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狼主動走在我的前面。
 
「是因為危險嗎?」
 
「我醒來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阿鷹呢?其他部下呢?」我記得昏迷之前還有三十多人。
 
我用有限的表達能力問他,而他就用最難理解的表達方式向我說明。
 


在他演繹了一段時間後,我總算得出一項情報。
 
就是離開戰場後一直被人追殺。其餘的一概不知。
 
保護我的,當然是他。
 
「辛苦你了。」我望著他背上的傷痕,對他說。
 
他卻叫我掩住嘴巴,不要再說話,不要再添麻煩……
 


好吧……我不說話。
 
 
接下來的二十分鐘,我們向著南區城門走去,打算從南門入城。
 
中途遇到不同的殺手,其中兩個由夜狼解決,兩個由我解決。
 
老實說,經過這幾次的實戰,雙劍人的力量,我已經愈來愈掌握。
 
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身體會變冷。


 
我更不明白,為什麼我會擁有這種能力。
 
如果有一天我解除不了那種狀態,豈不一輩子被控制住?
 
想到這裡,心底又開始寒起來。
 
還是不要想了,可能只是無謂的擔憂……
 
 
前面,有火光傳來。
 
「是城門,我們到了。」我說。
 
夜狼開始雀躍,似乎很想再見到羅莎。


 
他是因為成功保護我,所以急著向羅莎邀功,還是因為其他原因?
 
我想開口,但……
 
還是不問了,隨便他吧……
 
 
南區的城牆上,只有兩個守衛兵在看守。
 
「我是大將軍,立即開門。」到達城門後,我立即表明身分。
 
「吱——」厚重的城門慢慢拉開。
 
這裡,是當日我和海大叔分別的地方。


 
想起海大叔,就想起村子裡的人。
 
唉,不知道她們現在的生活如何……
翠翠和洋洋會不會已經喜歡了別的男人?
 
「大將軍,請快點進來。」守衛兵催促,他有點氣喘。
 
「從上面跑下來,辛苦你了。」我穿過城門,進入城內。
 
「不辛苦。」
 
「其他人呢?」我問,眼前只有他一個人。
 
「大將軍指平民還是士兵?」


 
「兩邊都報告一下吧。」
 
「南區的居民,能走動的都已經前往西區,準備撤離。不能走動的,正由士兵協助下離開。」
 
「我記得……協助的士兵有二百人。」我確認一下。
 
「沒錯。」他回答。「至於其他守衛兵,都調到東區應戰了。」
 
「好,現在我和這個男人要回去東區。你準備一輛馬車吧。」
 
「馬車,這裡有一部。」守衛兵指向一間大宅的旁邊,那裡有一輛華麗的馬車。
 
不過……沒有馬。
 


「馬呢?」我問。
 
「小人馬上去馬槽拉一匹過來!請大將軍先到車上休息。」
 
「好的,你速速去辦吧。」我說。
 
「遵命。」他敬禮,然後退去。
 
「夜狼,上車吧。」我帶他過去馬車,然後上車。
 
車廂很寬敞、舒適,不愧是有錢人的馬車。
 
我一躺下,睡意馬上襲來。
 
昨晚,我在莊園洗過澡,再吃過曼娟的夜宵才入睡,卻要一早起床去南區大宅探望右零,然後擔起領軍的重任,接著制定計劃、分配人手、召集士兵、誓師大會、在戰場上廝殺、被打昏再撤退。
 
如今,真他媽的累了。
 
我決定睡一會兒。
 
「夜狼。」我喚他,擺出一個睡覺的樣子。
 
前幾天,我和羅莎在地底睡覺的時候,都是用這個動作表示睡覺的。
睡到一定的時候,他就會叫我們起身。
 
夜狼望著我,點一下頭。然後我就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