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頂上有條長滿雜草的小徑。
 
這條小徑的兩旁,排列了兩行整齊的石頭,把路標示得很清晰。
 
「我們先去莊園吧。」我說。夜狼出來後,我們沿著小徑下山。
 
「好。」羅莎說。
 
這段路,我和羅莎是用兩腳走的,夜狼則是用四肢來跑。
 


他對這個世界非常陌生,神經非常緊繃,不時左顧右盼。
 
這種情況,在入城後更加明顯。
 
他幾乎被城裡面的一切嚇壞,經常露出獠牙,發出野獸的低吟。
 
「你冷靜一下他吧!他把途人嚇壞了。」我說。
 
城裡的人看見夜狼時,都被嚇一跳,有的跌在地上,有的直接逃跑。
 


「我們先買一些衣服給他吧。」羅莎說完,隨便到一間小店,買一套黑色的衣服給他。
 
這下子,我終於可以取回我的外衣,雖然已經很殘舊。
 
「他還是很緊張,而且……他的臉太嚇人了。」我說。
 
「怎麼辦?」羅莎問。
 
這時候,路邊有一輛手推車經過,上面掛著各種各樣的面具。
 


「買一個面具給他吧。把臉遮住,可能會鎮定一點。」我提議,拉他們上前。
 
「伯伯,給我一個面具。」我先開口。
 
「你想要哪一款?」小販伯伯問。
 
我們都望著夜狼。羅莎用自創的手語來叫他選一個。
 
結果,他緩緩地用手指,指住一個透白的面具,上面是燦爛的笑容。
 
他果然喜歡這種白色!
 
「這一款,全部要了。」羅莎對小販伯伯說。
 
「什麼?」我還未及反應,他們已經完成交易。


 
白色頭髮的夜狼,戴上白色面具後……感覺有點詭異。
 
不過,他確實冷靜了一點,而且旁人也沒那麼怕他了。
 
我猜,他們最多覺得夜狼是一個怪人,而不是一隻怪物。
 
 
走著走著,我們很快便到達莊園的隧道口。
 
 
這時,已經夜深了。
 
我們穿過約十米長,內壁刻滿神話人物的隧道後,看見有幾個奴隸仍在工作。
 


「他們在做什麼?」羅莎好奇,走上前。
 
「他們在清洗血跡。」我代奴隸回答。
 
上次躺在這裡的傷者、屍體,都已經清理完畢了。
 
 
「你們是什麼人?」守衛在鐵閘前攔住我們。
 
「我是羅莎公主。」
 
「原來是羅莎公主,請進。」守衛立即放行。
 
這個守衛,以前並沒有見過。
 


望見四周的黑色旗幟,愈來愈想了解內裡的情況。
 
當日兵荒馬亂,我說會盡快把女兒交回虎伯。
 
「虎伯……對了!先找虎伯。」
 
「前面的大廳仍然亮著燈火,我們去看看吧。」我對羅莎說。
 
「好。」羅莎答應。
 
 
一踏進去,我們都呆住了。
 
高臺上面,是虎伯的靈柩。守在旁邊是克里和曼娟。
 


「羅莎公主、賢德?你們終於回來了!」克里一見到我們,馬上走過來迎接我們。
 
「太好了,你們都平安無事。」曼娟說,跟著克里走過來。
 
「虎伯……死了?」我震驚地問。
 
「老伯!」羅莎立即衝上前,肩上的白色薄紗都飄起了,跌在大廳中間。
 
「老伯!嗚……嗚……」她撲到靈柩旁邊,放聲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