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土驅散開去,剩餘八根銀槍插在地面。左翼與右翼的八人也逐漸從空中回落,「躂、躂、躂、躂、躂、躂、躂、躂——」
 
「喂,老六,你去哪裡?」那人問。本來兩人合擊,就可以把我幹掉。
 
「搞什麼啊?」雷穆斯不解狀況,仍不敢鬆懈地維持架式。
 
眼前,一名被稱為「老六」的金甲黑人,正提起雙手,一踏一踏地走向階梯。
 
「肉……血……」老六垂涎地說,眼睛盯著階梯上的、血肉淋漓的屍體。
 


「老六。」左翼有人前往阻止。可是面色發綠的他,也漸漸受到影響,跟老六一起走向階梯。
 
「老四、老六,你們怎麼了?」右翼的人問,但他們當中也有人出現這種反應。
 
「血……肉……」人數轉眼間增至五人,也就是十人眾的一半。
 
「停下來,醒一醒!老二、老四、老六、老七、八弟!」那人前往去攔截他們。
 
「雷穆斯,現在似乎是反擊的機會。」我說。
 


「等等。萬一這是他們演的戲,就中伏了。」雷穆斯謹慎地說,「不過現在可以休息一下,以緩輕副作用。」
 
「好。」我說,忍痛地把薄骨由70%退回20%。
 
期間骨骼有種熾熱感,骨骼好像被蒸發掉,非常灼痛。
 
「沒……事嗎?」雷穆斯問,右胸的痛楚再次出現。
 
「還可……以。」我痛楚地回應。
 


基本上,現在出現問題的,都是剛才面色發綠的人。
 
「他們正在失去理智……」雷穆斯說。
 
「老大,現在怎麼辦?他們為什麼會這樣?」左翼的人問,也幫忙攔截。
 
那人原來就是十人眾的老大。
 
他走近階梯,即被眾弓箭手瞄準,示意不准靠近。
 
「貝才,這是怎麼一回事?」他問。
 
「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保持理智的屍藥,不是對所有人都適用嗎?」貝才不好氣地說。
 
「根據實驗紀錄,適合此藥的人不足30%,能保持理智而力量達到預期增幅的人更少於10%。」


 
達到預期增幅的力量?
 
「難怪米亞如此珍貴。」我心暗道。
 
「不適合的人,跟服食普通屍藥一樣,在十五分鐘後失去理智。唯不同的是,食量和力量會比一般喪屍大。」貝才又說,「這些我都清楚告訴過你,也列明在契約之中,你忘記了嗎?」
 
「我……沒忘記。」那人說,目光斜視,臉帶愧疚。
 
「所以,現在你們有五人保持理智,已經比一般人幸運。」巴比倫笑笑地插話,又催促說,「你們還是快點完成任務吧。」
 
「肉……血……」五名失去理智的金甲黑人,要踏上階梯。
 
「喪屍毒不能擴散,弓箭手準備——」貝才再次號令,便踢一條屍體下去,吸引喪屍們的注意。
 


幾名喪屍馬上轉身,無防備地走近屍體,隨時會被射殺掉。
 
「停手!」那人說,「貝才,現在能保護你的人,只有我們幾個。不想死的話,你需要聽從我的指示。」
 
「哦?」貝才問,「你想怎樣?」
 
「不准傷害他們。」那人嚴正聲明,「契約內容我會遵守,你去把錢準備好就可以。」
 
「老大,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左翼的人問。
 
「老三、老五、九弟、十弟。」那人說,右手一指,「去把不爭氣的他們攔住,不准他們咬吃屍體。」
 
「那老大你呢?」
 
「事情弄成這樣,是我的責任,是我天真地希望大家都能沒事。」那人說,伸手去解開金甲。


 
「老大,別這樣,我們都知道一定風險。」
 
「別說了,責任在我。」那人決意地說,將金甲棄置一旁,「所以該由我來解決。」
 
說完,那人跪在弓箭手的屍體旁邊,一口噬咬過去,把血液統統吸乾。
 
「老大……」
 
「萬一我有什麼事,錢就由你們帶回去了。」他嘴血滴滴,手一擦嘴巴。
 
吸血後的那人,皮膚泛紅,感覺渾身充滿力勁。
 
「所以你要一個人去?」貝才問,環起雙手。
 


「有這力量陪伴,足夠了。」那人說,鬆鬆手指,即用力地握緊雙拳。
 
雙拳的周邊發生異常。
 
「啊……」拳頭的肌肉開始收縮、紮實、結實起來,紮實的情況從拳頭開始蔓延至手臂和肩膀。
 
情況,就跟米亞一樣。
 
「看來,又要面臨一埸苦鬥。」我說。
 
接著胸肌、背肌、腹肌都逐步變得結結實實。不單止,他青筋暴現起來,臉上、手臂等都露出條條青筋。
 
「老大加油!」十弟打氣說,手仍在制服其他喪屍。
「一旦有什麼事,我們會立即補上!」老三說。
 
那人舉拳向天,沉聲話別,便邁開腳步,迎面走近。
 
「躂、躂、躂、躂。」平靜的步伐,緩慢踏出,帶著濃郁的殺意。
 
兩人雖然無仇無怨,卻必須一戰。
 
面對空手而來的敵人,雷穆斯收起小刀,亮出兩個拳頭。
 
「為了錢,值得嗎?」雷穆斯問。
 
相距十米時,那人停住步伐,凝視過來。
 
「如果可以令族人過上安穩富庶的生活,值得。」那人說。
 
「在下雷穆斯,姑且一問,閣下的名字是?」雷穆斯表示尊敬。
 
「霍易斯。」那人說。
 
「好,本大爺記住了。」雷穆斯閉起眼睛。
 
「那就開始吧。」霍易斯說,右腳闊開一步,左手伸前,掌心向臉。
 
吸一口氣,嘴唇兩動。
 
「80%」
 
左背發痛,一股寒流沿骨骼伸展至手腳指尖。薄骨緊隨而至,將骨骼包裹強化,再升上雙眼。
 
一縷寒風擦地而起,二縷寒風磨地打轉,三縷寒風虛浮廣旋。
 
睜開眼簾,是兩顆冷酷澄明的「藍紫瞳」。
 
「嗯,開始吧。」雷穆斯戰意滿載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