接。
 
「啵轟——」雷穆斯雙腳陷地,僅擦後半米,把巨人的拳頭擋下。然而巨人拳威未盡,傾瀉開來,身後的木柵被悉數摧毀,四散飛開。
 
「特別是拳對拳的情況,對方的力量會經手臂過渡至胸肩,再傳落地面。」雷穆斯說,右手握劍,準備還擊,「相反,側身打出的拳,便沒有這種效果了。」
 
可惜,右劍未揮,巨人的左拳已經轟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