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望回城門那邊。
 
右零好像沒有反應似的。
 
「呼——」戰馬上的巨刀衝著右零的頭顱劈去。
 
「糟糕!」我的心擔心得快要跳出來。
 
為什麼其他人都不去幫忙?阿羽、右二、右一……
 


 
「唧。」右零輕輕的舉手,把刀接住了。
 
隨即,一股暴烈的氣從右零身上放出,我軍慌亂中的士兵統統鎮定下來。相反,敵軍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嚇了一嚇。
 
「很強壓迫感……大家都恢復戰意。」我說。
 
「我們都不可以輸給右零!」磨拳興奮地說,把小瓶拋開。
 
「有了這個身體,我終於可以盡情廝殺。」擦掌靈活地動一下右手的手指,眼神極度期待。


 
他的意思,是以前的身體承受不住自己的力量。如今變成喪屍,他便可以盡情發揮。
 
「只會耍耍關節技的傢伙,也敢說什麼盡情廝殺。別笑死人了!」磨拳說,深呼吸一口,然後——
 
一股不輸給右零的暴烈之氣,從磨拳身上肆無忌憚地釋出。
 
「衝啊!」由於鎧甲步兵們忙於應付這兩人,已經沒有標槍飛過來。因此,早已整裝待發、虎視眈眈的大軍,立即攻過來,進行最後的掃蕩。
 
「小子,還不快走?你也想死在這麼嗎?」擦掌隔著盾兵問我。


 
「可是……投石機,被這麼多人守住……」
 
第二台投石機附近,是密密麻麻的步兵,憑兩人之力怎麼可能擊破?
 
「阿鷹,把這個煩人的小子帶走。這裡,有我們就可以了。」擦掌說完,爆發出極具說服力的兇氣。
 
「走吧,喪屍化的磨拳、擦掌,是不好惹的。」阿鷹對我說。
 
「嘖——啊——」部下們被掃蕩著,一個個接連地死去。
 
五百斧頭兵……如今只剩下三十多人而已。
 
「可是……」
 


「你就不能安靜一下嗎?」阿鷹不耐煩地問。
 
「我只不過……」
 
「啵——」我的腹部被重重地抽了一拳,伏在阿鷹手上。
 
「任務結束!全軍退入森林。」迷糊中,我聽見阿鷹用低沉的聲音大喊。然後,她帶著我衝向森林。
 
「想走?」兩把怪異的聲音、兩個拿著雙劍的人,攔截在阿鷹面前。
 
他們都是一身鐵甲,胸口上有一條「兩頭蛇」徽紋的特別部隊。
 
「你的主人,交給你了。」阿鷹隨手把我丟給一個黑影,拔出雙刀。
 
「轟隆——」


 
我昏迷前最後一個看見的景象,就是投石機被抬起,再被一掌粉碎。
 
接著,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