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麼要襲擊大本營?」老約翰問,左手扭著夜狼的手腕不放。
 
「吼——」夜狼哮叫兩秒,左手一拳轟去。
 
「唧。」厚重的右掌接住。
 
「老夫再問一次,你是……」老約翰右掌把夜狼的拳頭挪開。
 
「吼——」夜狼再叫,左腳掃開他的右手,左拳再重重轟去。
 


「啵——」正中老約翰的臉部。
 
雖然老約翰中拳,但仍不鬆開手,繼續扭著夜狼的手腕。
 
「白色頭髮,身手不凡。」老約翰思考著說,又摸摸鬍子,突然望向夜狼,「莫非……你是白痴格亞的族人?」
 
「你說誰是白痴格亞?」一把響亮的男聲,從老約翰的後方傳來。
 
「白茨 ‧ 格亞大人!」最後兵陣的士兵說,尊敬地左右讓開,空出中間的路來。
 


一名白色頭髮、相貌不凡、年約二十五歲的男人,從後面一步一步地走出。行走時,散發著強勁氣魄,讓人不敢小看。然而除了頭髮,他兩堂眉毛也是白色的。
 
「你再敢說一遍,信不信我殺了你?」白茨 ‧ 格亞說,身上同樣穿著一副以金色為主的鎧甲。
 
「白痴格亞,看看是不是你的族人?」老約翰問,抽著夜狼給他看。
 
「這是……」白茨 ‧ 格亞皺起眉頭,凶惡地問,「這是哪裡來的雜種?」
 
「真是你的族人?」老約翰興奮起來,一臉喜悅。
 


「雜種,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在這麼出現?」白茨 ‧ 格亞問,一手抽起夜狼,態度毫不客氣。
 
「給我放開夜狼!」阿凌躍近,在空中,拉起四箭警告。
 

「嗖、嗖、嗖、嗖——」忽然有四箭從右射來。
 
「啊……」阿凌被逼收箭,及時翻身,四箭凌空擦身而過。
 
「什麼人?」阿凌著地後問。
 
「暗殺部隊的老大來這裡幹什麼?」白茨 ‧ 格亞問,望向阿凌的右方。
 
「替隊員報仇。」一名黑色頭髮的男人說,逐步從黑暗處走出,散發著憤怒的氣味。
 


這個男人,眼神冷酷,年約三十,身上穿著鱷魚皮護甲,左手握弓,背部全是箭族的幼箭。
 
「回答我,我的隊員都是你們殺的嗎?」老大沉聲問,輕輕地扣箭上弦。
 
「箭族的幼箭,你是從哪裡找來的?」阿凌眼神憤怒,由面向白茨 ‧ 格亞,改為鎖向暗殺部隊的老大。
 
「你說這些箭嗎?」老大瞄一眼,「是貝才大人找回來的。」
 
「貝才,果然又是貝才。」阿凌咬牙說,冒起怒火,「什麼事情都因他而起……」
 
「我的隊員……」老大再問。
 
二話不說,阿凌放出四根幼箭,向右跑開,移動期間再放四箭,「嗖、嗖、嗖、嗖——」
 
「看來發問是多餘的。」老大也跑動起來,同樣追向右邊,右手發放四箭。


 
兩人的箭都在脫弓後消失,繼而在不可能的角度射來——
 
「嘖、嘖、嘖、嘖——」插在地上,不中一人。
 
「納命來!」老大再叫,在高速移動中狂放四箭,「嗖、嗖、嗖、嗖——」
 
阿凌沒有回話,剎步,回躍,箭插在他剎住的位置。馬上,他加快步速,鬆手放箭。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八箭放出,封死八個方向。
 
「切。」老大馬上躍後,放箭回敬。
 
剎那間,多箭在空中相交,又有數箭散射而出。
 


「鏗——鏗——鏗——鏗——」附近的士兵紛紛舉盾擋箭,退步散開,讓出一個決鬥的舞台。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兩人扣箭即瞄即放,持續在高速移動中放箭,不停互換身位,更不時預測對方的動作。
 
「躂。躂。」他們同時落地即躍,互不相讓,施展極為優秀的步法與箭技。
 
「阿凌,論箭術,你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我暗暗替他打氣。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飛出的箭愈來愈多,愈來愈緊湊。
 
突然,兩人衝向對方,途中扣箭上弦,在擦身而過的瞬間,放箭射擊。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幼箭依然消失,軌跡依然變化。
 
雙方同步躍起,避箭同時放箭。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空中箭如雨灑,戰鬥陷入疆局。
 

雨勢持續增大,雨水逐漸妨礙視線。
 
「精彩精彩。」老約翰說,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兩人身上。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喪屍馬兒暴動奔跑,鼻孔不時噴氣。
 
「放開夜狼!」雷穆斯躍起,讓馬兒撞向白髮男人。
 
「什麼?」白茨 ‧ 格亞,立即鬆開夜狼,緊急交叉雙手擋住馬兒。但是馬兒暴動的奔跑,仍非常成功把他把推開,帶離老約翰的身邊。
 
「嚓……」他失去重心,雙腳不停拖地擦後。
 
「放開夜狼!」雷穆斯警告,在空中換右手握劍,把力量注入左掌,目光瞄向老約翰。
 
身體溫度急劇下降,口裡呼出薄薄的寒氣。
 
「呼——鏗——」右劍劈下,老約翰舉右手,用金色的護臂擋住。
 
「這一招又如何?」雷穆斯鬆劍,讓身體落地,同時把左掌探近對方。
 
老約翰鬆開夜狼的手腕,反起厚重的左掌,預備輕鬆接過。
 
「啪——」雷穆斯一掌拍去,把那厚重的左掌推向金甲胸口。
 
「什麼?」老約翰神色驚訝。
 
「啵——」強勁的穿透力穿過金甲,把老約翰打後十米。
 
「這種程度,汝不會有事吧,夜狼。」雷穆斯信任地問,右手扶起夜狼。
 
夜狼示意沒事,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
 
「哈哈哈哈,想不到一個瘦弱的小子,竟有如此強大的破壞力。」老約翰興奮地說,對我刮目相看。
 
「呼嘖——」另一邊廂,白茨 ‧ 格亞右手發力一插,手指貫穿了馬兒的頭部,才站穩地上。
 
「嘖——溚、溚、溚溚……」抽出右手,馬兒的血噴落下來。
 
「骯髒死了。」他嫌棄地說,揮走金色護臂上的血,又憤怒起來,「竟然敢讓骯髒的畜生撞過來,真是好大的膽子!」
 
「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戰鬥民族的力量。」白茨 ‧ 格亞握緊右拳,一步一步地進逼過來。
 
「喂喂喂,今次,你別要跟我爭。」老約翰說,抹走嘴角的血,「這可是我期侍已久的獵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