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雷穆斯平靜地坐下,合起雙眼,也集中精神起來。
 
在一片黑暗中,雨打聲、士兵聲、車輪聲、馬蹄聲、呼吸聲都不安地嘈吵著。
 
但最為響亮的,仍是夜狼撕聲裂肺的喊叫。
 
「哮……吼……咆……」他痛苦的聲音,打撼到我內心深處。
 
夜狼,再等我一會兒。
 


「砰——」左骨塊震盪一下,溫度開始下降。
 
「65%」我和雷穆斯同步說,背部立即發痛,像被利爪抓住一樣。
 
馬車周邊的空間,開始異常起來。
 
「啊……」痛楚加劇,感覺背部快被抓破。同時,全身骨骼發冷,由內至外地冰凍起來。
 
「呼剎——」寒風出現,一縷一縷地磨擦地面。
 


七縷寒風先行擦過地面,後以馬車為中心打轉,降低四周的溫度。
 
終於,左盤骨的薄骨起了反應,向右邊擴散開去。
 
51%、52%、53%、54%、55%……
 
薄骨包裹盤骨後,轉而向右腿進發。
 
右腿漸漸被薄骨覆蓋,力量也層層湧出。
 


終於,薄骨在63%時停下,剛好把右腿完成。
 
「足夠了。」雷穆斯睜大眼睛,微弱的光線進入雙眼,即握劍躍下馬車。
 
「阿牛!」阿四叫我。
 
「躂。」雷穆斯著地後,雙腳屈膝蓄力,地面的雨水被踏結成冰。
 
此刻,夜狼仍被壓在跨下,完全無法掙脫。
 
「夜狼,現在就在救你。」我說。
 
「蹬裂……啵——」雙腳齊發,地冰破碎,身體急速衝向白茨 ‧ 格亞,把寒氣拋諸身後。
 
「啊?」白茨 ‧ 格亞望過來,鬆開了夜狼的雙手。


 
雷穆斯右手橫開銀劍,舉起,砍下——
 
「鏗——」白茨 ‧ 格亞以雙護臂擋住,但仍被衝擊力撞開半米。
 
右劍提起後,是左拳的猛擊。
 
「啵——」這一拳,破不開雙臂的防禦,但仍把他打開六米。
 
「躂。」雷穆斯著地後,一手拉起夜狼。
 
「吼。」夜狼道謝,又說,「吼吼吼,吼吼吼。」
 
「嗯。」雷穆斯回應,望向敵方,即口唇輕動,「73%」
 


隨即,寒氣追飛過來,密集地捲住右手。左肩膀的薄骨開始向右擴散,覆蓋右肩和右臂的骨骼,包裹至指尖盡頭。
 
「咯、咯。」骨骼咯咯作響,右手的力量澎湃湧出。
 
終於,雙手也充滿力量了。
 
 
「我在做正事,你別礙事好嗎?」白茨 ‧ 格亞問,態度毫不客氣。
 
「抱歉,本大爺沒興趣跟汝說話。」雷穆斯狠盯著他,雙腳再度發力,蹬地衝向對方,「因為會浪費寶貴的一分鐘時間。」
 
「切。」白茨 ‧ 格亞腳步一踏,地面一碎,也跑衝過來。
 
兩人迅速相交,雷穆斯先一步揮劍砍下,白茨 ‧ 格亞舉左護臂擋住。
 


「鏗——嘖——」右劍破開金色護臂,切了下去。
 
「什麼?」白茨 ‧ 格亞大驚,馬上縮手,只見護臂開始碎裂,「裂碎……」
 
「呼——啵——」左拳馬上擊中原本已有裂痕的金甲胸口。
 
「別以為……這就可以打敗我。」白茨 ‧ 格亞憤怒,馬上還擊一拳。
 
「呼——」雷穆斯側頭閃過,踏前將左拳提起,一下子把他升上半空。
 
「啊……」他喊一聲,盡力在空中保持架勢。
 
「夜狼。」雷穆斯說,拍一拍他,便把目光轉移到老約翰身上。
 
「陷裂……呼——」踏陷地面,渾身熱氣的夜狼,正在一掌合拳,屈得指骨咯咯作響。


 
「雜種,你想幹什麼?」白茨 ‧ 格亞問,凶狠地握實雙拳,完全無意退讓。
 
「蹬——」夜狼一踏用力,追上半空,殺人的眼神先到,繼而是快拳連打。
 
「啵啵呼啵啵呼……」六拳中四拳。
「啵啵呼啵啵呼呼啵啵……」九拳中六拳。
 
很快,白茨 ‧ 格亞改避為擋,死命地以雙臂護身,「明明只是區區……」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二十拳。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三十拳。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四十拳。
 
夜狼不願一切地瘋狂揮拳,終於破開防禦。
 
他直接吸一口氣,再發起連打。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合共五十六拳。
 
「啵——」夜狼打完最後一拳,放鬆地落下。
 
這時白茨 ‧ 格亞已被打至翻起白眼,鎧甲碎開,全身已無一絲力氣。
 
 
「真是的。」老約翰說,把白茨 ‧ 格亞接住。
 
「老夫實在太多謝你了,不但展示了一場精彩戰鬥,還把這麼好的對手留給我。」他興奮又小心地把格亞放下。
 
「殺了……你。」白茨 ‧格亞豎起中指,便放軟昏倒。
 
隨即——
 
「躂、躂、躂、躂、躂、躂、躂……」雷穆斯快步俯衝過去,把握每一秒鐘,以減少我身體的負荷。
 
然而,現在的右手比起之前,實在相差太多了,連握劍的手感都不一樣。
 
「就讓老夫來會一會你。」老約翰逐步走前,以厚重的左手摸摸鬍子,眼裡充滿期待。
 
「蹬——」雷穆斯中途輕躍一步,雙腳齊整踏地,再發力加速一口氣衝近。
 
途中身體傾前,右手把銀劍貼近左臂,預備向右上削去。
 
「哧——」老約翰輕蔑一笑,像經驗老到的棋手,看穿對方的佈局一樣。
 
他老練的眼睛,好像已經把這一招看過百遍。
 
「小心!」我說。老約翰突衝過來,兩人提前相遇。
 
厚重的左掌推出,他將握緊的右拳留後。
 
「莫非他打算先一步按住雷穆斯的右腕,封住劍擊,然後才擊出右拳?」
 
雷穆斯右手把劍拉出,作勢要削向對方,卻在揮出時放開劍柄。
 
「什麼?」老約翰瞳孔放大。
 
「唧。」右腕果然被老約翰按住,不能動彈。緊接地,左手接住劍柄,接力削出——
 
「呼——嘖——」劍虹一閃而過。
 
「破裂……碎——」金色胸甲被一劍削破,碎片飛散而下。
 
「在本大爺面前自稱老夫?」雷穆斯著地後說,左手把劍插地,「汝還早了七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