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夠了吧……」我鬆開左手,跪在地上。
 
阿凌走過來,望一望外面。
 
「夠了。羅馬軍正在撤退。」他把我扶好,讓我靠著垛子坐下。
 
「現在只剩下一點小事未處理,你坐在這裡,等我一會兒。」
 
我望著阿凌的箭筒,只剩下八根箭。
 


「箭……夠嗎?」把手移向他的箭筒。
 
「夠了。」他抓住我的手,把手移開。「你休息一下吧。」
 
「嗯……」此刻,我快要昏過去。
 
「嗖嗖——」阿凌放出兩箭,向右零跑去。
 
右零巨刀一揮,幾乎把空間劃破,兩箭隨風扯開。
 


可是,阿凌不但沒有減慢步伐,甚至加速前進。
 
「呼——」巨刀再次橫揮。
 
阿凌從下滑去,把頭仰後,剛好避過。
 
「嘖嘖——」兩箭射穿右零的頸子。
 
「糟糕,射偏了……」
 


「啊……」阿凌的胸口被一腳踏住,弓被掃至一旁。
 
「嘖——磁……」右零把巨刀插在阿凌左邊,橫拖過去,想把阿凌斬開兩半。
 
站在後面的夜狼馬上撲上去,從後用雙手穿過下腋,再向上一扣,把右零鎖住。
 
「做得好。」在右零向後仰一仰的瞬間,阿凌轉身逃出,拾弓,向上輕輕一躍。
 
 
「踏踏——」阿凌落在右零的肩上,近距離拉弓瞄準。
 
「今次,我看你怎樣擋開。」最後的四箭,已經對準額頭、眉心、鼻樑、嘴巴。
 
說完,阿凌鬆手、放箭。
 


 
「嘖嘖嘖嘖——」四箭插穿頭部,右零向後倒下。
 
「伏」一聲,倒在地上。
 
 
 
我站起來,跌跌碰碰地走過去。
 
「你休息一下吧。」阿凌過來扶住我。
 
「你等等……」我謝絕他的好意。
 
我跪在屍身旁邊,用仍然通紅的左手,掩住右零的雙眼。
 


「右零將軍,安息吧。」慢慢地,把他的眼睛合上。
 
「可以了嗎?」阿凌想把我扶起。
 
 
突然——
 
一股寒氣失控地由內而外地迫出,想要抗衡剛烈的熱氣。
 
「啊……」我發出痛苦的呻吟……
 
「噗噗——」心臟猛烈地跳動,頭暈一暈。
 
我右手掩著心臟,左手扶住額頭。
 


「你的皮膚很盪!你沒事吧?」阿凌摸一摸我的額頭,焦急地問。夜狼也緊張地蹲在旁邊。
 
「很冷……」我抖震地說,牙齒正冷得發抖。
 
視線黑一黑,意識即將消失……
 
「冷?怎麼可能?你皮膚明明很熱。」阿凌抓緊我的手說。
 
「我內臟……好像……要結冰……」呼吸非常急速。
 
「阿牛,你要撑住!」海大叔走到我的旁邊說。
 
「我……」手腳放軟,眼睛無力地合上。
 
 


接著,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