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舉高腳,準備再踏下時。夜狼躍開,拾起小刀。
 
「他會發怒嗎?」我望著夜狼,他的樣子……意外地十分平靜。
 
平靜得讓人可怕。
 
突然一撲,刀一舞——
 
「呼——鏗——」盾牌依然擋住,可是上面被劃了一道很深的刀痕。
 


這一下,力度明顯加大了。
 
再擋幾刀,盾牌肯定會報廢。
 
不過,夜狼卻把小刀拋棄,好像很不滿意似的。
 
「有本事,就衝過來!」男人擺出戰鬥架式,挑釁夜狼。
 
但……夜狼忽然四肢著地,向後溜走了。
 


「想逃去那裡?」男人問,追過去。
 
「沙沙——」隨即追入樹林。
 
我握著右劍,跟隨在後。
 
 
由於有大樹屏蔽的關係,樹叢裡更加陰暗。
 
「夜狼……不見了。」


 
「他去了哪裡?」我相信,我和男人同樣心存疑問。
 
「小貓咪,逃走了嗎?」男人大聲問,話語中充滿著挑釁。
 
「嗖——」昏暗中,好像有什麼掠過。
 
「啵——」男人的右臉被打了一拳,隨即舉起盾牌,留意夜狼的動向。
 
「啵——」擋住了突如其來的一拳。
 
「嗖——嗖——」夜狼的移動速度,繼續加快。
 
「啵——」一拳打中男人的後腦。「嗖——」又再消失。
 


他是怎麼辦到的?
 
當男人轉身後,背部又被打了一拳。
 
我望著他,他就像當日在地底跟夜狼對打的我,完全摸不著他的進攻門路。
 
想到這裡……我明白了。夜狼在利用樹幹!
 
「嗖嗖——啵——嗖——啵——嗖嗖——啵——嗖——啵——」
 
男人不斷被打。不規則的拳從四面八襲來,一時無力招架。
 
夜狼先全速躍向樹幹,雙腳用力反彈,中途揮一拳後,再利用對面的樹幹進行反彈,隨即再揮一拳。
 
如是者,不斷從樹幹中彈來彈去,速度不斷加快。


 
這簡直是當日利用天花反彈的加強版……
 
很可怕……
 
「啵——」男人面部正中一拳,退後幾步,背靠樹幹。
 
他捨棄鞭子,拔出腰間的劍,在戒備。
 
 
四周突然靜下——
 
「怎麼了?你怕嗎?你再飛過來,我肯定將你劈成……」
 
「沙沙——」他頭頂的樹葉被驚動。


 
夜狼從上落下,一手偷走他的頭盔,又消失在樹上。
 
男人隨即警戒上面,不再說話。
 
過了幾秒,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在黑暗中,想跟夜狼搏鬥?哈!」我不禁笑了。
 
「什麼人?」他聽見我的聲音。
 
一陣風呼呼吹過,翻起了地上的葉子,也吹動了樹上的葉。
 
月光,被遮住。突然一片黑暗。
 


「啵啵啵啵——」從聲音判斷,是四拳。
 
「啵——沙沙——」一記重拳把他打了上去,穿過樹頂。
 
他驚恐的樣子逐漸離地。
 
月光再次透進來。
 
「踏、踏、踏。」三步,夜狼從樹幹上到樹頂,隨即一躍,跳到男人的高度。
 
「啵——」夜狼雙手握拳,鎚向男人的背部,把他打落地面。
 
接著,夜狼利用下墜的力量,朝著男人頭部再補一拳。
 
我掩著眼睛……
 
「啵——」
 
戰鬥結束。
 
 
「夜狼。」我叫他。
 
他跑過來,同時戴上頭盔。
 
「你的頭……一定要戴上東西嗎?」我問,可是他不明白。
 
 
突然之間,我覺得剛才的男人很可憐。
 
他一直用言語挑釁,可是夜狼根本聽不明白。
 
夜狼拾回剛才丟棄的小刀,小心地收好。
 
「回城吧。」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