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拳,並不是從前空打下來的,而是從旁邊掃過來的。
 
「啵——」雷第斯右劍試擋,卻擋不住,撞到左邊的石屋。
 
「轟裂……」背部把石牆撞成裂痕,才軟軟著地。
 
「沒事嗎?」我問。
 
「除了巨人的反應和速度在預想之外,汝右邊身體的弱小也超乎想像。」雷穆斯說,用右劍扶起自己。
 


「你別說話了,專心應戰吧。」我勤說。
 
巨人喪屍追擊過來,左拳輕輕拉後,肌肉開始結實,儲存滿滿力氣。
 
「不過,沒問題的。」他說,即向右一躍,躲過巨拳。
 
「啵——」剛才的石牆被巨拳打穿。
 
很強的破壞力。
 


巨人喪屍拔出左手時,把石牆一同拔了出來。他看一眼,便把石牆拗斷成左右兩塊,再用力拋過來。
 
「呼——呼——」剛剛站穩,便有兩塊石壁飛來。
 
「唧。」雷穆斯右劍左拋,換左手握劍,輕輕瞄準,即拉劍向上一削,迴劍向左再削。
 
「嘖——嘖——」兩塊石壁被切成四塊,轟轟地落在身後。
 
「是時候反擊了。」雷穆斯說,握緊左劍,拔足跑前。
 


巨人喪屍走近石屋,拆出一塊長方形的天花板,迅速舉到頭上,再拍下來。
 
雷穆斯躍向左邊,勉強避開一拍。
 
「啪啵——」巨人拍中地面,左右擠出沙塵,噴到雷穆斯身上。
 
糟了,視力被屏障。
 
「咳……咳。」沙塵撞入耳鼻口眼,不得已地咳嗽兩聲。
 
「呼——啪——」天花板破開沙塵,橫掃過來,重重地把雷穆斯掃開。
 
「啊……」雷穆斯被掃飛二十多米後,雙腳才落地撐住。
 
隨即重整站姿,左手握劍,觀察巨人的動作。


 
怎料,巨人喪屍忽然轉身一圈,把天花板旋轉地拋過來。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攻擊範圍太大,左右下三方都躲避不過。
怎麼辦?
 
雷穆斯向上一跳,天花板從下方掠過。
 
可是,巨人喪屍更早跳起,從更高的位置合實兩拳,重鎚打下。
 
頭望上去,巨鎚已在眼前。
 
「媽的。」雷穆斯仰頭拗腰,左手留後,凌空扔出銀劍。


 
「呼——嘖——」劍尖鑽過巨臂的空隙,先一步刺中巨人右胸的頭像。
 
「躂」一聲,雷穆斯背部落地。
 
巨人喪屍收拳落地,望著胸口被戳破的頭部,以及銀光閃閃的劍,竟不知所措起來。
 
月色之下,這實在是難以忘懷的奇景。
 
「總算解決一個頭部。」我鬆一口氣。
 
「啊啊啊啊啊——」花花再次痛苦地大叫,吸引了巨人喪屍的注意。她剛才由一米變成兩米高,再由兩米變四米,如今已經脹至六米。
 
巨人喪屍轉身望向花花,即張開嘴巴跑衝過去。
 


「他想……吃掉花花?」我難以置信,「雷穆斯,阻止他!」
 
「蹬、蹬、蹬、蹬。」巨人喪屍一步一震。
 
「本大爺想起了一招。」雷穆斯說,把力量注入左掌,步步跑前,然後加快。
 
「不要!」花花說,雙手抵抗著巨人喪屍。
 
「這是你戰友——擦掌的招式。」雷穆斯說,集中精神。
 
「呼——」左腳蹬地,轉眼已上到巨人喪屍的後腦,奮力擊出一掌。
 
沒錯,這是擦掌專門用來對付大塊頭的絕技。
 
「啵——」一記極具穿透力的掌擊,撃中巨人喪屍的後腦。


 
「裂……」手按入去,傳來骨頭碎裂的聲音。
 
半秒後,巨人喪屍眉心噴血,灑到花花臉上。及後他呻吟一聲,便軟腿跪下,慢慢側身倒地。
 
「躂。」雷穆斯雙腳著地,走過去拔回銀劍。
 
「嘖——」終於收拾一隻。
 
 
然而事情還未結束。

望著角落的位置,我的組員已把四位小孩救走。
 
 
「雷穆斯,交由我來控制,我有話要跟她說。」我提出。
 
「好。」隨即互換身體控制權。
 
「花花!你叫做花花對吧?」我仰頭,問六米高的女巨人喪屍。
 
「嗯……」她痛楚地點頭,蹲在地上,雙手按住腦袋,十分痛苦。
 
「你感覺怎樣?」我問,右手握緊劍柄。
 
「很想……死,你……殺了我吧。」她流淚說,聲線變得低沉,「我就快……控制不住自己。」
 
淚滴墜到地面,濺開一地。我左腳發力,彈跳兩下,站到她的頭頂。
 
「開始……很想咬人。」她說,牙關微微抖震。
 
「花花,妳有什麼遺願嗎?」我溫柔地問,蹲下來,摸住她的食指,「你說出來,哥哥替你實現。」
 
「真……的?」她問,全身開始抖震,手仍然按住頭部。
 
「真的。」
 
「我希望……其他人平安無事,可以幸福地……長大成人。」她說。
 
幸福?第一個願望是希望他人幸福嗎?真是個好孩子。
 
「放心,這個一定做到。」我吻一下她的手指,又提起另一根。
 
「我希望……不會再有人……要吃這種藥。」她再說,身體抖得更厲害。
 
「放心,一定不會再有人吃這種藥。」我再吻一下她的手指,「還有其他願望嗎?」
 
「沒有……了。」
 
說完,她痛得把手指陷入頭部,發出痛楚的哮嘯。
 
「吼吼吼吼吼——」聲浪層層傳遠。她已經失去意識。
 
「妳的願望,我收到了。」我再吻一下她那冒血的手指。
 
繼而輕輕站起,換左手握劍。
 
「雷穆斯,了結她。」我吩咐,身體換由雷穆斯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