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一個迷信的人。
 
只是為了生存,有什麼可以嘗試的方法,我都想要嘗試。
 
所以,戒指啊!
 
你不能賜點什麼力量給我,至少也要給我一些勇氣吧。
 
剛剛才答應翠翠和洋洋,說一定會回去。
 


我怎可能在那邊說完,就死在這邊呢。
 
我睜開眼睛——手的抖動停止了。
 
 
如果我轉身跑向斜坡,萬一失手或者動作慢了,我就會像剛才大叫救命的人一樣被人從後刺一劍。
 
想到這裡……我決定無論如何都不會「背部向敵」。
 
如果勇敢地衝過去,我有的只是「失手」的機會。


 
無錯,就是失去雙手的機會。
 
剛才大漢的身手如此了得,都被斬去雙手。我就……算了吧。
 
 
環顧四周。如果從天空鳥瞰的話,斜坡應該是呈半月型的。
 
而我就在半月的中間。左右還有足夠的空間移動。
 


如果我要逃走的話,只要跑到剛才大漢溜走的位置就可以了。
 
那裡與我的直線距離,大約是七十米。
 
問題是,中間隔著一隻雙劍人。
 
千萬要跟他保持距離!
 
那傢伙身手敏捷,劍術了得,埋身肉搏無疑是自殺行為。
 
「好!我決定了。」
 
 
我模擬先前的矮人,把右手的劍像標槍般扔出去。
 


同時向右邊跑去。希望可以從右邊繞過他。
 
只要保持著這三十五米的距離,我應該會安全的。
 
「鏗!」雙劍人揮劍擋開。
 
「好!」我把左手的劍當成回力標般扔出去。
 
劍離手後,隨即橫向地飛過去。
 
「呼……呼……呼……」劍不轉旋轉,每轉一下就「呼」一聲。
 
我跑著,又抽起兩劍。
 
「鏗!」雙劍人再揮劍擋開。


 
「好。」只要他不斷忙於擋劍,就只能站在原地。
 
我便可以乘機跑過去。
 
我不停地跑。不斷把劍旋轉地飛過去,再不斷抽起新的劍。
 
「鏗、鏗、鏗……」他開始步步進逼。
 
「糟了……」我加快速度,不斷從土堆中抽起劍,再飛過去。
 
可是,還不夠快。
 
「鏗、鏗……」
 


他已逼近至十米距離!
 
 
想辦法、想辦法、想辦法!
 
靈機一閃——
 
 
我停止了抽劍,改為用撥的方式。
 
在劍柄和劍身中間,隔著一塊用來護手的「劍格」。
 
我直接摸住劍格的下方,把劍挑撥過去。
 
挑不好,劍只會普通地飛過去。


 
但挑得好,劍會垂直旋轉。
旋轉的好處是攻勢範圍大,不需要瞄準,而他又必須舉劍格擋。
 
當然,使用這個動作,最主要的原因是「快!」
 
這種方法,只適合於較輕的劍,特別是短劍。
但也會增加手指、手碗的負荷。
 
可是,我只能強忍。
 
忍不住的話,死掉,就再也不能忍了!
 
「還差三十米!我就到達逃走的位置!」
 
那裡樹木林立,多障礙、多遮掩,是逃脫的最佳地方。
 
到了那裡,我就可以瘋狂狂奔!
 
「呼、呼、呼、呼……」
 
「鏗、鏗!」我撥過去的兩把劍,他一下就擋開了,甚至踏前幾步。
 
我右手立即探向下一把劍。
 
雙劍人忽然加速——
 
我望著他,模不到劍格……
 
「糟糕!」這把劍……沒有劍格!
 
我慌忙用左腳挑起另一土堆的劍,再踢過去。
 
這實在是一個高難度動作。
 
「鏗!」可是絲毫拖延不了他的前進。
 
雙劍人隨手一揮就打開了,甚至刺出一劍。
 
他灰沉沉的劍中,彷彿射出了一道劍茫。
 
劍茫從六米之外,瞬速逼近——
 
我左手拔出右腰的銀色小刀。
 
「嘰嘰——」劍與小刀的摩擦,發出尖銳的刺耳聲。
 
 
他左手的劍,就在我頸子的左邊。
 
劍、頸之間,是我拼命拉出的小刀。
 
「鏗!」我抽起無劍格的劍,擋住他右手的劍。
 
我就知道,雙劍人肯定會雙劍齊攻。
 
意外地,我拔起的劍很輕。也許是劍上沒有多餘的修飾,只有刃和柄的緣故。
 
而且手上的劍只有單刃……準確來說,是刀。
 
是一柄厚背薄刃,刀身微彎的刀。
 
我向後一躍,拉開一點距離。
 
怎麼辦?正面對決?
 
「嘶嘶嘶嘶——」我的馬在嘶叫,隨即躍下斜坡,跑過來。
 
「呼。」我一刀砍去。良機不能錯過!
 
兩道劍光——
 
「噹噹——」我的刀瞬間被雙劍截斷。截斷成多塊碎片飛出。
 
我左手亮出小刀。
 
「嘶嘶嘶嘶——」馬提起前面兩腿的馬蹄。
 
雙劍人一劍揮向馬,一劍迎接我的左手。
 
「噴!」可是我更快。
 
在刀斷開時,我右手接住飛出的刀刃碎片,插入他的眼球。
 
「啊——」他發出怪物的嚎叫。
 
看來攻擊頭部,他才會知痛。
 
「啵啵——」馬兒送了他兩腳,把他踏開五米。
 
「走!」我上馬後,馬上策馬離開。
 
 
「真驚險……」在樹林中,我抹去額汗。
 
馬兒在樹林中奔跑,不斷左閃右避,也很危險。
 
一不小心,就會……
 
「啊!」馬兒被絆倒,我身子飛了出去,撞到前面的樹上。
 
絆倒馬兒的,是剛才的大漢……他已經死了。
 
「啊……」旁邊有人用劍抵住我的下巴。
 
我的小刀……只對準了他的下體。
 
如果他是喪屍的話……我死定了。
 
「咦,你是人?」
「你不是他們的人?」
 
我和他同時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