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變出奇怪的武器,有時候很強,有時又很弱。我不知道該怎樣說明。」
 
「只可惜我沒有看到完場,因為至第四回合,我的錢已經輸光了。」他繼續說,「而且,後來我聽說你在第五回合戰敗。歷史上,戰敗者無一生還。之前我說可以投降,只不過是為了騙你們。」
 
「怪不得,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問我為什麼還未死。」我說。
 
「我回來只不過是想靠著『那些人』的支援來賺錢、享受榮譽,以及以往未得到過的生活而已。」英雄低著頭,感覺很懊悔。
 
「相信我,你不是躲在農村過平淡生活的角色。」他說,「你這種有非凡能力的人……沒有平靜生活的權利!」
 


「如果我的能力再大一點的話……至少可以替妻兒報仇,可是……我連這點都做不到!」說完,英雄一拳打在牆上。
 
整個地牢突然震動起來。
 
「所以你就要回來村子,捉女人來玩弄嗎?」我握緊小刀。
 
「原本……我只是想找一兩個像我妻子的女人。」
 
「對了,有一件事,我一定要讓你知道!」
 


「什麼事?」我的手在抖震,我已經急不及待把刀送進他的胸口中。」
 
「你知道什麼是喪屍嗎?」
 
「不知道。」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這裡可以做一個示範。」他在抽屜中取出一個小瓶,走到剛自殺的女人旁邊。
 
「看清楚了,你要到外面闖蕩的話,不可以不認識這種生物。」說完,他把一滴液體滴進屍體的口中。
 


地牢又突然震盪起來。
 
「地震嗎?」
 
耳邊傳來女人自慰的淫聲。
 
「她……為什麼……一直在自慰?」
 
 
「這就是她們不會離開的原因。」英雄在衣袋裡拿出另一瓶藥。「這是一種能令人上癮的春藥。連續服上三日,想戒掉,過程比死更難受。」
 
「所以這個人才會自殺?」我指著地上的屍體說。
 
地牢又震盪起來。
 


我還未來得及指責他。
 
「轟——」天花突然塌下來。只靠英雄用雙手頂住。
 
「發生什麼事?」我焦急地問。
 
「可能……是……那班傢伙行動了。」英雄青筋暴現。「你……快點……離開這裡。」
 
很明顯,英雄在使出全部的力氣來阻止天花塌下。
 
「雖然我……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可是……似乎……沒機會了。」
 
這時候,剛才自殺的女屍突然坐了起來,雙眼反白。
 
她以飛快的速度撲向英雄。


 
「危險!」我把刀送進她的胸口。
 
「你要記住……要打倒喪屍,最有效率的方法是爆頭。」英雄說完,一腳把我踢至通道入口,然後用左手捏著她的額頭,只用一手撐天。
 
「這種水平的傢伙,我……堂堂英雄,還不至於要人幫手!你……的力氣……留來……幹一番大事時……才用吧。」說著,就把女喪屍的頭捏爆。
 
「轟隆隆——」在腦漿噴出的同時,天花塌了下來。
 
 
我在通道中,避過一劫。
 
「原本幸福的英雄、外面混亂的城市、羅馬鬥獸場、我不是阿牛、非凡的能力、喪屍、春藥、加上突如其來的地震……」
 
這刻,我的思緒極度混亂。


 
我要殺的英雄……就這樣死了?
 
我一步一步地往上走,終於走回大宅的地面。
 
 

眼前,是無法預料的畫面。
 
大宅的地上,原本有紅地毯的地方塌了下去。
 
整間大宅,無論是地上、牆壁,還是天花,都是——
 
鋪天蓋地的箭。
 


「你終於……回來了嗎?」阿凌滿身鮮血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