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啵——」夜狼趕上一記右拳,打中白茨 ‧ 格亞的臉,停住了他的手刀。
 
可惜白茨 ‧ 格亞的臉部只被輕微打側,馬上又硬頂住拳頭地望回去。
 
「雜種,你在幹什麼?」他憤怒地問,瞪大眼睛,一拳反抽夜狼臉部,把他打開五米以上。
 
「裂……碎……」骷髏面具碎裂,散落開來,露出了夜狼的臉。
 
「夜狼!」我和雷穆斯同步說了出口,跑向夜狼身邊。
 


他的右眼腫起,臉上紅色是血。
 
「看你醜陋的樣子,根本不配做我們的族人。」白茨 ‧ 格亞鄙視地說,甩一甩出拳的手。
 
「不過你不用自卑,因為……」他慢步走近,踏過碎裂的面具,「我很快就送你下地獄。」
 
「吼。」夜狼被我扶起後,抹開臉上的血,戴上新的面具。新面具十足小朋友的彩繪畫,上面畫著一副女人的臉。
 
「羅……莎。這是你畫的嗎?」我望著夜狼問。
 


夜狼暈眩地點頭,左手抓住我的背部,神志還未清醒。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馬車駛近,白茨 ‧ 格亞也步步進逼過來。
 
「阿四到了,他是剎不住馬車的,你快點上車吧。」我右手握劍,護在夜狼面前。
 
突然——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夜狼輕輕地說,左手把我抽起放後。
(羅莎,掛、念、你……不掛、念……我。)


 
「啵——啪。」我撞進了馬車車廂,轉眼被馬車載走。
 
「笨蛋夜狼!」我馬上望回去,只見夜狼擋在追車的路上,不讓任何人追過來。
 
笨蛋,夜狼你真是個笨蛋……
 
 
白茨 ‧ 格亞走到夜狼面前,仔細端詳他的彩繪面具。
 
「什麼啊這是?哈哈哈哈,她就是你喜歡的女人?」白茨 ‧ 格亞取笑羅莎的臉譜,又好像想起什麼,「慢著,她不就是剛才被看中的……」
 
「噓,別說了。」老約翰制止他說下去。
 
這個人見過羅莎……


也就是說,她們就在附近?
 
「停車,阿四,我要回去。」我說。
 
「不行的。」他一口回絕。
 
「吼吼,吼吼?」夜狼詢問,踏前一步,盡力地表達自己。
 
「連說話都不懂,你以為她會愛上你嗎?」白茨 ‧ 格亞質問,擺出一副瞧不起人的臭臉。
 
「羅莎……在……哪?」夜狼艱辛地吐出四字,想知道羅莎的下落。
 
白茨 ‧ 格亞繼續取笑,沒有理會提問,忽然得逞地打出一拳,再度把面具打碎。
 
「裂……碎……」羅莎的臉孔,逐塊碎落。


 
「哈哈哈哈,美女會愛野獸?你在讀童話故事嗎?」白茨 ‧ 格亞大笑,笑得一手掩肚,一手掩臉。
 
剎那間,夜狼握緊拳頭,全身的毛孔都在發熱,頭髮揚揚飄起。
 
「白痴格亞,別忘了你們一族的力量源是什麼。」老約翰嚴肅提醒,神色凝重起來。
 
「吓?我怎會忘……」白茨 ‧ 格亞不明白地望向老約翰,又望回夜狼。
 
「陷裂……呼——」地面裂出裂痕,噴發出大量熱氣。
 
此刻,夜狼雙腳陷入地面,露出殺人的凶光,全身爆發著前所未見的力量。
 
「什麼?」白茨 ‧ 格亞退後半步,又笑起來,降低重心,把腳深陷地面。
 


「陷裂……呼——」強大的氣從下方升上,同樣把白髮吹吹升起。
 
兩人的力量,感覺變得不相伯仲。
 
「白茨族人的互鬥?有意思,有意思。」老約翰拍一拍手,顯得一臉興奮。
 
「別胡說了,他不是我的族人。」白茨 ‧ 格亞堅持地說,左右扭動頸子,發出「格、格」聲響。
 
「而且你再叫我白痴格亞,我下一個就殺了你。」他說,同樣露出殺人的眼神。
 
隨即,白茨 ‧ 格亞主動攻上,重拳右、左揮出。
 
「呼——呼——」夜狼頭部兩擺,避過兩拳,即踏前半步,右拳從脅下轟前。
 
「啵——裂……」白茨 ‧ 格亞的胸口中拳,金鎧甲冒出裂痕,口吐出血來。


 
「不愧是夜狼!」我高興起來,心裡替夜狼打氣。
 
但是,我只喜悅了一秒,夜狼已被相同的拳擊打中胸口,打得吐出鮮血。
 
「區區雜種……」白茨 ‧ 格亞憤怒提升,力量再升一級,「竟敢冒犯我到這個地步!」
 
他再發一記上勾拳,但僅僅擦過夜狼的臉。
 
下一剎,夜狼消失,在格亞身後再現——
 
「啵——」左拳擊中格亞後腦。
 
「啊……」白茨 ‧ 格亞遭受重擊,頭部向前俯了下來。
 
「竟然……要我低頭。」他咬牙地說,內心極度不甘,憤怒再度高漲。
 
 
「白茨 ‧ 格亞大人加油。白茨 ‧ 格亞大人加油。」士兵的支持聲立即響起,但對格亞而言,這些只是煩躁的音源。
 
 
「絕對要宰了你!」白茨 ‧ 格亞速度提升,瞬間抓住夜狼的右手,把他掛前摔下。
 
「啪裂……」夜狼撞碎地面,右手仍被抓住。
 
接著,白茨 ‧ 格亞一手扯起夜狼,同時狠狠地蹬地衝前,膝撞夜狼的腹部。
 
「蹬——啵——」地面碎開裂痕。
 
兩人猛飛過來,幾乎追到馬車。
 
「嚓……伏。」夜狼落地後,轉身伏地,但還未起來,背部已被白茨 ‧ 格亞騎住,重壓地上,雙手也被抓起。
 
今次糟了。
 
「血腥的畜牲調教,現正開始。」他凶狠地說,預備扭斷夜狼的雙手。
 
「吼——」夜狼咆哮大叫,但還是無法掙脫。
 
騙人的吧……
 
「雷穆斯,回去救夜狼!」我嚴正提出。
 
「對方不是一般嘍囉,很可能是這個國家最強的戰士。」雷穆斯說。
 
「回去救人。」我再說。
 
「但是……」雷穆斯面有難色。
 
「你怕會打不過?這樣的話,全身佔領我也沒所謂,一定要救出夜狼!」我強硬地說。
 
「還是,雷穆斯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到?不會吧,你可是堂堂的雷穆斯大爺喔!」
 
「別說笑了,本大爺怎會害怕。」他反駁說,又沉重起來,「只是,吾擔心強行突破50%,汝身體會承受不住,還可能有負作用。」
 
「不必理會。」我堅定再說,「你試試吧,我會配合你的。」
 
「總之,決不能失去夜狼!」
 
「既然汝如此決意……好。本大爺承諾,如果能突破50%,一分鐘之內必將對手解決。」
 
「一分鐘嗎?好。」我點頭一下,「那麼,拜託你了。」
 
說完,我合上雙眼,把精神全部集中在薄骨的擴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