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
 
夕陽下沉之後,天空換成一片晚霞。
 
我不知道如果羅莎公主強悍起來,可以有多強悍。但我們在地底的時候,跌倒過、傷過、痛過。有時候,她還會因為太累而哭。我眼前的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
 
 
「經歷了這次生死,我和你都算是生死之交。」我說。
 
「我和你是不是……不會成為戀人?」羅莎突然問。她仍靠在我肩上。


 
我沒有回答。
 
「你已經有喜歡的人?」她問,抓緊我的手。
 
我思考了一會兒,點頭承認。
 
「她人呢?」羅莎坐直身子。
 
「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我別過頭。


 
「你把她扔在那裡,然後獨自走出來?」
 
「是的……」
 
「你真的很狠心!」她指責我。
 
「也許吧。」我抽一口氣,再嘆息。
 
我到底在答什麼?


 
難得平靜的思緒又再混亂起來,她會繼續指責我嗎?
 
過了片刻——
 
「雖然跟本公主相比,你的確很笨。」羅莎再度開口。
 
「突然……你說什麼?」我想不到她會這樣說。
 
「但當個朋友,你還是夠資格的。」
 
「是嗎……」我苦笑。
 
「就算只是朋友,我都想跟著你。總比被人丟下好……」羅莎低聲地自說自話。
 


「你說什麼?」我問。
 
「你明明聽到的!」她又打我一下。
 
「你喜歡跟,就跟吧。」我淡淡地說,低頭拔起一根草。
 
「你說的!」說完,她用尾指勾起我的尾指。
 
「沒錯,是我說的。」我也用力回應她一下。
 
她開心得笑了出來。
 
想不到這點小事……可以換到她燦爛的笑容。
 
 


「夜狼還未到嗎?」羅莎站起來。
 
「應該差不多到了吧。」我也站起來。
 
這時候,有一陣猛風吹過。猛風把雲層吹散,把青草按在地上。
 
「咦?那是……」我驚慌得說不出話來,手指向地面。
 
「羅馬軍隊?」羅莎望向我指住的地方。
 
距離尼恩城,大約十公里的位置,有一支氣勢浩蕩的大軍正在接近。
 
裝甲步兵在行走的時候,揚起了地上的沙塵,散發重重的壓迫感。
 
「這麼快?」我問。


 
想不到新的鎮壓軍,竟然這麼快就逼近。
 
從地面的角度,應該還察覺不到他們!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羅莎問。
 
「幾天前,奴隸在南區結合被壓迫的人民一同起義,結果取得勝利。」我指住遠處的羅馬軍隊,「這些應該是新的鎮壓軍。」
 
「原來發生了這樣的事。」
 
「我們邊走邊說吧,時間無多了。」我催促。
 
「夜狼!」我大喊。


 
他從出口處,探出頭來。
 
「他好像不敢出來。」我說。
 
羅莎立即上前跟他溝通幾句。
 
夜狼的手劃來劃去,好像急著要表達什麼訊息。
 
「他說他從未出來過。平日抓雀鳥都只是抓一些飛進來的。」羅莎對我說。
 
「把他拖出來,我決定要帶他落山。」我說。
 
「為什麼?」
 
「現在正是用人之際,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力。」
 
「好。」羅莎馬上向他解釋現在的情況,但他好像不明白。
 
可能戰爭什麼的,對他來說太深奧了。
 
拖了半晌,羅莎決定,向他伸出一隻手。
 
在她伸手的時候,夜狼一直盯著,盯著那隻透白的玉手。
 
「接,還是不接?」我在旁邊望著,氣氛突然緊張起來。
 
 
最後,夜狼盡力地站起來,伸手接過羅莎的邀請。
 
「好!」我在旁邊拍手。
 
「我們下山吧!」我繼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