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了?」貝才問。
 
「剛才在樹林中,我和隊員遇到一位叫蜜蜂的小孩,他說自己從快樂村逃出來,求我們伸出援手,還帶我們過去。然後……」我說著,情緒有點激動。
 
「然後……便見到一些穿著黑色斗蓬的人,用鐵鍊把小孩綑綁起來,進行殘酷的巨人喪屍實驗。」
 
「回答我,貝才。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我問。
 
「這是為了……」貝才沉默半晌,才繼續說,「提高國家的軍事實力,為我軍在是次內戰帶來壓倒性的勝利。」
 


「壓倒性的勝利?」我跟著複述。
 
「雖說要減少人口,但若是出現兩敗俱傷的局面,其他軍團一定乘機而起。相反,如果可以獲得壓倒性的勝利,那麼其他軍團便不敢亂來了。」
 
「但提高戰力有很多種方法,為什麼一定要用巨人喪屍?」我質問。
 
「因為費比烏斯軍團的防禦力很高,其鎧甲的防禦力堪稱世界最強,一般武器難以傷害他們。」貝才說,「就算把武器改良,也不足以對他們造成大量損傷。」
 
「你見過老約翰穿著的白色衣服吧,那是最新的防禦衣物,只可惜不能大量生產。至於攻城級別的武器,就算有人才進行開發,要投入實戰也是遙遠的事。」
 


「馬塞盧斯家族的武器,不是可以斬破費比烏斯的鎧甲嗎?」我問。
 
記憶中,貝才獲得了一批馬塞盧斯的武器。
 
「別說了,易賢那傢伙簡直是廢物,對劍的鍛造方法一竅不通,所有製劍的祕訣都掌握在他大哥馬塞盧斯 ‧ 祖賢的手上。現在,只有前線士兵擁有馬塞盧斯武器。」
 
慢著,難道馬塞盧斯 ‧ 祖賢,沒有遇害?
 
「阿牛,我告訴你。如果國家的軍事實力,能夠因為巨人喪屍實驗而得到層次上的提升。不單其他軍團會安分下來,就連周邊的國家便不敢貿然侵犯。」
 


「這樣的話,國家便會進入和平時期,全國上下都能投入到發展中,文明、科技、經濟等等都能蓬勃起來。為此,我們需要絕對的武力,以維持安定的狀態。」貝才堅定地說。
 
「就算要進行實驗,也不一定要犧牲小朋友吧,挑選年老的罪犯、戰俘、士兵不行嗎?」我質疑,再問,「小朋友才活了幾年,還未真正接觸世界,還未體驗世界的美好就要死了。你不覺得很可憐嗎?」
 
「不行的,巨人屍藥只能適用在小孩子身上。」貝才解釋。
 
「因為小孩子的身體含有最多的生長素,而巨人屍藥就是最大限度地激活生長素,讓身體在短時間內出現大量细胞增殖的藥物,所以喪屍的身形才如此巨大,攻擊才如此有力。」
 
「那麼,所謂的快樂村,就是為了讓小孩們無憂無慮地活幾年,然後就要他們為人體實驗而犧牲的地方嗎?」我大聲問,愈想愈覺氣憤。
 
「誒,阿牛,你好像搞錯了一點!」貝才打住我,平靜地說,又把臉靠近過來,「快樂村,不是為了進行人體實驗而設立。」
 
「那是為了什麼?」我問。
 
「快樂村,是進行人性遊戲的地方。」貝才神秘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