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冒犯了我……」白茨 ‧ 格亞憤怒地說,不願意停下腳步,「這是重罪。」
 
「喂你,這樣就憤怒了嗎?」老約翰問,搖頭嘆息,「真便利呢,要發動你這族人的能力。」
 
「不管怎樣,我要他以死謝罪!」白茨 ‧ 格亞說,狠狠踏前一步,把腳陷入地面。
 
「啵——裂……」地面裂痕四出,土壤的間隙有氣洩漏出來,「呲呲……」
 
「果然,越憤怒就越強大。」老約翰說,眼睛打量著他。
 


「所以,你不要跟我爭,我要狠狠地揍他一頓。不然的話,怒氣難以宣泄,事後就只能揍你了。」白茨 ‧ 格亞警告,把身體的重心降下。
 
「可是老夫……」老約翰欲說。
 
「囉囉嗦嗦,囉囉嗦嗦,浪費本大爺的時間。」雷穆斯不耐煩說,豎起兩根手指挑釁他們,嚴肅地說,「汝等二人,一起上吧。」
 
「什麼?竟敢小看我們?」白茨 ‧ 格亞說,加重腳力,讓地面爆出更多裂痕。
 
「呲呲呲呲……」地面噴出的氣大增,將白茨 ‧ 格亞的頭髮吹吹升起。
 


「夜狼,前面只剩最後一個兵陣,你一個人先去吧。」我掌控身體,附以手勢地說,「我負責引開他們的注意,然後你趁機攻向貝才營帳,明白了嗎?」
 
「羅莎就靠你了。」我再說,拍一拍他。
 
 
只見夜狼似懂非懂地回了一聲。
 
「吼。」然後若有所思。
 
「啊——」白茨 ‧ 格亞跑衝過來,每一步都踏碎地面。


 
「蹬、蹬、蹬、蹬……」另外,他把右手夾在脅下,而沒有橫開,顯然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出拳姿勢。
 
我回望後方,阿四的馬車成功突破包圍,正在快速駛近。
 
「來了!」雷穆斯提醒。
 
「夜狼,看准機會就登上馬車。」我交帶一句,便把身體換回雷穆斯控制。
 
「竟然說要一打二……」白茨 ‧ 格亞說,右拳洶湧地從脅下撃出,「小子,為自己的口出狂言而後悔吧!」
 
「唧。」雷穆斯左掌接住,完全紋風不動。
 
「啵轟——」身後的地面被拳壓打爆飛後。
 


「什麼?」白茨 ‧ 格亞驚訝,馬上轟出左拳。
 
在雷穆斯的左眼眼中,他的動作都看得一清二楚,但是左手接拳已是極限,右手根本沒可能接下攻擊。
 
「呼——」雷穆斯側身閃避,揮右劍從下方削去。
 
「呼——」白茨 ‧ 格亞仰後,避過一削,即退開兩步。
 
「果然,這小子很有意思!」老約翰笑說,奔跑過來,並把左肩置前,看勢要來一記重重的肩撞。
 
「別跟我爭!」白茨 ‧ 格亞叫喊,再度攻上,快速地擊出右拳。
 
「啪。」雷穆斯以手刀打開,即抓住他的右手,轉身把他拋開十米。
 
然而手才鬆開格亞,老約翰已肩撞過來,雷穆斯慌忙以十字架式防禦。


 
「啵——」異常巨大衝撞力,突顯了右腳不穩的問題,身體重心被輕輕撞開。
 
糟了,果然只有左身的力量,很難應付兩人的夾攻。
 
「啵——」老約翰右手立即補上一拳,正面抽中腹部,把瘦弱的身體打至離地半米。
 
「啊……」雷穆斯口裡吐血,在空中停頓半秒,才雙腳落地。
 
老約翰握實厚重的左手,趕緊一鎚擊下。
 
「鏗——」右劍揮上,擋住老約翰的鎚擊。
 
然而鎚壓極重,一時無法推開。
 


 
「沒事吧,雷穆斯!」我關心問。
「暫時……還可以。」他回應,左手幫忙撐劍。
 
 
「嚓……」白茨 ‧ 格亞雙腳加手擦地抓穩,立即跑衝回來。
 
「蹬、蹬、蹬、蹬……」腳步依然一步一碎。
 
媽的!他腳力到底有多重?
 
「老約翰將軍加油!白茨 ‧ 格亞大人加油!」附近的士兵都吶喊歡呼,士兵頻頻提升。
 
「蹬——」地面全碎,白茨 ‧ 格亞躍至半空,拉起重重的右拳,大叫:「讓開!」
 


怎麼辦?單靠左腳,無法脫離老約翰的鎚壓。
 
老約翰輕躍退開,白茨 ‧ 格亞右拳轟至——
 
「啵——裂……」銀劍承受住拳擊,拳壓把附近一米的地面壓碎,陷成裂痕。
 
「轟——」在重壓中,雷穆斯單膝脆地,地面更廣泛地爆開。
 
「這樣就完結了。」白茨 ‧ 格亞咧起嘴角,提起左手,在著地的瞬間以手刀劈下,打算把劍和頭部一同劈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