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她一下吧。」雷穆斯勸說,腦海傳來聲音。
 
「不行。」我拒絕。
 
「能告訴我原因嗎?」洋洋小心翼翼地拉近我的頭,抱在耳邊。
 
「其他人,出去吧。」翠翠看不過眼,趕羅莎和小雅等人離開。
 
「我……其實我……」我牙關抖震,無可奈何,終於放棄地說,「中了毒。」
 


說完,我緊閉雙眼地抬起頭部,「所以,如果我吻你的話……」
 
「啜——」追吻,洋洋追吻過來,我睜大了眼。
 
「為什麼?」我訝異問。
 
「我還以為是什麼原因……」洋洋安心地說,虛白的臉色掛著微笑,「這點事,我才不怕。」
 
接下來的數秒鐘,我們鼻尖相碰,互相凝望著,從凝望中進入對方的世界。
 


一時之間,把傷痛忘記,甚至把時間忘記。
 
「洋洋,妳真好。」我忍不住讚美,無法轉移視線。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她得意地問。
 
「嗯,我早就知道了。」我摸著她的頭髮說。
 
忽然,嬰孩的哭聲步步接近。
 


「寶貝寶貝,你快抱抱媽媽!」曼娟抱著兩名嬰孩過來,放到洋洋兩旁。
 
早一點出世的,放左左邊;晚一點出世的,放在右邊。
 
「看他們多可愛?是雙胞胎耶。」翠翠跟過來說,勉強擠出笑意。
 
「哇哇……」兩名嬰孩都一邊哭鬧,一邊伸展手腳,猶如在爭奪眾人的注意。
 
「洋洋,你要抱抱他們嗎?」我問,想把嬰孩抱到她身上。
 
洋洋「噓」一聲,制止了我,靜靜地用手指,挑挑左邊孩兒的下巴,他就不哭了。
 
「很堅強。」洋洋虛弱地稱讚。
 
「當然,他可是我們的孩兒。」我自豪地說。


 
接著,這孩子微微地睜開眼睛。
 
「他張開眼了。」、「這麼快?」、「讓我看看。」旁人都在窺看。
 
我望著這孩兒,他眼睛清澈,目中炯炯如有火,長大後想必是意志堅定的人。
 
「這孩兒的眼睛……很漂亮。」我不禁說。
 
「肯定是遺傳了媽媽的雙眼。」
 
「洋洋,你不是預備了一個名字嗎?現在孩子出生了,快替他們起名字吧。」翠翠在旁催促。
 
「阿牛,你說這孩兒,取什麼名字較好?」洋洋問。
 


「洋洋,妳已經想好了,就由妳來作主吧。」我毫無主意。
 
「我希望孩兒將來,能夠發光發亮,燦爛輝煌地……渡過一生。」洋洋期盼,想像著很久以後的事,想像著兒子的將來。然而在場的人都知道,她的生命時鐘,已剩下不多了。
 
「輝煌……煌。」她又說,「牛,他是大哥,你說叫他做『大煌』好不好?」
 
「嗯,好,就像大王一樣。」我說,淚中帶笑,「那另一個呢?」
 
然後,洋洋摸摸哭聲中的右邊孩兒。可他卻哭更慘了。
 
「來,媽媽抱抱。」我馬上提起孩兒,放到洋洋身上。
 
「哇哇……哇哇……」
 
「他不像大煌那麼堅強。」洋洋凝望著他,在了解自己的孩兒。


 
「肯定是遺傳了你!」她忽然說。
「肯定是遺傳了我!」我同時說,兩人開懷笑笑。
 
「哇哇……哇哇……」孩兒繼續哭聲。
 
「啜——」洋洋輕輕地親吻他的額頭,讓他收住哭聲。
 
果然,他安靜了。
 
然後,甜甜地睡著了,眼皮閉得緊緊的,十分可愛。
 
「真不愧是媽媽。」我佩服地說,也不愧是洋洋的吻。
 
看見這兩名孩兒之後,洋洋的精神突然回來了,好像恢復生氣。也許,這兩個孩兒,能替洋洋帶來幸運。


 
「牛,你說,他該叫什麼名字?」她思考地問。
 
「他……」我準備推卻,「還是由妳……」
 
「這次,由你想!」洋洋及時下了封殺令,再補充說,「名字要跟大煌一樣厲害,不然的話,孩子會怪媽媽偏心。」
 
「我馬上想想。」我說,硬著頭皮苦思。
 
看著這跟哥哥性格相反的弟弟,該取個什麼名字?
 
「大煌,大王,霸王……」口中念念有詞,思緒不停轉動。
 
「霸王,今天正在下雨,洋洋,雨水,灞,小灞。」我停住思考,對洋洋說,「叫他『小灞』好不好?這樣的話,兩兄弟組合起來,就是灞煌(霸王)了。」
 
「小灞,小灞。」洋洋叫他兩聲,小灞便醒了一下,才繼續睡覺。
 
「好,就這樣決定。」她滿足地說,像了結一件心事,繼而臉色一沉,鬆開孩兒。
 
我立即接穩小灞,跟大煌放在一起。
 
「洋洋,你怎麼了?」我緊張地問。
 
「翠……翠。」洋洋身體抽搐,情況急轉直下,進入瀕死狀態。
 
突然之間發生什麼事?莫非剛才的精神,只是迴光返照?
 
「洋洋!」翠翠隨即跪到床邊,抓緊親生妹妹的手。
 
「我有一件事……想拜託你……這是我……最後的遺願。」洋洋說,眼睛已經看不見。
 
「洋洋,你在胡說什麼?我不准你死。」翠翠說,雙眼淚如雨下。
 
「對啊,妳死了,海大叔一定會殺了我。」我再也含不住眼淚,任之大顆滴落。
 
旁人不忍,統統別頭著淚輕嘆,哭聲泣泣。
 
「翠翠,代替我,成為孩子們的媽媽。」洋洋說,提出請求。
 
「你在說什麼啊?」翠翠接受不了,「孩子不可以沒有親生媽媽。」
 
「但他們需要人照顧……」洋洋說。
 
「洋洋,你能夠容忍孩子第一次開口說話,就是叫其他人做媽媽嗎?」翠翠質問。
 
「如果是妳的話……」洋洋說,「而且我知道妳也喜歡阿牛。」
 
「不要,我不答應。」翠翠拒絕,搖頭拒絕。
 
「記謹要提醒他們吃飯,多吃蔬菜,不准挑食。」洋洋說,又放心微笑,「不過,以姊姊的煮藝,肯定不會出現挑食問題。」
 
「冬天時要準備足夠衣物,不要讓……他們著涼。夏天時,要叫他們小心……不要受傷。」
 
「還有如果他們犯錯,你一定要代我嚴懲他們,該罰則罰,不能縱容……」
 
「還有還有……」
 
洋洋對翠翠交代著各樣的噓寒問暖。
 
 
「牛,你聽我說……」終於,她望向我。
 
「什麼事?」我問。
 
「每年生日的時候,要給他們準備禮物。」她氣若柔絲,語氣卻分外嚴格。
 
如果他們生日的日子,就是妳的死忌,我大概,很難跟他們開心慶祝。
 
「聽見沒有?」洋洋一副嚴妻的樣子。
 
「聽見。」我緊繃眉頭,只能默默遵從。
 
「翠翠,以後妳就是他們的媽媽了。」洋洋左手執著翠翠,右手執著我,「牛,要當一個好爸爸。」
 
慢慢地,她把翠翠的手,疊加到我手上。這時,翠翠已哭成淚人。
 
我閉上眼睛,聽著洋洋的呼吸。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讓我再……抱抱孩兒。」洋洋說,旁人協助把兩名嬰孩抱到她身上。
 
「大煌,小灞,以後要……好好相處……不准吵架,知不知道?」她說。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叮囑。
 
洋洋再吻兩孩子一次後,呼吸聲突然急促。
 
我睜開眼睛,只見洋洋雙手緊張地落下。
 
「洋洋!」我甩開翠翠的手,俯前摟緊洋洋。
 
「這質感,是我織的……頸巾。」洋洋眼睛漸漸無神,「要好好……戴著。」
 
「我會,我會!」我嗆淚說,努力發問,「你不要死好不好?」
 
「我……愛你,但是時候……告別了。」洋洋滿足地,展現最後的微笑,「能替你生下兩名孩兒,實在……是我的福氣。」
 
接著,她的呼吸悄然靜落,雙手放鬆。她的生命步入終結,正式離開這個繁雜紛擾的世界,正式離我而去。
 
「你說什麼傻話?這明明……是我的福氣才對。」左手用力掩著眼睛,擋不住不加思索的流淚。
 
「洋洋……」我拼命緊樓著她,感受著她體溫的失去,就如在黑暗中追逐正在飛後的光點。光點逐漸後退,我愈想抓緊,卻愈抓不緊。
 
終於,體溫散去。
 
這是,最深刻的一次體溫下降。
 
 
「洋洋!」在長方形的木屋中,我嘶聲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