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狼,你要準備了。」我用手號,對身後的夜狼說。
 
夜狼點一下頭,沒有其他動作。
 
「其實你需不需要熱身……之類?」我問,同時利用手腳來表達。
 
不過,他好像不明白我的意思。
 
「衝呀!」我的部下大喊,向著磨拳的位置衝去。
 


「嘛……算了,我們去吧。」
 
 
在前方的位置,擦掌不斷被巨漢迫退,快要退到磨拳身旁。
 
磨拳則雙手護頭,曲著身子,不斷被鐵甲人拳打腳踢。
 
他的巨斧,只能冷冰冰地插在一旁。
 
「啵——」腹部被重擊一拳後,是瞄準頭部的踢擊連打。


 
「啵、啵、啵、啵……」在連環的踢擊下,磨拳的雙手仍堅守著頭部的防禦。
 
他的傷痕一道一道地增加,雙臂、肩膀上的黑色漸漸退去,露出被打腫的肌肉。
 
「你來這裡幹什麼?阻到我了!」磨拳不滿。
 
「你以為我想退過來嗎?那個大塊頭,很難對付!」擦掌說,他正忙於扭身避開雙鎚的攻擊。
 
「你不是經常吹噓你有對付大塊頭的絕技嗎?」磨拳說,「十年了,還未見你用過一次!」


 
「我需要少許時間準備!」擦掌在躲避中說。他踏過的每個位置,下一秒都會被鎚子爆開。
 
「三秒夠不夠?」磨拳問。
 
「至少給我五秒吧!」擦掌討價還價。
 
「四秒。」磨拳無情地說。
 
「成交!」擦掌說完,跳到一個比較遠的位置。
 
 
「你們說夠了沒有?」鐵甲人問,再一腳踢中磨拳的左臂。
 
「可惡!」磨拳伸出左手,想要抓住他的腿。


 
「小心!」我大叫。
 
磨拳的左手鬆開,他的頭部肯定會被踢中!
 
「果然!」鐵甲人凌空翻身,再踢出一腳。
 
只見磨拳露出一抹淺笑——
 
「唧——」磨拳的右手,接住了他踢向左臉的腳。
 
「終於……」磨拳在笑,「抓到你了!」
 
他充滿企圖的眼神,在發亮!
 


「想不到你會中這種低級陷阱。」
 
在鐵甲人失去重心,即將掉下來的一瞬——
 
「啵——」磨拳充滿破壞力的左手上勾拳,完完全全地擊中鐵甲人的腹部。
 
「啊——」鐵甲人痛呼一聲,身子被升高十多米,瞬間飛上半空。
 
磨拳抽出插在一旁的巨斧,對著斧面吹了一下。
 
在灰塵被吹散的同時,斧頭被雙手握著。
 
「呼——」磨拳握著巨斧轉了一圈。
 
「呼——呼——」磨拳再轉兩圈。


 
「你不是想……」鐵甲人的聲音發抖,即將掉下來。
 
「喝!」磨拳大喝一聲,把斧頭向上拋出。
 
「呼、呼、呼、呼……」斧頭在脫手後急速旋轉。「嘖——」直接削中鐵甲人。
 
一道血痕由胸口割至面部,血液隨著傷口噴出。
 
他的面罩碎開,鐵甲碎片連同鮮血一起散落。
 
 
「呼——」鎚風趕至。巨漢的鎚子,眼看快要擊中磨拳。
 
磨拳用雙手接住鐵甲人的雙腳,隨即狠揮一下——


 
「啵——」擋住巨漢的鎚子。
 
巨漢沒料到會有這突如其來的衝擊,身子向後仰了一仰。
 
「四秒了。」磨拳說,把鐵甲人隨手丟到一旁。
 
「我知道。」一個黑影快速掠過。
 
才剛站穩的巨漢胸前,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矮人。
 
「喝!」擦掌大喝一聲,右手迅速擊出一掌。
 
「啵——」一記極具穿透力的掌擊,擊中巨漢的灰色鎧甲。
 
「咯咯——」胸骨碎裂聲,從鎧甲內部傳出。
 
衝擊波穿過了巨漢的背部,把背部的鎧甲一同破壞了。
 
他「啊」字未出口,身體飛開數十米,撞落在兩排盾兵身上。
 
「可惡……」巨漢說。盾兵們想把他扶起。
 
 
「竟然……未死?」擦掌捂著右掌,把手收在身後。
 
看來剛才的一擊,對右掌的負荷太重了。
 
「唉。」磨拳嘆氣,走開幾步,俯身拾起巨斧。
 
突然,另一道黑影從旁閃過——
 
巨漢才站起,胸前忽然多了一個拗盡腰、把右拳拉到最盡的怪物。
 
「啵——」一記重拳,重重地擊中剛才中掌的位置。
 
「轟——」巨漢連同身後的盾兵被這一拳爆開,飛跌到投石機旁邊。
 
也就是說,現時由盾兵排成的厚牆中間,被打開了一個缺口。
 
缺口中間,站著的是一頭戴著黑色面具,留著黑色頭髮的怪物。
 
「夜狼!摧毀投石機!」我大呼,把交叉在頭上的雙手,分開。
 
夜狼繼續衝前,再爆一拳——
 
「轟隆——」投石機的支架被摧毀。
 
投石機馬上塌下,倒在夜狼身上。
 
「快走!」
 
「轟隆隆!」投石機塌下的速度太快,夜狼趕不及離開,被困在其中。
 
望著這個情境,全場靜了下來。
 
 
「咔、咔……」被破壞的投石機下,有聲音傳出。
 
「這是……木材被拗斷的聲音?」
 
「啵——」夜狼從木頭堆中探出頭來,再把阻住自己的木頭狠狠拋開。
 
「做得好!」我豎起姆指,讚賞夜狼。
 
「現在,只剩一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