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望著羅莎,她似乎很喜歡這份工作。
 
「是因為花嗎?還是因為離開了尼恩城?」
 
「記得在開戰之前,在花海裡替她戴上王族戒指當晚,她曾經哭泣。」
 
「她說,花園裡的種子都是媽媽在冒險的時候搜集回來的,又說想當一個男人,好像很渴望離開莊園似的。」
 
想到這裡,我覺得羅莎真的很考順,她從來只說要繼承家族,沒有說過要出去闖盪、冒險之類。
 


現在,她沒有身分的束縛,總算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了。
 
「哎呀,弄錯了。」羅莎說,把花圈解開,又重新弄過。
 
也許對她來說,以往不能體驗的平民生活,也充滿趣味。
 
「今天,是你第一天工作,你好好記住吧。」
 
我也用眼睛,把這一刻記住。
 


 
然後轉身,望向宏大的圖書館。
 
圖書館至少有十米高,長方形的大門外有四根石柱,撐住平平的屋頂。
 
我走進去,裡面還有人在裝修,但圖書基本上已經放好,也有一個穿著長袍的女性坐在櫃位上。
 
看上去,她的年齡跟我差不多。長袍的款式跟外面的小孩子一樣,以白色為主。
 
「你是來借書嗎?」她突然開口,表情很冰冷。


 
「不,我只是有點好奇,想參觀一下而已。」
 
「請問……方便嗎?」我有點不好意思。
 
「可以,但要先登記名字。你叫?」
 
「我叫阿牛。」
 
她把我的名字寫下,拿出一條紅色的圍巾。
 
「歡迎來到雅典娜圖書館。」她站起來,擠出彊硬的笑容。
 
「其實……雅典娜是什麼?」我問。
 


「雅典娜,在你們羅馬人的口中,就是密涅瓦。」她把圍巾繞過後頸,放在胸前,長及大腿。
 
「密涅瓦?」
 
「你不認識嗎?」
 
「完全沒有聽過。」我爽快地回答。
 
「你跟我來!」她迅速走開。
 
「哦。」我追上。
 
她帶我穿過幾個書架,去到一幅壁畫面前。
 
「祂就是雅典娜。」她指著壁畫的一個女人說。


 
「原來是個女人,你早說嘛。」
 
「放肆!竟然用這種大不敬的說法來稱呼女神大人。」
 
「女神?」
 
「沒錯,祂就是象徵智慧與和平的戰爭之神雅典娜。」
 
「女神擁有智慧,我可以理解。但象徵和平,又是戰爭之神……這不是矛盾嗎?」我想不通。
 
「你們對於雅典娜的認識太少了。我們就是為了傳播知識,以及提高羅馬人對祂的認知,才四處建造圖書館。」她說。
 
「你……還未答我的問題。」
 


「雅典娜擁有智慧,即使遇上戰爭,也可以和平地解決,所以她才象徵智慧與和平。」她自豪地說,「跟另一位戰爭之神完全不同。」
 
「另一位戰爭之神?」
 
「阿瑞斯。你有沒有聽過?在羅馬的名字好像是……」她在苦思,「啊!馬斯,你們都稱他為戰神馬斯。」
 
我搖搖頭。
 
「你真的是羅馬人嗎?」她驚訝地問。
 
這個問題自賢德在森林問過之後,已經很久沒有出現。
 
想不到,今天會在圖書館裡,被不認識的人問到。
 
「我在一次意外中失去所有記憶,所以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是嗎……」她好像不相信。
 
「你呢?你們是從哪裡來的?」我主動問。
 
「希臘的雅典城。」
 
「希臘?」
 
「嗯,雖然希臘已成為羅馬的一部分,但你們還是很歡迎我們這種團體的。」
 
「你們是?」
 
「我們是雅典娜祭司團。」她自我介紹,「我叫希娜,希望的希,雅典娜的娜,是一位女祭司。」
 
「希娜。」我把名字記住,「我很好奇……外面的小朋友,都是你們從雅典城帶來的嗎?」
 
「當然不是。他們都是從不同地方招收回來的,大部分都很窮困、居住環境惡劣,有些連衣服、食物都沒有。」她嘆息,「更不用說讀書的機會。」
 
「你們會提供這些機會?」
 
「當然會,我們還會訓練他們自立,長大後即使不留在祭司團,仍可以自力更生。所以我才說,羅馬是很歡迎我們的。」
 
「聽上去,好像很不錯。」
 
「當然不錯。讓小孩在一個和平、豐足的環境下成長,是祂最希望見到的。」希娜望著壁畫說。
 
「他們又乖又懂事,應該很幫得手吧。」我說。
 
「一部分而已,大多都很頑皮的。」
 
「是嗎?我見其中一個男孩,非常有禮貌,又會教人織花圈。很乖啊!」
 
「我知道,你指『曼斗』。他是被媽媽送來的,是這群小孩子當中最懂事的一個。」
 
「曼斗?他幾歲?」我想起了一個人。
 
「五歲。聽說他臨走前答應了媽媽會做一個乖孩子,努力讀書,將來賺很多錢給媽媽用。」
 
「五歲……你們是在哪裡收他回來的?」我緊張地問。
 
「尼恩城的貧民窟。只可惜在尼恩城沒有找到適合的地方建設圖書館,否則……」
 
她不斷地說話,但我已經聽不進去。
 
此刻,我只想著一個人,就是曼娟。
 
「曼娟啊,我可能……遇到你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