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七天,我都在這間石屋休養。
 
每天就由她來替我包紮傷口,以及送上食物。
 
每次到了晚上,我就出來四圍逛逛。
 
直至她完成一晚的工作後,我才會回來。
 
入門口之前,還要在門口探探,確保沒有其他人才進去。
 


到了夜深,我們就迫在一張床上睡覺。
 
在半夜,有時候她會偷偷啜泣,但又會很快睡著。
 
到我醒來的時候,她又已經準備好麵包和水,然後會告訴我一些關於這個世界,以及一些她自己的事情。
 
有時候,她看見我,就好像看見老朋友一樣,說很多話給我聽。
 
 
在第六天,我聽說了她原本是奴隸的事情。


 
原來曼娟是成功逃走的奴隸。
 
只是其他逃走的人,不是被抓了回去,就是當場被殺。
 
當日成功逃走的就只有她一個。
 
她告訴我,有時候半夜哭泣,就是因為回想起當奴隸的經歷,以及逃走時一個個同伴被殺的畫面。
 
更令人無奈的是,她當時已經懷孕了,而她不知道父親是誰。


 
不過,即使知道也沒有用,肯定是個不認帳的人。
 
她就是在一個月前,兒子五歲生日的時候,把他送走的。
 
每次提起這些事,她會都表現哀傷。
 
而我,總會讚賞她是一個堅強的女性。
 
 
在第七天的早上,她準備在石屋中自殺。
 
要不是我提早醒來,她真的就自殺死了。
 
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她雙手正握著我的小刀,對準自己的喉嚨,慢慢把眼睛閉上。


 
「停手!你在做什麼?」我把她喝住。
 
「我不想再活了。」我奪去她的小刀後,她終於破涕痛哭。
 
「怎麼了?」我問。
 
「我不想再過這樣的日子了,每天跟不同的男人做,這樣的生活……根本沒有意義。與其這樣生存,倒不如一死了之!」她試圖奪回小刀。
 
「你一直堅持至今,就是等待這一刻的死亡嗎?」我質問她。
 
「不是……」
 
「你在等待幸福的日子來臨吧!」我怒吼,抓住她的雙肩。
 


「可是……可是我的人生……已經不會再出現幸福了。」她別個頭。
 
「誰說的?」
 
「不是嗎?我的兒子走了。我又是逃出來的奴隸,根本不能到外面工作。萬一被人認出,肯定又會被抓回去。」
 
「我一直說服自己維持現有的生活,但……我真的…再受不了。」
 
「你明白嗎?每天要跟不同的男人做那種事的痛苦。」她撥開我的雙手。
 
「我明白。」我捉住她的手。
 
「你騙人,你肯定不明白!」她一下把我的手甩開。
 
「我真的明白。」我深呼吸一口。「你不想繼續當妓女,就不要當好了。」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不能出去工作!」
 
「誰叫你出去工作?」我突然怒喝一句,把她打住了。
 
「你以後就追隨著我吧。」我說。
 
「追隨你?」曼娟一臉狐疑。
 
「嗯,你以後就替我辦事,負責照顧我的起居生活,打點周邊一切。」
 
「你以為自己是什麼人?」曼娟質問。
 
我從衣袋裡,掏出鑲著青綠色「龍之眼」寶石、刻劃著「四把劍」的銀戒指。
 


「我是羅馬貴族——」我緩緩地把戒指戴上。
 
「馬塞盧斯 ‧ 賢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