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旁人望見後,接著大家紛紛望了過來。
 
「這是我的初吻喔。」洋洋腼腆地說。
 
「糟了!」這時我才清醒過來。
 
我匆匆借個理由走去小便。
 
途中我看見英雄走過,我打算叫他,但他走得很快。
 


我跟著他,想跟他商量一同去城裡的事。
 
可是,到了後台就失去了他的蹤影。
 
發生了這麼尷尬的事,現在也不好意思回去。
 
總之,四處找找吧。
 
忽然有什麼竊竊聲音傳來,好像是一男一女的對話。
我向著聲源走去。


 
「只要我聽你的,你就會幫我去森林找阿賢嗎?」
 
「當然。」
 
「那……你要我做什麼?」
 
「先把衣服脫了吧。」
 
「脫衣服?我不要!」


 
「臭婆娘,你剛才不是答應什麼都肯幹嗎?阿賢的生死你不顧了嗎?」這把男聲又說,「原來你未婚夫的生死,還值不過你的衣服。阿賢,你真賤阿!」
 
然後傳來一陣嘲笑。
 
我不敢相信,直至我走到窗子面前。
這是……英雄跟敏怡的對話。
 
「好的,我答應你,可你絕不要食言喔。」
「放心啦,我是『英雄』!怎可能食言。」
 
敏怡抓緊衣領的手漸漸鬆開,把上衣的鈕子一顆顆解下。
英雄坐在床邊,全神貫注地望著她露出的每一寸肌膚。
 
不是吧!敏怡竟然答應,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阿賢已經失蹤一段時間了,你這樣做,值得嗎?


 
敏怡已經把上衣脫下了。
 
「接著是褲子。」英雄露出得逞的淫笑。
 
敏怡把褲子脫下。她……已經幾乎赤裸了。
 
「內衣、底褲。」英雄好色的眼神在她的身上游走。
 
「這……也要嗎?」敏恰面露難色。
 
「當然。」英雄確切地回答,「不願意就算了,收起你的東西回家!阿賢就由他死在森林吧。不!或者他爛了半邊臉,仍能活潑地走來走去呢!」英雄持續地奸笑著。
 
敏怡照做了。她全身赤裸地站著,乳頭、私處都被看光。
 


「行近點。」英雄指示。
 
敏怡走前兩步。
 
「再近點。」
 
敏怡走到英雄面前。
 
「不准碰喔!」敏怡說。
 
「得啦。」英雄用鼻子嗅嗅她的白滑的大腿,然後嗅嗅私處,接著上升至胸部。上升時,他還故意地用鼻子碰到一邊的乳頭。
 
敏怡迅速用手遮掩。
 
「縮手!把手放點原處。」英雄喝道,「你縮不縮?不願意就給我滾。」


 
敏怡把手收回原處。英雄馬上捏著她的乳房,又喝一聲「不准動。」
 
他一邊吸吮乳頭,一邊用手搓,還用另一隻手撩撥下陰。
 
我掩著咀,強忍著淚。
 
英雄這個禽獸!原來平日的英雄形象,都是裝出來的。
我痛恨自己竟然相信他是個好人,還把他當成偶像。
 
難道,我就只能旁觀這一切嗎?我不能為敏怡做點什麼嗎?
 
我看不下去,只能靠著牆壁坐下。
 
可是,聲音還是不斷傳來……


 
「你不是已經濕了嗎?」
「什麼,懷孕了?不是正好嗎?」
「不要,不要……」
 
然後就是一連串的呻吟聲。
 
我的腿在抖……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為什麼敏怡……為什麼英雄要這樣做?
 
最後,我選擇逃出這個後台。
 
我……真的很沒用。
 
「阿牛,你真的很廢柴。竟然容許這種事情發生。」我自責。
 
「可是,我這麼弱,連路都走不穩,怎去幫她找未婚夫。」我反駁。
 
「況且,她不願意的話,隨時可以走,不是嗎?她留在那裡,就表示她願意喔!」
 
我在說什麼呢。我這樣想的話,跟他有什麼分別?
 
走著走著,我已經回到了營火場地。
 
可是營火會早就結束了。
 
場內只剩下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