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黑暗,這是一片空曠的黑暗。
 
在黑暗中,我什麼也看不見,卻可以隨意走動。
 
我不斷跑不斷叫,但任我如何跑動、大叫,都不會疲累和氣喘。
 
「這是什麼地方?」
 


糟糕的是,縱使我跑了很長時候,叫了無數次,四周都沒有改變,沒有任何光線和回音出現。
 
「我死了嗎?」我盡力回憶之前做過的事,但沒有用,我好像沒有進入這裡之前的記憶。
 
在這無限長的時間裡,散步成了我唯一可做的事,所以我整天都走來走去,期待能走出這片黑暗。
 
「期待能走黑暗?你為什麼要走出去?」腦海中有一把聲音問我。
 
「我不知道,只感覺有人希望我可以甦醒過來。」
 


「慢著。甦醒?我現在……正在昏迷嗎?」想到這裡,我的頭忽然撞到牆壁。
 
「哎呀……」頭很痛。我右手按住額頭,左手摸在冰冷的牆壁上。
 
忽然,左右有火光亮起。
 
兩把火炬,照亮了兩個牆角。我慢慢轉身……
 
嘩,眼前出現了八、九個奇怪的人,他們圍著一張石床轉圈,跳著奇怪的舞。
 


石床上面,躺了一個男人。他正被四個用粉紅色紗布蒙面的少女按住手腳。
漸漸地,少女們閉上眼睛,開始念一些類似咒文的詞。
 
在念咒聲中,我走過去……
 
「他……是我?」床上的人,是我!
 
他慢慢睜開眼睛,看見四個少女的臉後,突然尖叫一聲,又昏迷過去,身體漸漸消失。
 
「啊!」我好像記起了什麼。
 
「這是我之前發過的夢,最後我被變成沒有牙齒、右眼流出血淚的小鬼樣子嚇醒。」
 
左右忽然有人按住我的肩膀。
 


「你們想幹什麼?」我問。
 
「喂喂,不要亂來!」其中三個少女轉身望向我。她們都變得血肉模糊,一副喪屍的樣子。
 
「哈哈……」有一個在咧嘴大笑,笑的時候,牙齒一顆一顆地掉下來。有一個伸出長長的舌頭,來舔我的頸子。舔過之處都流下鮮紅的血液。第三個人拾起地上的牙齒。
 
「你你……你想做什麼?」我抖震地問。
 
「啊……」她一手把牙齒塞進我的嘴巴,強迫我吞下。
 
舌下之後,她們撲過來,瘋狂地噬咬我每一吋的肉。
 
「不要咬我!不要咬我!」我連忙掙脫,揮拳亂打,可是連雙手的肉都被咬去。
 
「嘩!」我彈了起床。


 
 
陽光從床邊的窗戶透進來。
 
「呼……呼……是……是夢嗎?很恐怖……」我喘著氣,翻開被子。
 
「咦?呼……呼……」羅紗在被子裡熟睡。
 
我望望四周,這是一間簡陋的房子,桌子上放了幾個水杯,還有一些麵包,地上有幾袋行李。望出窗外,很高……這是三樓還是四樓?
 
往下望去,這裡很熱鬧,但肯定不是尼恩城。
 
「你終於醒來了嗎?」羅莎張開眼睛問。她的衣著非常樸素,不是以往隨性的薄莎裝、白珍珠色的睡衣,或者高質的皮革軍服。
 
「這是什麼地方?我昏迷了多久?」我心急問,滿額大汗。


 
「你冷靜點。」她伸手,想抹去我的汗。
 
「我明明正在戰場上殺敵……」我抓住她的手,「阿鷹被壓制,磨拳、擦掌衝到最接近投石機的位置……」
 
「接著……」
 
「你在……說什麼?」羅莎驚恐地問。
 
「你答我,戰況如何?」我用力抓住她的手不放。
 
「你明明知道的,為什麼要問?」
 
「我知道?」
 


「當晚的戰鬥結束之後,第二天,你不是回來了嗎?」
 
「我回來了?怎麼我沒有印象?我只記得大家正衝向投石機……你告訴我,我們成功破壞投石機嗎?」
 
「成功。」
 
「太好了!」
 
「不過當晚你帶上的人,全部都死了。」羅莎說。
 
「怎麼……可能?」
 
一時之間,接受不了她口中的現實。
 
「你……失去了當日的記憶?」羅莎凝重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