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過後,四周顯得荒涼,現場清醒的只有貝才和我們,合共五人。
 
「據說,那段時間,人和神非常親近。負責不同職項的神,會把智慧分予眾人。」貝才繼續說。
 
「而鬥獸場的各位,都是那個時代就開始住在這一帶的人的後代。」
 
「後來,因為一些不明的原因,神逐漸從人間撒離,只留下一個個的遺跡。」
 
「鬥獸場就是其中之一。它原本是一座太陽神殿,擁有鍍金的圓頂,裡面收集了不少妖魔鬼怪,供眾神訓練和競技使用。因此,鬥獸場亦有『神的競技場』之稱。」
 


這種說法,跟羊伯特的話都很吻合。
 
「收集,是什麼意思?」阿賢忽然問。
 
「收集就是封印。」貝才回答,「基本上,鬥獸場就好比一座建築型神器。長久以來,發揮著神力以封印妖魔。」
 
「馬塞盧斯 ‧ 賢明、阿牛,你們都看過鬥獸場的比賽,應該有留意到每次開場前,場上半空中,都會出現多塊『虛擬顯示屏』。」貝才說,「這都是鬥獸場本身的配套功能。」
 
「可是,自從鬥獸場的『鍍金圓頂』消失後,力量便開始流失。」貝才再次凝重起來,「封印妖魔的力度開始減弱。」
 


「剛才我說,人民的生活、國家的發展,都不是我們的最重要考量,是因為有一件事比這些都重要,甚至完全凌駕於這些之上。」
 
「莫非……」我擔心。
 
「就是人類會否滅絕。」貝才說。
 
「什麼……意思?」阿賢驚訝,「你的意思是,封印……會被解開?妖魔會跑出來?」
 
「沒錯。」貝才說,「羅馬鬥獸場的喪屍決鬥賽,沒有註明勝出者的獎品。」
 


「我聽說,因為沒有註明,所以勝出的人可以任意許願。」我說,這是羊伯特的猜測。
 
「這點沒有人知道,畢竟沒有相關記錄,也有可能是什麼獎品都沒有。」貝才說。
 
「根據傳說,我只知道Round 10的對手,就是封印在鬥獸場內的妖魔。」
 
「由於受封印力量約束,在鬥獸場內正面擊倒牠,是最有勝算的做法。不然的話,萬一牠破解封印,跑了出來,就不容易對付了。」
 
「也就是說,需要一個人,參加喪屍決鬥賽,規規矩矩地逐關通過,直至打倒最後一回合的對手,才能解除危機。」我問,「是這樣的意思對吧。」
 
「是的。」貝才說,「但要找到一個有此等力量的人,並不容易。」
 
「巨人喪屍和神器,一直以來,都是我們的最後武器。因為只有巨人喪屍能夠駕馭神器,而透過進食屍體來增加生命,也是持久戰的關鍵。」
 
看來,這就是他不惜犧牲小孩生命,來進行人體實驗的原因。


 
「原來如此。」我說,「那麼,鬥獸場給你的任務,又有什麼關係?」
 
「經歷十年訓練,我們的任務,都是運用自己的天才技能,登上國家的最高權力點。」貝才說,「其他人有別的做法,但很多都失敗了。」
 
「只有我選擇從商,進行大量的行賄勾當和藥物交易,以取得人脈關係,繼而進身新貴族行列,成功加入元老院,最終當上執政官。」
 
「或者你會覺得我販賣害人藥物,有違道德,但這都是為了快速上位。」貝才說,「然後,然後就可以支配羅馬,動用國力來進行巨人喪屍與神器的結合實驗,以製造一個能打敗Round 10的人造強者。」
 
「這個任務,稱為救世主計劃,在多年前已經開始進行。然而收集你體內的神器、打敗其他軍團、統一全部的國力,以加快實驗進度等,都是當務之急。」
 
「可惜一直受阻,就算當上了戰時獨裁官,還是會受到任期限制。」
 
「所以,我必須想辦法延長任期。無論五年也好、三年也好,那怕是被冠上獨裁者的名號也好。這段時間,我都需要保持在最高權力點上,以確保計劃能夠在這幾年間順利進行。」
 


「你問我為何當上執政官仍不滿足,這就是背後的原因。」
 
「只是,萬萬沒想到,我會被逼到這個地步。」貝才飲恨地說,「珍貴的實驗體米亞被破壞,雷電火的碎片被奪去。似乎,計劃已經破滅。」
 
「最遲,要在什麼時候,打敗Round 10的對手?」我冷冷地問。
 
「怎麼了?你想挑戰嗎?我建議你還是放棄好了。」貝才笑說,「現在的你,是不行的。」
 
「回答我。」
 
「三年。」貝才說,「三年後,鬥獸場的力量便會耗盡,妖魔將會解開長達千年封印。所以,必需在三年之內,於鬥獸場中,將之打敗。」
 
有三年的時間,我,如果是我加上羅慕路斯的話……
 
「告訴你一個秘密。所謂的喪屍藥,其實是某種妖魔的血。巨大喪屍藥是以這血,加上一種叫獨眼巨人的巨大生物的組織調配而成。至於其他藥物,包括回復青春的藥,都是用各種古老生物的組織來提煉的。」


 
怪不得,剛才米亞的頭部被打爆後,喪屍不稱自己為後來補上的蜜蜂,也不是米亞,而僅僅是散發著惡魔的氣息。
 
「如果服用太多的話……」我問。
 
「馬塞盧斯 ‧ 易賢執政官服用太多,已經不似人形了。」貝才先行回答,「製藥工場在鬥獸場的地底,有機會就參觀一下吧。」
 
「最後,元老院議員,一部分埋在地下,僅剩頭部露出。一部分掛在十字架上,快要死亡。一部分監禁在十字架後方的臨時監獄中。」
 
「簽署承認我的是終身獨裁官的文件已經準備好,本來我是打算成為王的,但現在……」貝才望向我,眼睛沒有淚,「似乎沒有可能了。」
 
「這柄刀,名為奧古獅刀。」貝才說,右手拔出腰間的寶刀,「是神聖、至尊、王者的象徵。」
 
「鏘——」
 


「拿著它和我的首級,你就會得到元老院的支持。」
 
慢慢地,他把刀抵在自己的頸上,「要成為羅馬的執政官,還是結束共和政府,建立帝制,都由你來決定。」
 
「從今以後,要協助鬥獸場還是要禁止人體實驗,都由你來決定。」
 
「禁止,我絕對不會讓這種不人道的實駭,繼續下去。」我說。
 
「禁止的話,你將要為你的行為負上責任。你亦要替實驗中死去的亡靈,完成任務。」
 
「好了。你的問題,我都已經回答。」貝才微笑,頹然地準備自刎,「請容許我死得英雄一些。」
 
這時候,一名羅馬士兵從花石小徑冒出,單膝蹲下。
 
「報告。費比烏斯軍正在台伯河對岸紮營,我軍先鋒部隊已經準備就緒,隨時可以出擊。」士兵抱拳,「貝才大人,請指示。」
 
「那我就……下達最後一道命令吧。」貝才垂下獅刀,抬頭望去,「聽著,接下來是貝才執政官最後的口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