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語氣,你又換人了嗎?」米亞察覺,態度再次審慎,「不,是換回上一個人。」
 
「汝很清楚嘛。」雷穆斯說,一步一步地走近,垂擺著冰青的雙手。
 
「噝呼——噝呼——」兩根閃電尖刺射來。
 
「啵——」右手撥開一刺,再接住第二刺,以指力握散。
 
部分冰層被電擊熔碎,卻瞬速被低溫修復。
 


「今次的雜耍,似乎有點看頭。」米亞說,不敢輕敵。
 
「呼呵……」吐出一口寒氣,雷穆斯牢牢地盯著米亞,又說,「忍著痛。今次可能更痛。」
 
「我不怕。」我確切回應,「你也別……」
 
突然消失,空中,剩下吐出的一口寒氣。
 
「電球。」米亞說,身體放出多個白光電球,分散於身前,「呲嘶……呲噝……」
 


「躂、躂、躂、躂。」腳步聲靠近,以非常的速度。
 
然後,其中兩個白光電球,無故消失。
 
「呼啵、呼啵——」再有兩個白球,像氣泡般破裂。
 
「啵、啵、啵、啵——」三、四、五、六個白球破裂。
 
冰碎,漫天飄落。
 


「什麼……狀況?」米亞猶疑,本能地提起雙手護頭。
 
「呼——啵——」左掌擋住了雷穆斯的一拳。
 
「接著是後面嗎?」米亞緊急轉身,勉強再擋住一拳,「呼——啵——」
 
 
「呼——啵——啵——啵——啵——」連環的拳擊,米亞都勉強成功地格擋、避開。
 
「啊啊啊啊呀!」雷穆斯的右拳重擊,「啵——」也被十字臂擋住。
 
「可惡……」拳頭,就停在米亞的十字臂前。
 
兩人眼神對峙,完全互不相讓。
 


「別少看我的運動能力。」米亞喘氣地說。
 
「擋的方面,確是不錯。」雷穆斯收起冰青的右拳,換成左臂拉後。
 
米亞輕笑,左手五指,突然握緊。
 
「呲噝——」所有白球再次收縮,自爆,爆射出多道雷擊。
 
「啊啊啊啊……」雷擊,使雷穆斯麻痺得無法動彈,「切——」
 
「汝也……別小看本大爺的……」左拳蓄力後揮出,「毅力!」
 
「呼——」落空。米亞側頭避過,繼而雙掌從右拉後,狠狠地蓄電,「呲噝噝噝噝……」
 
糟了,身體麻痺得無法移動。


 
「呲噝……」白光吡噝閃耀,米亞一口氣推掌過來,「啊啊啊!」
 
「啵——呲呲呲呲……」雷穆斯中掌後遠遠飄開,軟軟無力地下墜,最終撞落地面,身負重傷。
 
「雷穆斯!」我大喊。
 
接著,米亞放出更多的白光電球,如四面牆一樣包圍自己。
 
每一面的白球,都有八行,垂直八行,橫排也是八行。
 
「呲嘶……」米亞更使白球露出閃電尖刺。
 
不過,白球不是瞄準過來,而是瞄準自己左排的白球。他「啪」一下手指,「呲嘶……」
 


所有白球的閃電尖刺,一同向左伸出,插住左邊的白球。一下子,所有白球都牢固地連繫起來,形成四幅電網。
 
「呲嘶……呲嘶……呲嘶……呲嘶……呲嘶……呲嘶……」電網的噪音不斷。
 
「現在我的前後左右,都有電網保護著,看你——」米亞說,忽然想起什麼,揚起嘴角,「差點兒漏了上面。」
 
「呲嘶……呲嘶……」幾個白球馬上彌補頭頂的空缺,織成電網。
 
「哈哈哈哈,看你還可以怎樣。」米亞笑問。在笑聲中,白球又冒出另一根閃電尖刺。
 
這一次,是瞄準過來。
 
「前後左右和上面都封住了嗎?」我不甘心地說。
 
「這下子,如果不能衝進電網,我們就只有被射擊的份兒。」我繼續說,又呼喚一聲,「雷穆斯!」


 
「喂,你不是被灼熟了吧。」米亞問,穩站在四方形的電網中。
 
「雷穆斯,醒醒。」我再喊。
 
「為什麼不動?想引我過去嗎?」米亞踏出一步,卻馬上停住,「不,我才不會中計。」
 
「咳……怎麼了?」雷穆斯醒來,迷糊地坐起身子。
 
拍拍灰塵、拍拍胸口、燒爛的衣袖和褲子。
 
「啊,真是溫暖的攻擊。」雷穆斯說,按膝站起,看見電網後臉色一沉。
 
「呲嘶……呲嘶……呲嘶……呲嘶……呲嘶……呲嘶……」白光電網的噪音。
 
「終於被嚇到了嗎?」米亞再次得意起來。
 
「竟然織個這麼醜怪的網,然後躲在其中。」雷穆斯按額嘆息,「作為神器的使用者……」
 
「汝不覺得丟臉嗎?」說著,視線直射過去。
 
「你就直認是怕了吧!」米亞肯定地說,「你這麼厲害,何不撞過來試試?」
 
 
「別中計,雷穆斯,這是挑釁!」我大聲提醒,身影像出現在雷穆斯面前。
 
「汝當本大爺是笨蛋嗎?」雷穆斯罵我,揍我一拳,「這點,吾當然知道。」
 
「但憑現在的力量,確實是無法打敗他。」雷穆斯氣餒地承認,「剛才的近身戰,吾已經……盡了全力。」
 
「不,你還未使出全力。」我否定他說,眼神前所未有地清澈。
 
「什麼?」雷穆斯直視著我。
 
「你還未使出100%的全力。」我再說一遍。
 
「可是……」
 
「打輸了,一樣是死!」我反駁,低聲咬字,「反正是死,我寧願戰勝。」
 
「反正是死,我寧願……為蜜蜂、為洋洋、為革命軍的各位、為所有人報仇後,才無悔地死去。」
 
「何況我中毒了,本來就命不久矣。或者,我跟戰死的隊友一樣,無辦法看到黎明的降臨。」
 
「但是——」我確切地說。
 
「作為革命軍的副司令,我有完成任務的義務。為了孩子的將來,我有戰勝的必要!」
 
「所以,所以請你……」忍住眼淚,我咬緊牙關地拜託。
 
「年紀輕輕,別耍帥了。」雷穆斯打斷說話,一手按住我的頭。
 
「回答本大爺,汝有信心在解除狀態的情況下撐三分鐘嗎?」他在我耳邊問。
 
「解除狀態?三分鐘?」我驚訝,「為什麼?」
 
「因為需要準備時間,本大爺要跟大哥商量一下。」雷穆斯說,「但萬一汝撐不過三分鐘,一切就完結了。」
 
「商量……什麼?」我問。
 
「在100%的情況下,仍能保住汝性命,不被凍死的方法。」雷穆斯說,「這需要大哥的批准和幫助。」
 
「他會答應嗎?」我沒信心。
 
「會的。畢竟,他也住在這身體裡,汝死了對他也沒好處。」
 
「而且本大爺,還有一些話要對他說。」雷穆斯說,話語沉重而誠懇。
 
「三分鐘,承受住中毒痛楚地……面對米亞三分鐘嗎?」我確認一次。
 
「沒錯,如果汝能做到,或者就可以實現100%的力量。」雷穆斯說,語氣轉而擔憂,「要是,不能的話……」
 
 
「你站著不動是想幹什麼?等死嗎?」米亞笑問,其聲音表示,已經勝券在握。
 
 
「阿牛,你在哪裡?」忽然,身後的花石小徑有男聲傳來。
 
現場所有人都望向花石小徑。黑衣人持盾戒備,記錄的少女和黑衣人也停下手上工作。
 
「到底是什麼人?」米亞輕聲問,閃電尖刺也盯著小徑。
 
「真的是這裡嗎?那幾個黑人沒騙我吧……」男聲自說自話,「糟糕!莫非我……迷路了?」
 
「再說,這地方真的有人嗎?總感覺,奇奇怪怪的。」
 
這把聲音,果然是他。
 
——馬塞盧斯 ‧ 賢明。
 
「阿牛,你在哪裡?還沒死就回應一聲吧……」他問著又開始懶惰,頹然步出小徑。
 
「呲嘶……呲嘶……呲嘶……呲嘶……呲嘶……呲嘶……」白光電網的噪音增大。
 
「咦?原來你在這裡!」阿賢走出小徑,終於發現了我,「為什麼不回個話?」
 
他的臉頰,左邊是唇印,右邊是掌痕,似乎被狠狠地摑了一巴。
 
「我不是命令你,守在木屋嗎?」我問,暫時掌控身體。
 
「可是,我放下羅莎後、跟敏怡和孩兒來個久別重逄後,就被問到你在哪裡……」阿賢委屈地說。
 
「然後我說,阿牛又上了戰場。」
 
「然後我就被摑了一巴,說什麼:『為什麼不跟著他去?萬一他死了怎麼辦?』之類。」
 
「然後我解釋是你叫我留下,但她們卻叫我來協助你,還將我趕了出門。」
 
「是我說:『劍……還在裡面。』她們才開門給我,讓我再見一面。然後又啪一聲把門關上。」
 
「女人,有時候真的莫名其妙。」阿賢搔頭總結,「所以阿牛,你需要幫助嗎?」
 
「呲嘶……呲嘶……呲嘶……呲嘶……呲嘶……呲嘶……」白球的閃電尖刺,已經準備就緒。
 
「走。」我說。
 
「從剛才開始,到底是什麼在嘈吵啊?」阿賢不耐煩地問,望向電網。
 
「咦?他為什麼被困在籠子裡?」阿賢問,指一指發光的電網。
 
我想說,阿賢,你是不是被愛情沖昏了頭腦?
 
「籠子?」米亞憤怒,每個前排的白球,冒出兩根尖刺。
 
「他是敵人,喪屍與神器的結合體。」我一句說明,拉著阿賢逃往小徑,「那些白光閃電,都是他的神力。」
 
全部白球,連續地放出閃耀的尖刺。
 
「走快一點!」我踏進小徑,卻似乎避不及了,「躂——」
 
「電?好像很有趣。」阿賢停住腳步,選擇轉身。
 
「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噝呼——」多根閃電迎面射來。
 
右手姆指推開劍格,左手快速拔出破舊的劍,「鏘——」
 
「呼噝呼呲噝呼呲噝呼呼呼——」阿賢把第一波閃電全部斬下。
 
「呲噝……」電流只流過劍身,沒有導落劍柄。
 
「這唇印的力量,果然強大。」阿賢佩服地說。
 
「為什麼,可以擋住?」我瞪大眼睛問。
 
「因為劍柄,好像是不導電的。」阿賢瞇眼說明。
 
可是,第二波閃電轉眼射至。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八根箭從不同弧度射出,抵擋並貫穿多根閃電。
 
「躂——」一名豹紋少年,從後方著地,手上明顯是剛偷來的弓箭。
 
「阿凌?你……沒事吧?」我欣喜地說,卻看見他滿身都是鞭痕。
 
「手有點傷,但手指還在,還沒到不能握弓的地步。」阿凌回答,雙掌都被釘穿了。
 
 
「呼——」突然有怪物冒出,抱走我和阿賢,躍往右邊的樹上。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剛才所站的位置,均被閃電打至爛碎。
 
「夜狼?」我認出他,但仔細一看,他也滿身傷痕。
 
「啵——」他用額頭撞我額頭,提示我戰鬥中,應該專心一點。
 
 
「少爺?」阿四在後方的樹下,傷痕累累地,向阿賢招手。
 
「阿四?為什麼連你都傷成這樣?」阿賢憤怒起來,「是誰?竟敢動我的人……」
 
「貝才。」我直接回答,夜狼便把我們抱下來。
 
著地後,阿四的附近還有數人。
 
 
「沙沙——」樹林中,嚴小弟、笑叔、胡夫出現。
 
「真不明白,為什麼受傷的人,可以比我們還快。」胡夫無奈地說,「是我們……老了嗎?」
 
「大家,多謝你們救了阿凌、夜狼和阿四。」我認真道謝。
 
「副司令,不必客氣。」胡夫熱情地說,拍拍心口,「都說了我們是你的強勁後盾。」
 
「你們在幹什麼?敵人的攻擊快……」阿凌躍上樹上,看見眾人在地。
 
「現在我還有一事相求!」我誠懇地拜託,「可以……可以替我拖住外面的怪物三分鐘嗎?這次的對手很強,有點事情,我需要時間準備。」
 
眾人沒有回答。我馬上望向大家。
 
只見阿凌默默地扣出竹箭,笑叔合緊鐵拳,嚴小弟拿出雙鐮刀,胡夫握刀在手。
 
阿賢也搖頭一笑。
 
「我想問,雖然副司令吩咐要拖住三分鐘……」阿賢代表眾人發問。

轉劍一圈,接緊斜削,「削——」
 
一塊樹葉,齊切地分成兩片落下。

「但萬一不小心殺了他,也沒所謂吧。」阿賢皺眉一下,好奇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