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事,我多少知道一點點。」我說。
 
唉——
 
「他經常派你來做這種事?」我在她耳邊問。
 
「今次是第一次。他希望我能討好你。」
 
「為什麼?」
 


「我也不太清楚,只知他似乎對你很有興趣,想拉攏你成為他的朋友。」她說,「他叫我來,目的就是讓你知道,做他的朋友有很多好處。」
 
「他有對你做過什麼?你的身體……曾被他……?」我不好意思問下去。
 
「沒有,我還沒有跟任何人做過。這也是一個他選我來的原因。他說事後可以檢查……我有沒有跟你做。」
 
「檢查?檢查處女膜嗎?」
 
「嗯。」
 


「如何?」
 
「我也不知道,但肯定要脫光身子……」她著急,「總之,我一定要跟你做的,求求你了,可以嗎?」
 
我沒有反應。
 
「之前他已經把我脫光很多次,要我在眾人前自慰。」她的淚肯定又再落下,
「我的處女膜保留至今,都是因為要跟你做而已。他說如果我的第一個男人是你的話,你可能會對因為要對我負責任,然後跟我一起。最後一拼加入他的組織。」
 
「如果我任務失敗,處女膜沒有價值的話,肯定會被他們……」


 
我猛力翻身。
這次,換我把她壓在床上。
 
「我明白了。」
 
「你終於明白了?」她說著,左手環著我的頸,不停地吸吮我的唇。右手同時探入我的褲子。
 
整個過程耗時不需一秒。
 
「我的意思,不是要跟你做!再說,這些技巧,你是如何學會的?」
 
「我……見得太多了。」她的神情露出一剎那的恐懼。
 
 


「太多?在哪裡?」
 
「英雄家的地牢。裡面,不聽話的女人……會受懲罰。」她的牙關抖震。
 
「你為什麼不逃?」
 
「我的媽媽也在其中。」她面如死灰地說。
 
「怎麼回事?」
 
「有一天,我回到家中,便看見英雄和他的兩個朋友,在跟媽媽……」
 
「附近沒有人幫手嗎?」
 
「沒有,我們家很偏僻。他們說什麼……今次想找三十多歲的女人,然後就把我媽媽帶走了。」


 
「你爸爸呢?」
 
「被打死了。我現在只剩媽媽一個親人,為了救她,我不能逃!」
 
她落下的淚,已經多到數不清了。
 
「我要帶你走,你不要再回去了。」我說。
 
「不行的,你是叫我丟下媽媽嗎?」
 
「你醒醒吧!你認為完成任務後,英雄真的會放你媽媽走?結果只會是連你也被抓進去而已。」我喝她。
 
「那……怎麼辦?」
 


「我找個地方讓你藏起來,你的媽媽由我來想辦法。」
 
「可是我沒有回去的話,他們肯定以為我失敗後,逃走了。媽媽馬上就會有危險!」
 
「這房間是英雄準備的吧?」
 
「嗯。」
 
「那不要緊,我們先製造一些痕跡吧……」
 
「痕跡?做愛的?」
 
「嗯,這樣英雄會知道你成功了,只是暫時未回去而已。你的媽媽便會暫時安全。」
 
「那麼該製造什麼痕跡?」


 
「你流少量血在床上吧。另外就是……」我也不太好意思說。
 
「你的那些?」
 
「嗯……不過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你轉身吧。」我把薄紗蓋在她身上。
 
見她不轉身,只好我轉,然後把褲子拉低。
 
「啊——」我的手指,每根都在痛。似乎又會是一場苦戰。
 
「由我來幫你吧。」她走到我的面前,抹走僅餘的淚。
「你已經幫我很多了,這點事就由我來吧。」說完,她就把我的手鬆開,準備換上她的手。
 
「不用了。」我在觸及前拒絕,不能讓她幹這樣的事,「你……總之,真的不用了。」
 
完事後,我們雙雙睡著。
 
這位十六歲的少女,叫「阿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