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貝才說過,村落實驗在多年前已經開始進行。那時候,他還沒有今日的權勢。也就是說,背後肯定有組織協助策劃。
 
要知道快樂村實驗的真相,查出背後的策劃者,就是現在了。
 
「他們……我……我是……」貝才面露難色,退後幾步。
 
「怎麼了?貝才執政官。」我咄咄逼問。現在,正是揭開貝才神秘面紗的時刻。
 
「你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貝才斜視地說,眼神深邃,剛才的氣焰忽然不再,氣氛也截然不同。
 


不管怎樣,先把他抓住才是上策。

「這個國家的制度變成怎樣,其實並不重要。」貝才說。
 
我呼喚羅慕路斯,一通熱力從腳底導入地面,直線傳向貝才。
 
「噝鏈呼呼——」鐵鏈從地面冒出,環浮三繞圈,把貝才的雙手連身一起束縛,勒緊。
 
「噝鏈噝鏈……」慢慢地,鐵鏈把貝才移送到我的面前,然而他看上去並不在意。
 


「別扯開話題。」我再問一遍,「你到底是什麼人?」
 
「為什麼有如此龐大的財富和勢力?為什麼看起來如此一帆風順?為什麼要挑起戰爭?為什麼當上了執政官,卻仍然不滿?」
 
「你的目的是什麼?剛才的黑衣人又是什麼人?」
 
「既然你這麼有興趣,我就破例告訴你吧。」貝才無所謂地苦笑,「反正,我已經對這個世界,感到厭倦了。」
 
在場的阿賢、阿凌、笑叔,甚至是我體內的羅慕路斯,如今都安靜下來,洗耳恭聽。
 


畢竟,以下的一番說話,對我們來說,全都是屬於羅馬的未知領域。
 

「我是羅馬鬥獸場派出來的人,任務是,登上國家的最高權力點。」貝才說,得體地自我介紹。
 
「剛才的黑衣人,全都隸屬於羅馬鬥獸場。」
 
「對我們來說,羅馬由誰來執政,其實並不重要。人民的生活是否幸福,也不重要。將來,國家會朝那個方向發展,也不是我們的考量。」
 
「至於軍團割據問題,也不是我們最在意的當務之急。」
 
「就算國家滅亡了,都會有新的領導者站出來,建立一個新的國家,延續人類的文明。」
 
「在歷史長河之中,國家興盛衰落,以及朝代更替,乃是必然的定律。」貝才淡然地說,眼裡像是看破一切。
 


「基本上,只要人類一日未滅絕,社會都會維持,文明都會繼續發展。」貝才說,「這就是人類的共棲性。」
 
「那你為什麼要設置村落實驗,測驗小孩子的人性?然後又提出一系列的治國主張?」我問。
 
「雖說國家滅亡是遲早的事,但我也想盡可能地革新一下。」貝才說,「就當,是我的個人興趣吧。」
 
「個人興趣?你知道你這樣做,害死了多少人嗎?」我嚴責烤問,鐵鏈收緊,把他索得緊緊的。
 
「比起當年我經歷過的人性實驗,快樂村,實在不算什麼了。」貝才苦笑,表情毫不痛楚,反而流露出絲絲哀傷。
 
「什麼意思?」我問,愈來愈搞不懂。
 
「告訴你們吧,我的身世。」貝才說,眼神漸漸陷入深思。
 
「二十年前,羅馬鬥獸場運用財力和人脈,私下搜集大批五至十歲的小孩,舉辦天才測試賽,目的是找出各個領域的天才。」


 
「我這種無父無母的孤兒,很快就被捉去跟大家進行競技。」
 
「其中一項測試,會考驗小孩們的欺詐技術、危急辯說、拉攏賄賂、討價還價、交易達成等能力,以找出一個最擅於運用有限資源,來謀求最大利益的人才。」貝才凝重地說,「而我,就是天才測試賽中,這個項目的唯一優勝者。」
 
「優勝的,還有擅於其他領域的人才。我和他們,隨後被招攬進鬥獸場,接受長達十年的、不見天日的專業訓練。至於生還的落選者,除了有潛力可以成為後補的人,能夠加入鬥獸場外,其餘都遭到殺害。」
 
「參賽時的惡劣待遇,競技時的死亡風險,落敗者的死亡數字,統統都比快樂村恐怖多了。」貝才述說。
 
「之後呢?你加入鬥獸場之後呢?」笑叔問。
 
「首先讓我驚訝的,是鬥獸場的地底異常廣闊,住著不少居民。當時,鬥獸場給我的感覺,就像是通往地底世界的入口。」貝才回憶地說。
 
「十年時間,不單足夠完成訓練項目,還足以讓我飽覽鬥獸場所有的典藏。」貝才說,「期間,我認識了約一千年前,羅馬尚未建立時的遠古世界。」
 


「那是一個怎樣的世界?」我問,慢慢鬆開鐵鏈,把他放在地上。
 
「那是一個有神存在的世界。」貝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