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黑衣人搶先在巴比倫面前,揮刀攻來。
 
「鏗——」我以輕劍擋住一刀。
 
然貧血暈眩,手腳力量不足,很快就被壓退幾步。
 
阿凌放箭,卻被大盾擋住。
 
現時,我體虛血弱,阿凌手負重傷,面對這幾個人也感到吃力。
 


「阿凌,如果手實在不行的話,就休息一下。」我說。
 
「鏗——鏗——鏗——鏗——」吃力地抵擋一刀一刀的斬擊。然而,我每一劍的反擊,都被大盾牌擋住。
 
「看你這副模樣,放棄吧,別再掙扎下去了。」巴比倫笑說,「最多,在回收神骨之後,我用能保存理智的喪屍藥來將你復活。」
 
「對了,你有想復活的人嗎?我也可以叫貝才借藥給你一試。」
 
「復……活?」我問。洋洋已經死去,留下了最美的一面。
 


如果用屍藥復活她,簡直……是對她的褺瀆。
 
「這種事……」我憤怒地說,握緊輕劍。
 
「是啊,用屍藥來復活人,很矛盾吧!」巴比倫說,突然上前,一刀劈來。
 
「鏗——」輕劍擋住,火花四濺,他的氣力也不小。
 
「裂……」我的劍出現裂痕,「可惡。」
 


「快死吧!」巴比倫用力壓來,輕劍粉碎。
 
「難得你送上門,我又怎會放棄這個——」我彈後一步,打開右手五指,五指尖出現五柄劍,我握住中間的一柄巨劍,轉身揮出,「替小雅報仇的機會!」
 
「鏗——」巨劍打飛了巴比倫的刀。
 
機會,是斬殺他的機會。可是,太重……揮不動第二擊。
 
打開右手五指,五指出現的五柄劍中,有一柄灰蒙蒙的劍相當熟悉,是我在這個世界,使用最多的劍。
 
我一手握過——雙劍人的右劍,一下揮削。
 
「呼——鏗——」慢了一拍,被巴比倫用盾牌擋住。
 
「愈看愈想得到你的神力!」巴比倫著迷地說,退後幾步,拾起倒地的黑衣人的刀。


 
「羅慕路斯,你的神力應該不止這些吧!」我緊急問。
 
「我看過雷穆斯的回憶,見過少年的你被騎兵圍攻。那時候,你能從地上變出鐵鍊,一下子纏住所有馬蹄,束縛所有騎兵。」
 
對了,羅慕路斯的能力,肯定不只是變出武器。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打敗雷穆斯。
 
「吾不能控制汝的身體,像雷穆斯那樣應戰。」黑色字幕,一字字地顯示,消散再現新一行文字。
 
「但控制自身以外的空間,是吾的所長。」黑色沙霧消散,再現新一行文字。
 
「變出鐵鏈是其中之一。」黑色字幕,停頓半刻。
 
「以往由站立點起計的五十米範圍內,都是吾的領域。」黑色沙霧消散,再現新一行文字。
 


「雖然這樣說並不謙虛,但基本上……」黑色沙霧消散,又慢慢凝聚起來。
 
「在這個範圍內,吾是無敵的。」黑色字幕,大大地顯示。
 
「那……快點使用吧。」我心急說。
 
「只是沒有了雷穆斯的力量制衡,以汝現在的身體狀況,十米範圍已是極限。」黑色字幕,縮到最小地顯示。
 
「足夠了。」我說,左手打開五指,挑選一眼,握緊雙劍人的左劍。
 
「使用雙劍嗎?」巴比倫打量著我,謹慎地說。
 
「羅慕路斯,我負責接近他們,你負責使用鐵鏈束縛。」我心聲道,握緊——兩柄灰蒙蒙的奴隸之劍。
 
的確,雙劍人的奴隸劍,是應該兩柄一同使用的。


 
「事先聲明,一條鐵鍊,已經會大大加重汝身體的負擔。」黑色字幕,以標準大小顯示。
 
「其次,不建議使用吾的神力超過十五分鐘。」黑霧消散,再現新一行文字。
 
「否則,汝會灼熟而死。」
 
「十五分鐘,灼熟而死。」我默念一遍,這是最後的時間,「好,開始吧。」
 
右骨塊放出一通熱力,傳至右腳腳底。
 
繼而,右骨塊再放出一通熱力,傳至左腳腳底。
 
這種感覺,像一線火燄燃燒過來,跟剛才連接上眼睛的感覺一樣。
 


「眼前只有五名敵人,請迅速解決。」黑色字幕提出。
 
「我知道,我知道了!」我立即起步,全速攻向包括巴比倫在內的五人。
 
怎料巴比倫退後,讓黑衣人先行攻上。
 
「鏗——」我以左劍擋刀,右劍直刺,卻被盾牌擋住,「啵——」
 
「切,又是盾牌……」我咬牙說。
 
「別擔心。」黑色字幕,右腳底的火熱傳入地面,一條線地傳至黑衣人下方。
 
「噝鏈噝鏈……」地面有鐵鏈冒出,一下子纏住他的左手。
 
「這到底是?」黑衣人一臉驚恐,慢慢地,拿著盾牌的左手被鐵鏈拉下。
 
「嘖——」右劍斬劈,鮮血滿噴。
 
「啊……」黑衣人鬆刀跪地,鐵鍊隨即消失。
 
「下一個!」我怒眼奔過。
 
「一起上!」三名黑衣人攻來。
 
「噝鏈噝鏈……」鐵鏈拉住一個,我斬一個,「嘖——」
 
巴比倫就在眼前,今次,賭上雷穆斯 ‧ 牛的名號,絕不會讓你逃走!
 
「鏗——」左劍擋住一刀,等不及鐵鍊支援,右劍斬落盾牌,「啵——」
 
但見盾牌微微離開,即以左劍推刺,「啊!」
 
「呼——嘖——」劍尖,凌厲地穿頭而過。
 
拔回左劍時,第三名黑衣人,已被鐵鏈拉住。我俯身接近,一劍桶腹,「嘖——」
 
「嘖——」收劍。巴比倫帶來的黑衣人,已經全部倒地。
 
「下一個,就是你了。」我仇視向他,血液沿劍尖滴下,「巴比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