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我驚慌地睜開眼睛。可是……眼前仍是一片漆黑。
 
「咦?」我好像被什麼壓住,呼吸……有點困難。
 
右手隨意動一下,感覺有一堆樹葉正蓋在我身上。
 
「我被……埋住了?」
 
除了悶焗,剛才腹部被抽的一拳,還在隱隱作痛。
 


「這是……」我的左手好像摸到一隻冰冷的手。
 
「屍體?」我立即把它推開,再坐起來。
 
「這是什麼地方?剛才我……」我右手按住額頭,拼命思考。
 
「他是……被擦掌殺掉的哨兵。」他的身上,屍斑已現。
 
「夜狼呢?其他人呢?」
 


環顧四周,是一片森林。
 
月亮移到一個較偏的位置,光線依然微弱。
 
「我到底……昏了多久?」
 
摸著摸著,我從樹葉堆裡找到了雙劍人的右劍。
 
「既然沒有沒收我的劍……也就是說,有人刻意把我藏在這裡。」我站起來,四處走走。
 


可是,才走兩步,便有聲音從空曠的草地傳來。
 
 
「小貓,你把剛才那個人收在哪裡?」男人問。
 
我躲在樹後,窺探一下。
 
一個跟我差不多高的男人,左手拿著長方形盾牌,右手拿著一條帶刺的鞭子。
 
他亮銀色的頭盔上,是一扇藍羽,胸前有一條「兩頭蛇」徽紋。
 
令人在意的,還有他披在背後的藍色斗篷。
 
「特別部隊……隊長?」望著他高貴的斗篷,有種不簡單的感覺。
 


站在他面前的,是握著小刀的「夜狼」。
 
「小貓,要吃魚才肯乖乖聽話嗎?」男人一副馴獸師的樣子,繼續輕佻的發言。
 
夜狼撲上去,用刀一揮——
 
「鏗——」男人用盾牌撞住。
 
夜狼著地後,立即再撲過去。
 
這次他側身避過。
 
夜狼著地後,再撲過去,用小刀突刺。
 
「鏗——」失敗後再撲,一落地就撲,不斷攻擊。


 
可是,一連串的攻擊都被男人半擋半避地應付過去,毫無威脅可言。
 
很明顯,他是個細心又有耐性的傢伙,完全看穿了夜狼的動作。
 
「速度太慢……」望著夜狼,我不禁搖頭嘆息。
 
「你喜歡玩鞭子嗎?」男人在避開一撲後,突然抽出一鞭。
 
「啪——」夜狼背部中鞭,衣服爆開,露出血痕。
 
在我看來,男人嘴上輕佻,目的是惹怒夜狼,讓他失去理性,故亂攻擊。
 
這樣做,一方面可以保護自己,一方面造就反抽一鞭的機會。
 


「這個男人,不容易對付!」我心裡著急,握緊右劍。
 
「啪——」夜狼再中一鞭,手上的小刀被打下。
 
夜狼對武器很陌生……應該說,他根本就不熟悉「工具」。
 
「那麼……為什麼他要用小刀?」我不明白。
 
莫非……是因為羅莎命他用小刀保護我,所以他堅持使用小刀?
 
 
「吼!」夜狼發出野獸的低吟,向右邊走兩步。
 
突然——
 


夜狼飛撲過去,想扯走盾牌。
 
在爭持中,男人不能揮鞭,改為踢腳。
 
「啵——啵——」兩下沉重的踢腳後,「啵——」夜狼被第三腳踢飛,撞向大樹。
 
「搶東西的小貓,會被主人討厭的!」男人走上前,捏緊鞭子,準備鞭打夜狼。
 
「啪——」剛站起的夜狼,胸口被鞭了一下,撞向背後的樹幹。
 
「呼——」男人再揮一鞭——
 
夜狼一手接住。手隨即被鞭上的刺,刺傷、流血。
 
「別弄污我的鞭子!」男人用盾牌撞過去,擊中夜狼的面部。
 
「啵——」男人再一腳,把他踢到地上,然後踩住他的頭。
 
「可惡!」我左手扣住太陽穴,準備出戰。
 
「刺咧……」夜狼的面具出現裂痕。
 
男人再狠狠踩一腳,把面具踏碎……
 
「糟了……」夜狼很喜歡那個面具的,而且那個面具還被羅莎吻了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