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狼把最後一頭喪屍撕開,丟到城牆下面,再跑過來。
 
「幫幫手……」阿凌說。
 
夜狼把他扯上來。
 
「嗖嗖——」同一秒,兩箭飛向右零的頭顱。
 
「嘖嘖——」右零用左手的盾,把兩箭擋住。
 


太陽,忽然被遮了一下,望上去,是躍起的夜狼。
 
夜狼跳起,纏在右零的頭上,不斷揮拳。
 
趁他分散了注意力,我鬆手、棄劍,逃出巨刀的壓迫。
 
「啵——啵——」兩拳之後,夜狼被右零甩開,跌到我的身旁。
 
「夜狼,你沒事吧?」我問,扶起他。
 


怎料他一手把我推向後面。右手,把頭上的頭盔擲去,丟到一旁,露出野獸般的臉孔。
 
我望著他,他全身的毛髮豎起,咬緊牙關。呼吸時,還會發出野獸的低吼。
 
「夜狼,憤怒了……」我說。
 
「阿牛,你忙你的事吧。」阿凌說,手慢慢摸向腰間的箭筒,扣出兩根箭。
 
「我也想召喚出數以箭萬計的箭!可是暫時只能一根一根地變出來!」
 


「阿牛,你記得當日在場館中,最後是如何射滿一萬箭嗎?」
 
「當然記得,你把一個個裝滿竹箭的木箱,拋上高空,然後叫我……」
 
「沒錯,今次我們調轉吧。」阿凌的箭,已在弦上。
 
「好。」我轉向夜狼,「夜狼,他暫時由你來拖住。」
 
夜狼四肢著地,準備撲過去。
 
「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總之麻煩你了。」
 
 
在夜狼撲過去的瞬間,我一手扯開左手的皮革手套。
 


「當日,翠翠和洋洋兩個傻瓜,為了我可以再次挑戰試練,偷偷去打掃場館,把那個他媽的骯髒、滿佈灰塵的場館清理得一塵不染。」我左手,輕輕的按住額頭。
 
「今日,你們再次支持一下我吧。」我望著無名指上的銀戒指,回憶當日的情景。
 
「木箱。」我閉上左眼,右眼透過中指與無名指之間的隙縫,望向天空。
 
「木箱!」身體漸漸發熱,皮膚溫度急升,開始盪起來。
 
我繼續提升集中度。夜狼戰鬥的聲音,已經消失不見。
 
兩個木箱,由箱底開始,逐漸在空中成形。
 
「嗖嗖——」兩箭飛出。
 
「啵啵——」木箱被擊碎,竹箭紛紛散落,就像當日場館內的箭雨。


 
「還不夠!」我盯著天空,繼續提升集中度。
 
「四個、八個、十二、十六。」十六個木箱出現。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八箭飛出,然後再八箭,全部穿過雲層,衝向天空的木箱。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十六箭全部命中,木箱全部粉碎。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
 
竹箭像雨粉一樣落下,紛紛插中地上的喪屍。
 
 
「還不夠!」箭如果插不中喪屍頭部,根本沒有意義。


 
何況,還有身穿鎧甲的羅馬軍。
 
木箱一定要出現得更高、更遠,增加插下來的貫穿力。
 
此刻,身體已經盪得全身發紅,好像快要燃燒起來……
 
「木箱。」我默念。
 
二十個木箱浮在空中,隨即被穿上雲宵的箭擊破。
 
一場深色的雨,接連在我眼前散落。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
 


「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