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人類有什麼弱點的話,那就是疲勞了。
 
經歷三場的戰鬥,早已虛耗了大量體力。加上目睹變態男孩的行為,精神力也受到很大的打擊。
 
也就是說,我……正面臨「肉體疲勞」和「精神疲勞」的考驗。
 
劍、鎖等等都消失了,場上只剩下累積而來的十七條屍體。
 
此刻,向來少做運動的我,已經累癱在地上。
 


啊……很睏。視線黑了一黑。
 
「醒醒。」我拍拍臉。左手的血,也沾了在臉上。
 
「左手還未止血呢。」左臂的傷勢,一時之間難以好轉,看來切口比想像中深。
 
我可以憑想像來治癒自己嗎?而且……怎樣才可以離開呢?
 
即使我天下無敵,下一場,甚至再下一場都打贏。
可是我仍困在這裡的話,亦無補於事。始終有一刻會戰敗、被咬、死亡,然後成為屍體的一分子。


 
我不想這樣。至少不想死在這裡。
 
只有想辦法逃脫了。
 
但在此之前,我必須先集中注意力。
 
「恢復精神和健康的身體。」我閉上眼睛。
 
過了幾秒,一直沒有反應。


 
「不行?再試一次!」我再閉起雙眼,加倍集中精神。
 
成功了!我感覺倦意已經消去。
隨即站起來,伸展一下。
 
「對了,我的女朋友呢。」我望向觀眾席,尋找她的踪影。
 
「咦。」我呆了。有兩個男人站在我女友的左右,一個用手摟著她的腰,一個抓著她的肩。
 
兩人都望著我。
 
他們是什麼人?目的是……?
 
我想張口大罵。


 
「啊!」我的傷口再度流血,濃濃的倦意又再襲來。
 
難道跟賭博有關?還是有……其他目的?
 
我站不穩,半蹲在地上。看來稍一分心,治療就會失效。
 
視線又黑了一黑。意識……快……要消失。
 
「吱——」閘門又再打開,發出磨擦金屬聲音。
 
「Round 4」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