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總會發生令人印象深刻的事。
 
羅莎,你在等我嗎?
 
工作了一天,是不是覺得很滿足?
 
「上去。」我被人推了一下,踏上梯級,上圖書館的二樓。
 
想不到,原來圖書館下面,也會有地牢的。
 


「叩叩——」男人敲門。
 
「咔嚓——」門被拉開,是希娜。她的黑髮有點自然的卷曲,長度剛好過肩。
 
「坐下!」我被推到一張椅子前。
 
這個房間不太,只有一張長方形木桌和兩張椅子。
 
「你好。」坐在我對面的,是一位穿著白色長袍的老婆婆。她的笑容很慈祥,白髮斑斑的頭部,剛好遮住了半個窗子。
 


「你好。」我微微點頭,坐下。
 
「年輕人,請你不要介意,因為最近治安比較差,所以我們對於可疑的人特別敏感。」
 
「可以解開手扣嗎?」我遞起雙手。
 
「很抱歉,暫時不可以。」她友善地拒絕。
 
「最近的治安……很差嗎?」我好奇。
 


「你不知道?最近很多奴隸從主人手上逃脫,然後四處犯案,無惡不作。」
 
「他們肯定是被壓迫得太久,才一時想歪而已。」
 
「你又知?」
 
「我……」我無言以對。
 
「小伙子,你似乎很替奴隸說話。你也是奴隸嗎?」剛才滿臉鬍子的人問。
 
這個男人,鬍子和短髮都是棕色的。看上去,大約三十多歲,非常壯健。
 
補充一點,雖然他滿臉鬍子,但都不長,顯然有打理過。
 
「我不是奴隸。」我拋下一句,便把視線收回。


 
「你叫阿牛?」老婆婆問。
 
「沒錯。」
 
「我是雅典娜祭司團的祭司長。在這裡,我的資歷最高。」她自我介紹,「我叫『可潔』,她們都叫我祭司婆婆。」祭司婆婆指向身旁的幾位女祭司。
 
「這幾位都是自少便侍奉雅典娜女神的祭司。她們跟外面的小孩子一樣,是我在不同地方招收回來的。」她指的人當中,包括希娜。
 
「祭司……其實是幹什麼的?」我忍不住問。
 
「不好意思,我說話比較俗……請祭司婆婆不要介意。」
 
「我不會介意。其實祭司主要的工作,就是替人民祈福。有的會向神明祈求豐收,有的在戰爭時會祈求勝利。而本團主要是祈求和平和智慧,能夠降臨到每一位人民身上。」
 


「似乎是很有意義的工作。」
 
「你有興趣嗎?可惜我們是女祭司團,只會招募女性。」
 
「那……他們是什麼人?」我指向身旁的大漢。
 
「他們是我們顧用的傭兵團,負責護送我們到羅馬城。」她指向鬍子男人,「這個有很多鬍子的叫『胡夫』,是傭兵團的首領。」
 
他向我招一招手。
 
「我們自我介紹完,接著便到你了。」祭司婆婆說。
 
「你們想知什麼?」我問。
 
「你有沒有殺過人?」她單刀直問。


 
「有關係嗎?」
 
「當然有。我感受到,你身上的戾氣很重。」
 
「你還是乖乖回答問題吧。」胡夫說,露出了腰間的刀。
 
其餘的手下,腰間都掛著一柄刀。
 
「有殺過……」我猶疑地數一數。
 
「多少個?」婆婆的眼睛很銳利,好像看透了我每一個想法似的。
 
「四個。」我數一數,分別是士兵長,以及三個騎兵,合共四個。
 


事實上,我其餘殺的都是喪屍。
 
「你肯定?」
 
「我記得的只有四個。」由於失憶,所以我不知道殺了騎兵之後,還殺了多少人。
 
「其他呢?你殺完人,連數量都記不住嗎?」胡夫嚴厲地問。
 
「不是這樣的。我是因為失憶,所以才不記得而已。」
 
「失憶?誰會信你?」他問,明顯不相信我的話。
 
「為什麼要殺人?」祭司婆婆打住他。
 
「因為情況危急,我不得不殺人。」
 
「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應該殺人!」希娜在旁指責。
 
「希娜,不能無禮。」婆婆說。
 
「你上過戰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