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正猛烈地照射大地,現在……應該是中午吧。
 
走出宮殿後,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在守衛的帶領下,我穿過花園,走到自己的行宮。
 
這座行宮,圓拱型的門口上面,橫掛著一塊銀色的門牌,上面用黃金寫著「馬塞盧斯」的字樣,牌邊還有別緻的雕刻。
 
此外,門前同樣有四條柱子,感覺十分貴氣。
 


「公子,這就是你的行宮。」守衛說。
 
「看起來相當不錯。」我說。
 
「這是當家下令修建的。」
 
「麻煩大家了。」我說。
 
「不麻煩。」守衛客氣地說。
 


在守衛退去後,我獨個兒走進行宮。
 
「嘩!又大又漂亮!」我踏進去說。
 
行宮內部的裝潢也很豪華,左右兩邊各有四個圓拱型的窗子。
 
窗簾是白色的薄紗。
 
在陽光充沛的時分,行宮內也肯定陽光明媚、充滿朝氣。
 


最盡處是一張大床,這張床……我猜可以容納四個人。
 
床的四邊,都掛上白色的薄紗。
 
「什麼又大又漂亮?你指公主的胸部嗎?」背後傳來曼娟的聲音。
 
「當然不是。」我轉身回答。
 
「公主的胸部,不大又不漂亮?」曼娟走進來,手上拿著一碟煙肉。
 
「也不是。」
 
「果然已經看過了。」
 
「一半吧。」


 
「下半?」
 
「上半而已。」我說。
 
「她對你很好吧,應該沒遇著什麼壞事才對。」
 
「才不是咧。差不多每次說話,都要加上『公主大人』的尊稱,真不明白她為什麼當自己是公主。」
 
「人家確是流著王族的血統,只不過國家沒落了而已。」曼娟把碟子放在窗戶前的桌子上。
 
「小刀怎麼了,有用上嗎?」她問。
 
「它救了我一命,要不是它,我可能被吊死了。」
 


「這麼誇張?」
 
「真的沒騙你。說起來,她拿走了我的小刀,還沒有還給我。」
 
「喪屍都殺得了的男人,居然控制不住一個女人。」她搖頭,邊說邊把一塊煙肉放進口裡。
 
 
提起喪屍,我心裡就加倍沉重。
 
我來這個城市,並不是為了玩的。
 
 
「曼娟,你有沒有聽過會令人上癮的春藥?對於費比烏斯家族在這個城市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沒聽過,也不太清楚。」


 
「看來,有必要到外面調查一下。」我從碟子裡拿出一片煙肉,放進口裡。「反正時間尚早。」
 
「好的,要準備什麼嗎?」她問。
 
「只是到外面逛一圈,不需要準備什麼吧。」我說,又吃了一片。
 
「你打算穿成這樣去調查?」她指著我一身的衣著。
 
「這肉,真美味。」我望望自己,再把幾片煙肉一拼塞進口中。
 
「還是……換成平日的衣服吧。」我咀嚼著說。
 
 
「剩下的肉怎麼辦?」她問。


 
「打包,全放到我的包袱去。」我揚一揚手。
 
接著,曼娟走出門外。
 
我透過窗子,望著她走到旁邊的小屋,拿了幾塊白布回來。她把碟上的煙肉小心翼翼地包好後,放到我的包袱中。
 
「原來廚房在那邊,我還奇怪食物是從哪裡來的。」
 
不久,我們便離開了莊園。
 
 
我們的計劃是這樣的。
 
由於不想引起守衛的懷疑,我決定離開莊園之後才更換平日的衣服。
 
然後每人用四小時搜集情報,之後再回來集合。
 
到時候,我再重新換上貴族的服飾,進入莊園。
 
「好像很麻煩……但這種做法比較穩健。」我說。
 
「啪——」在小巷換好衣服後,我和曼娟擊掌解散。
 
現在大約是下午一時,她走向東邊,我走向西邊。
 
除了家族戒指,我把貴族的服飾交給曼娟。
 
如今肩上的包袱裡,只有家族戒指、雙劍人的右劍和一包煙肉;餘下的一柄小刀則收在腰間。
 
據曼娟的描述,我們居住的貧民窟屬於城西,我最初到達的露天廣場則屬於城南。
 
在這裡,人們都用西區、南區來稱呼。
 
關於上癮春藥的線索,暫時只有露天廣場的變態表演。
 
因此,我想再到露天廣場走一圈。
 
「為什麼選擇經過西區?」曼娟曾經問我。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住了幾天,對西區比較熟路而已。
 
 
走著走著,一陣熱鬧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不知不覺,原來我已到了早上經過的市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