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我馬上帶阿晨去弓箭練習場找阿凌,要他找一個地方暫時安置她。同時要求明天再接受一萬箭的試煉。
 
起初他還裝模作樣說不符合規距,可是一見到阿晨,就馬上答應了。
 
不過,他嚴正聲明,下次是最後一次機會。
 
「箭族的歷史上,沒有人被允許參加三次入門試煉。你好好反思上次的失敗經驗吧。」阿凌說。
 
我看著他們,真是天生一對。
一個叫凌、一個叫晨。


 
合起來,就佔了地球上四分之一的時間。
 
不過——
 
阿「晨」的年紀比「凌」大三年。
 
嗯……應該不是問題吧。
 
 


回到家中,人人都搶著問我昨晚去了哪裡,又問昨天的結果如何。
 
我知道我不跟她們好好交待,以後可能不能再進屋子。
 
便把事情簡略地說了一遍。
省略的,主要是她最後用手幫我的部分,以及一些兒童不宜的情節。
詳細的,應該是我把阿晨交給阿凌,然後他們十分相襯的部分。
 
只有這樣,家裡才稍微安靜一點。
 


 
「今晚,你睡在床上吧。」我回到房間,敏怡便開口說。
 
「你呢?」
 
「最近你比較辛苦,我睡在地上好了。」
 
「怎可以呢,你是胎兒的母親耶。」
 
最後,我們決定一同睡在床上。
 
只限這一晚。
 
 
這一晚,在睡之前,我躺在她的大腿上,玩一個小遊戲。


 
「每人可問對方一個問題。」她說。
 
「好的。」然後我把早上省略掉的話一拼向她講述了。
 
我問她,我的做法是否正確。
 
結果,她很支持。
 
只是,她又問了我一個問題,是我很難解釋的。就是:
 
「你為什麼一整日,都用尾指和無名指來夾著竹筷子。」
 
我輸了。
 


然後,我們又很規距地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