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倫,你之前說用鞭,鞭打了小雅多少次?」我問,垂下灰蒙蒙的雙劍。
 
兩條手臂,都已經很累,可是,還未到休息的時候。
 
「還有,你把她囚禁在房間裡多少天?」我一句句問。
 
「然後,你又強姦了她多少次? 」
 
「可惡。」巴比倫說,望望倒地的黑衣人,「明明只是個被我召喚過來的實驗品。」
 


「你害我失去了所有記憶,甚至把小雅忘記,這些我都不怪你。」我說,邁步走近。
 
「畢竟我不痛不癢。」
 
昏暗環境中,沉重的一步,接著一步,疲累的雙手牽著雙劍。
 
「但你給小雅製造的悲痛回憶,還有身上那些不會隨年月而磨滅的鞭痕……」
 
「躂、躂、躂、躂。」我起步奔去。
 


「就絕對不能原諒。」左眼影暗,右眼亮著橘紅。右劍直直刺去——
 
「鏗——」盾牌擋卸,擦出火花,巴比倫游刃有餘。
 
「噝鏈噝鏈……」鐵鏈,從地上冒出,綁住他拿盾的左手。
 
「雕蟲小技。」巴比倫右刀一揮,便把鐵鍊斬斷,「鐺——」
 
繼而一記盾撞,把我撞開數米,「啵——」
 


「嚓……」我以左劍插地,勉強站隱。
 
「當日,如果不是羊伯特聯同幾個人一起背叛我,你根本不會活到今日。」巴比倫說。
 
「或許,我的命遺留至今,就是上天注定,要我來向你復仇。」我說。
 
「難得拾回一命,但你竟然不懂得珍惜,還跑到這裡來送死。」巴比倫說,主動攻上前,「神骨就交還給我吧!」
 
「鏗——」右劍擋刀,「鏗——」左劍擋盾。
 
「誰會把神骨,交給你這樣的人。」我雙劍出力壓制。
 
「我就知道要回收神骨,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巴比倫彊持地說,「所以才跟貝才聯手合作。」
 
「沒想到,最後還是要我親自出馬。」他收刀,再劈。


 
「呼——鏗——」右劍擋住,左腳撐住地面,不讓自己退後。
 
「對了。你知道……」巴比倫輕鬆靠前,笑臉地問,「雅典娜祭司團被送到哪裡了嗎?」
 
「當中有一個好像叫……『希娜』什麼的,皮膚白滑,性格倔強,是我最喜歡的類型。」
 
「你這傢伙!」我氣憤難下,亂劍狂斬,「對她們做了什麼?」
 
「鏗——」盾擋,「鏗——」刀擋,「鏗——」盾擋,「鏗——」盾擋。
 
「鏗——」刀擋,「鏗——」盾擋,「呼——」避開,「呼——」避開。
 
「滿身破綻。」巴比倫看准機會,迅速一刀劈來。
 


糟了。
 
「噝鏈噝鏈……呼——」鐵鏈冒出,綁住我的腰間,強行扯開,避過斬劈,「呼——」
 
我在數米後著地,鐵鏈隨即消失。
 
「請好好珍惜雷穆斯捨身換來的身體!」黑色字幕警告。
 
「別隨便就中了對方的挑釁。」黑色字幕,捲霧再來。
 
「對方的實力,其實沒什麼大不了。」黑色字幕,嚴厲顯示。
 
「如果是雷穆斯,三秒就足以解決。」
 
「汝既然自稱雷穆斯 ‧ 牛,應該擁有超越對方的實力。」


 
「畢竟,雷穆斯是其中一個,在吾全盛時期時,也能傷到吾的強者。」黑色字幕坦然相告。
 
「其中一個?還有什麼人能夠傷到你?」我忽然好奇。
 
「看身後的那位小子的豹紋裝束,雖然未成氣候。」黑色字幕。
 
「但估計是箭族的後人。」黑色字幕。
 
「其箭族的先祖,箭術天下無雙,奧妙無比,能遠於數米百外射中對手。」黑色字幕,消散後再現。
 
「吾也曾領教過他的箭,實在苦不堪言。」黑色字幕,消散後再現。
 
「是雷穆斯以外,唯一能傷到吾的人。」黑色字幕。
 


「題外話到此為止,請專心應戰。」
 
「謝謝你的題外話。」我感謝地說,凝重起來,「現在我冷靜多了。」
 
如果是雷穆斯的話,肯定能夠很流利地,將他斬殺。
 
但我沒有雷穆斯那樣的運動能力。
 
「只有動起來了,我的手腳。」
 
「呼——呼——」手腕兩動,揮揮雙劍接穩。
 
「受死吧!」巴比倫左盾護前,右刀在後地衝刺過來,「躂、躂、躂、躂。」
 
我閉上雙眼,深呼吸一口氣,讓腳步跟上節奏,「躂、躂、躂、躂。」
 
「雙劍啊,跟隨我的意志,舞動起來吧。」亮出雙眼,拖著兩柄灰蒙蒙的劍。
 
輕躍,揮劍,兩行灰色孤線斬下。
 
「鏗——鏗——」火花四濺,我迴身再劈,「鏗——鏗——」
 
灰色孤線,連續揮舞,手腕連續帶劍揮斬。
 
「鏗——鏗——鏗——鏗——鏗——鏗——鏗——鏗——」火花飛濺,火花散落。
 
「啊啊啊啊啊啊啊!」雙手交叉斬下,「鏗——鏗——」
 
鬆劍,反交叉手互接,拉上——
 
「鏗——鏗——」同時撐開了巴比倫的左盾、右刀。
 
終於打破防禦!
 
「啵——」預備斬下時,卻被一腳踹開。
 
雙手疲憊不堪,但不能,絕對不能……
 
「在這個時候停下!」我一腳踏穩,傾前,雙臂拉劍斬下。
 
「嘶——嘶——」兩道灰色弧線,僅劃過巴比倫的衣服。
 
可惡,太輕了嗎?
 
「鏗——鏗——」迅速再刺,已經被盾牌擋住。
 
不能停下,不能停下。右劍、左劍,連續大幅度地斬劈。
 
「鏗、鏗——鏗、鏗——鏗、鏗、鏗、鏗——」斬劈兩劍、旋身兩劍、連斬四劍、翻身左揮右削十六劍,「鏗、鏗、鏗、鏗、鏗、鏗——」
 
「哮……」巴比倫喘一口氣,踏後一步。
 
「累了嗎?」我瞪大眼睛,亮出右眼的橘紅,斬下了他的右手,「呼嘖——」
 
他的手腕、刀和血一起掉在地上。
 
「噝鏈噝鏈——」鐵鏈隨即從地面冒出,綁縛巴比倫的左手。
 
「道歉、供出祭師團的下落,就賜你一個爽快。」我冷冷地說,左劍尖直抵他的喉核。
 
「道歉?竟然叫本祭師……」巴比倫說,完全不知悔改。
 
「嘖——」右劍一揮,割去他的下體。
 
傳來難聽的慘叫。
 
「貝才!替我殺了他!替我殺了他!」巴比倫回頭望向貝才。
 
貝才對喪屍下達命令,讓牠攻擊過來。
 
「嘖——」灰線無聲斜下,鮮血輕斜噴落。
 
巴比倫從此安靜,瞪眼地倒下,其右手的鐵鏈消散。
 
「啵——」喪屍一拳打開笑叔,掠過阿賢,直奔過來。
 
「蹬、蹬、蹬、蹬。」腳步聲震。
 
「羅慕路斯。」我說,解除左劍,雙手輕握右劍,慢慢垂直舉起。
 
「啵啵啵啵——」喪屍的左拳,壓帶強勁拳風,猛烈揮動過來。
 
「呼鏈呼鏈……」鐵鏈及時綁住左手,扯住了一擊。突然——
 
「嗖——嘖——」一箭從左方射進喪屍的頭部,來自阿凌的手。
 
喪屍還有一個頭,右拳緊接攻來。
 
「最討厭,被人無視。」阿賢傾身靠近,一劍桶穿喪屍背部,劍尖亮在我的眼前,「嘖——」
 
最後,我雙手握緊,爽脆地落下,「呼——嘖——」
 
「嘖呲……」喪屍上身被分成兩半,鮮血噴天,跪地叩頭而亡。
 
小雅,我終於替你報了仇。雷穆斯,我終於解決了你留下的對手。
 
接著,我、阿賢、阿凌和笑叔,一同把目光投向貝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