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掩的窗被風吹開,房間內的蠟燭盡數熄滅。
 
風揚起了四邊的玫瑰花瓣,一時漫天飛花。
 
花瓣散落後——
 
房間只剩月色的銀白。
 
她背向我,緩緩地把薄紗從肩上滑下。
 


她背部的肌膚一寸一寸地暴露在銀白的月光之中,顯得更加白滑無瑕。
 
她的每一個動作,都映入我的眼簾。
 
她用手掩著雙乳,帶著羞怯,慢慢地轉過身來。
 
在我又打算開口之際,她突然擁上前,把唇接在我的口上,順勢把我推倒。
 
我身體極累,很容易就被按下了。
 


她知道口一鬆開,我就會說話。
 
她還是鬆開了。
 
「跟我做愛吧。」她搶先說。
 
我一時無法反應。
 
「求求你了。」
 


「為什麼?」我試著把她從我身上推開。
 
「不要把我趕走。」她說,「原因……不說可以嗎?就當我拜託你了!」說著,她的淚就從眼眶滑下。
「就辛苦你一次了,可以嗎?給我幾分鐘的時間。我……今晚是一定要跟你做愛的。做完我就不會再煩你了……」她愈說愈哽咽。
 
「是英雄命你來的嗎?」我說,用手揭開她的面具。
 
「你怎會知道?」
 
面具底下,是一張完完全全的哭臉。
 
她為了掩藏這張哭臉,把頭靠進我的頭旁邊。
 
她赤裸的身體,未成熟的雙乳,就這樣把我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