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的。」我說,隨即擺出架式,右手握槍,左手握劍。
 
雙劍人也準備就緒。
 
「我的劍比他快,力量比他強。」我在內心吶喊,同時握緊武器。
 
我衝前兩步,扔出標槍。
 
「鏗!」標槍被右劍打開。
 


隨即一劍刺去。
 
「鏗!」被他檔住。
 
他瞬間刺出十劍,劍勢凌厲。
 
我連閃帶擋,十招轉眼過去。只有手臂被割破,算是勉強躲過。
 
 
在陽光之下,他劍的光芒全被掩蓋。


又或者是,他的劍芒已經盡失。
 
「我要再快一點!」我氣喘著,再度拔起標槍。
 
「鏗!」標槍又被打開。
「鏗!」標槍再被打開。
 
試了五次,身上多了七道切口不深的劍痕。
 
「阿牛,夠了,求求你,你走吧!」阿德在地上呼喊。


 
我沒有理會他,把注意力集中於下一擊上。
 
我深呼吸一口,握緊標槍。
 
「呼!」標槍破空飛出,我緊隨而上。
 
「鏗!」標槍被右劍擋開。
 
機會!
 
「嘖——」我揮出緊接而來的劍,把他的右碗割了下來。
 
他每次都慣用右手格擋。我的目的就是他的右手!
 


他的右手和連鎖著的劍,掉在地上。
 
 
雙劍人退後幾步。
 
「怕了嗎?喪屍也會怕死嗎?」我揮劍把劍上的鐵鏈斬開。
 
他的手掌滾了出來。
 
「這隻手被鎖在鐵鏈中……多少年了?」我嘆息。
 
雙劍人只是握緊剩餘的左劍。
 
這次,我沒有走去拾起標槍。
 


我拾起的是他的右劍。
 
「接下來,是最後一擊了。」我左手是阿德的配劍,右手是對手的右劍。
 
「過來吧。」我用手示意。
 
雙劍人全力衝刺,劍尖直指我的咽喉。
 
他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戾氣。
 
我吆喝一聲。
 
「鏗——」我用右劍格開他的劍,同時一刺。
 
「這就是你刺傷阿德的動作,現在奉還給你!」


 
「嘖——」我的左劍,穿過口部,貫穿他的頭顱。
 
他的牙齒被擊碎幾顆,掉落地上。
 
他的頭,就掛在劍身的中間。
 
「嘖——」我一口氣把劍拔出,屍血灑落一地。
 
 
「完結了嗎?」我拋低雙劍,跑到阿德身邊。
 
「謝謝你。」阿德已經俺俺一息,胸膛流血不止。
 
「別說話了,你要好好休息!有話留待……康復再說吧。」


 
「我……似乎……沒有機會……享受新生活了。」他捉緊我的手,滿手都是鮮血。
 
「叫你不要說話,聽不見嗎?」我的眼淚奪眶而出。
 
「我本想用貴族的身分,在城裡……給你帶點方便……可是我……」阿德的手在抖震,眼簾快將閉上。
 
「阿牛,你……是個溫柔的人,前方……的路,要加油……不要放棄。」
 
「我知道。我知道。」我紅著眼,連忙點頭。
 
「最後……我有一個……請求。」阿德的氣息非常薄弱。
 
「不要說什麼『最後』,好嗎?」我懇求地說。
 
——看著穿貴族衣服的我。

他鬆開手,把家族戒指慢慢地脫下。
 
「你在做什麼?」我問。
 
「我第一次的……任務……不想失敗!」他用餘下的氣力,把戒指塞在我的手中。
 
「從今天起……你就是馬塞盧斯 ‧ 賢德!阿牛……連我的份……活下去!」他再用力捉住我的手。
 
然後鬆開。
 
這就是阿德的最後一句話。

「阿德,喂,阿德……」
 
之後,任我如何呼喚,他都沒有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