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鏗——」
 
前方傳來金屬交擊的聲音。
 
發生什麼事?我再走前兩步。
 
「救命啊——」有個男人正朝我跑來。
 
「啊——」他的叫聲突然剎住,頸子被人從背後刺了一劍。
 


劍緩緩地拉出,男人的頸子隨即噴血,向前倒下。
 
殺他的人……手持著兩把劍。
 
「可惡!」突然有一個大漢衝過去,橫揮一柄巨斧。
 
巨斧重量固然不輕,但揮起來,速度絲毫不遜於一般刀劍。
 
看來持斧大漢的力量也不薄弱。
 


眼看雙劍人快被腰斬之際——
 
他只是輕輕向後一抑,就避過了。
 
 
「嘖嘖——」持斧大漢的雙手被斬下,發出尖叫。
 
「很快。」我目瞪口呆。
 
大漢被斬手的位置,不停湧出鮮血。


 
他……在顫抖。彷彿看見一頭惡魔。
 
不久,大漢還尿了出來。
 
雙劍人背向著我,垂低雙手,搖搖擺擺地向大漢走去。
 
「可惡!還要殺人滅口嗎?」我扣出兩箭,舉弓瞄準。
 
「嗖嗖——」在雙劍人撲過去的時候,我放出兩箭。
 
「嘖嘖——」兩箭命中,分別插在右肩和左腹。
 
雙劍人中箭後,大漢馬上向另一方向逃跑。
 


「這下子應該安全了吧。」我捏緊弓。
 
怎料雙劍人忽然轉身,把目光鎖向我。
 
他……沒有事嗎?
 
雙劍人搖搖擺擺地向我走來。
 
我打量著他,他身體肌肉最發達的地方是「雙臂」。
 
他的劍。劍柄末端有一條鐵鍊,把手碗、手掌一圈圈地綑住,然後扣在劍身的底部。
 
他的雙手,都被劍鎖住了。
 
從他手臂的發達程度,再加上不能鬆開的雙劍。


 
這個人肯定是個日夜練劍、愛劍如命的劍痴。
 
他愈走愈近……
 
我的呼吸漸漸急促。
 
我再仔細一看,他身上都是爛肉!
 
「怪物……」我朝他的頭部放出兩箭。
 
他擺一擺就避過了,完全沒有舉劍的動靜。
 
他的雙手仍然垂下,任劍在地上拖著。
 


他每走一步,就發出一次拖劍的聲音。
 
他一步一步地逼近,感覺……散發著強大的妖氣。
 
「這……就是喪屍嗎?」我身後是一道兩米半高的斜坡。
 
「沒有退路……沒有辦法……」我把弓拋低。
 
我的手在抖震……怎麼辦?
 
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狀況?
 
我閉上眼晴,深呼吸一口。
 
 


「對不起了。」在抖震中,我抽起了兩把劍。
 
——兩把原本插在土推中的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