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吱——」門再次打開。
 
「你也出去。」夜狼被推了出來。
 
「啵——咔嚓——」門再被鎖上。
 
夜狼望著我,我望著他,面面相覷。
 
然後他就走了。
 


過了不久,海大叔從房間出來,經樓梯向下走去。離開時,他手裡仍握著一瓶藥物,似乎想調查一下。
`
「換好了。」羅莎說,打開門。
 
她穿著簡單的白色上衣,下身是褐色的裙子,手提著一個小籃子。
 
「出發。」她說,走向大街。
 
 
羅莎在大街上走著,不時留意兩旁的花朵。


 
我望一望,的確很漂亮。每間房子的外牆都有花朵裝飾,有的是簡單地掛上幾盆盆栽,有的會用花朵織成圓形、心形的花圈。
 
「你要去幹什麼?會不會有危險?」我跟著她問,她走得很快。
 
「我只不過是去幫忙織花圈,不會有危險的。」
 
「你今天……要做到什麼時候?」
 
「工作六小時左右。」她說,又嗅嗅其中一朵花的香氣。


 
「這些花……不會凋謝嗎?」
 
「聽說這幾種花的開花時間很長,可以保持一段時間。」她繼續前進。
 
「去哪裡織?」我問。
 
「圖書館旁邊的攤位。」
 
「什麼?」我問,又跟著她轉角。
 
「到了。」羅莎突然停下,停在一個有很多小孩子和婦女的地方。
 
這裡的小孩子都穿著一式一樣的長袍,長袍以白色為主,只在背後有一間長長的紅色,紅色由頸口拉至腳邊。另外,他們都戴上花圈,十分可愛。
 


婦女方面,她們都在編織花圈之類的花飾,織好之後遞給負責布置的男人,由他們把花飾掛在圖書館的外牆上。
 
「雅典娜圖書館……」我讀出圖書館的名字。
 
「姐姐,你是來幫忙的嗎?」有個很可愛的小男孩,拿著幾個花圈走過來。
 
「是啊。」羅莎彎腰,摸摸他的頭。
 
「請跟我到這邊。」男孩有禮地請她進去。
 
「好的。」羅莎微笑地說,跟著男孩到攤位裡坐下。
 
「我去拿一些花給你。請你稍等一下。」男孩有禮地點頭,然後提著小籃子走開。
 
我走向羅莎的位置。


 
「你不用擔心,我只是工作一天而已,工錢很多的。」
 
「真的……沒問題嗎?」我擔心。
 
「沒問題的。我問過了,是因為建造這所圖書館的團體,要趕著離開,所以才請人趕工。」羅莎撥一撥手,「你四處走走吧。」
 
小男孩把一籃子的花放到桌子旁邊,然後教她該如何製作。
 
「傍晚我再來接你。」我說。
 
「好。」她說,又繼續聆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