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以死在這裡!
 
門的另一邊傳來馬嘶的聲音。
 
該不會……是一隊騎兵喪屍吧。
 
這……不管用什麼刀劍都只有死的份兒。
 
我站起來。閉起雙眼。
 


既然要逃走,就狠狠地大幹一場吧。
 
「咯咯、咯咯……」在馬啼聲愈來愈急,也愈來愈近,已可感受到地面的震動。加上拉閘的金屬聲,氣氛引起人的不安。
 
我睜開雙眼,露出自信的笑容。
 
睜開雙眼真的非常重要,因為要瞄準!
 
弓箭?手槍?機關槍?都不是。
 


「咔嚓。」當然,自信也很重要……
 
我抬起火箭炮,瞄準正在打開的閘門,等待時機來臨。
 
「三、二……」我扣緊機板,當閘門拉開至一半,我就發射。
 
目標:一炮秒殺敵方全隊。
 
「一。」我扣下。
 


「啵!」彈頭飛出。這支炮的後座力很大,我差點跌到。
 
「轟。」一陣衝擊波,直推在身上。感覺像很猛的風,吹得很爽。火焰從裡面噴出,像火龍的吐舌,穿過閘門,往場上挑了一下。
 
「You Win!」顯示屏顯示著。但現在不是理會它的時候,我要趕在閘門關閉前進入門後的小巷。
 
那裡一定連接著出口!
 
要打,也在闖出去時打!
 
我拖著疲累的身軀,一步一步,心想:快!快!快!快!
 
一踏進去,閘門就完整關上,傳來一陣涼意。
 
 


我摸著牆壁前進,一來安心、二來可以扶住。
 
這就是長期沒有陽光照射的地帶,黑暗、陰涼,跟出面的暴曬成強烈對比。
我向著深處走去。
 
但只走了二十多步,就有金屬聲從後面傳來——
 
我轉頭望向門,閘門又從新打開。
 
「Round 5嗎?」不管了,能走多遠走多遠。
 
只希望盡快有轉角或房間之類可以藏身。
 
可是……我頭一轉回來……就動不了。
 


弱小的光線中,好像是一隻巨大的手,在抓著我的頭部。
 
巨……人?我面色發青,雙腳抖震。
 
牠把我扯高。
 
「喂喂,……停……手。」
 
牠擺臂、用力一投。
 
「啊——」他力量極大,我被直線拋向場地。
 
我面向上方,頭向前方地飛著。
 
刺眼的陽光又再曬來,可是我還未著地……


 
「我絕對會撞在場地盡頭的牆而死。」理智提醒我。
 
不行!
 
我試圖拗腰,用腳接觸地面以減慢速度。
 
「嚓嚓——嚓嚓——」有效!
 
我的鞋正急速磨蝕。
 
「哎!」地上的美女屍體絆到我,我的腳又離地。
 
「啊!」我的背脊撞到牆上,然後頭也猛撞了一下。
 


牆壁裂了嗎?我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我的骨頭裂了。
 
隠約看見巨人從閘門出來的身影。
 
我很……睏了,可以……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