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艘船約三十米長,寬約十米,看上去有點胖胖的感覺。
 
此刻,我和羅莎正躺在船尾的甲板上,享受晨早的陽光。
 
柔軟的海風吹著,我和羅莎都不想說話。最近,每隔幾天就要打一次,可以舒服地涼著海風,無疑是一件人生樂事。
 
原本,的確是這樣的。
 
「海鷗啊!」小孩子興奮地尖叫,跑來跑去。
 


開船後三十分鐘,一隻海鷗站在船邊的木牆上,吸引了小孩子的注意。
 
這時候,甲板上的水手正在休息,由船艙內的水手接力。
 
船上由「一、二、一、二……」的划船號令,換成小孩子的「歡笑聲」。
 
「飛走了……」小孩子失望地說。過了幾秒,又開始發掘其他新事物。
 
夜狼由於不喜歡陽光,又有點眼睏,所以躲在船艙睡覺。
 


「這裡的海風是多麼的清爽,這裡的風景是多麼的秀麗,大海啊……」曼斗在念不知哪裡來的詩集,充滿著文人氣息。
 
「好嘈吵……」這就是結論。
 
 
「有沒有人要剪頭髮?」換上乾身衣服的希娜說,她手上是一柄剪刀。
 
「我!」、「我要!」、「我啊!」
 
「好好好,過來這邊!」希娜帶小孩子去船頭。


 
「我先!」、「我明明快你一步!」、「上次你先,今次到我!」小孩子在爭先恐後。
 
「好煩……你們可不可以走快一點?」我心裡說。
 
「小孩子都走了……」羅莎說。
 
「由他吧。」我恨不得他們走快一點。
 
「不行。」羅莎起來,追了上去。
 
我唯有跟著她。
 
只見小孩子全都安靜下來,坐在甲板上,焦點都集中在一個坐在椅子上的男孩。
 


他正被希娜姐姐剪頭髮。
 
「似乎希娜很會應付小孩,把他們治得很乖巧。」
 
「有女孩子想學紮頭髮嗎?」羅莎突然呼喚孩子,然後拿出一條銀色的幼絲帶,把長長的頭髮束起。
 
幾秒之後,腦勺的位置多了一條馬尾。羅莎隨即用手指將馬尾抓鬆,然後扭兩下,再繞一圈,紮好。
 
轉眼間,她便把長長的直髮,紮成一個髻。露出了原本被頭髮披著的、透白的頸子。最後,她調整一下兩側的頭髮,將束馬尾時扯得太緊的頭髮拉鬆。
 
「這個姐姐很漂亮!很像公主。」有女孩子回頭說。
 
「我要學!」、「我也要學!」幾個女孩子湧過來。
 
「想學的人全部乖乖坐下,說話之前要先舉手。」羅莎吩咐。


 
全部女孩子都靜靜地坐了下來。
 
「很厲害……」我心裡讚嘆。不,簡直是佩服了。
 
「姐姐……」一個原本輪到他剪頭髮的男孩走過來。
 
「怎麼了?」羅莎問,她正教一個女孩子紮辮子。
 
「請問……我也可以紮辮子嗎?」他羞怯地問。惹來在場的女孩大笑。
 
「當然可以!」羅莎毫不猶疑地回答。
 
「但……會不會很奇怪?」
 


「不會。」她說,又轉向我,「你給我去叫夜狼過來!」
 
「哦……」我答應,雖然不知她想幹什麼。
 
由於船頭有神像,實在太危險的緣故,我選擇回到船尾,打開甲板上船板,進入船艙。
 
「夜狼。」我搖搖他。他正戴著俊男面具睡覺。
 
「夜狼。」我再叫他。他側一側身,便繼續睡覺。
 
「羅莎有危險!」我在他耳邊說。
 
他馬上睜開眼睛,衝了出去。
 
「唉……」我搖搖頭,慢慢地走上甲板。


 
回到船頭,夜狼正坐在椅子上,任羅莎來替他設計髮型。
 
「白色頭髮,很帥啊!」女孩子說。
 
「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另一個女孩子說。
 
羅莎先將夜狼的頭髮抓向後面,耳朵兩邊的鬢髮亦繞過耳朵,拉到後面去。
 
接著,她在夜狼左耳上一點的位置,選了兩束頭髮,並將之打轉,形成一條幼辮,再叫夜狼按住。
 
之後,她在幼辮上一點的位置,再選兩束頭髮,結成一樣的幼辮。
 
最後,羅莎用一條黑色的幼髮帶,將兩條幼辮連同其他頭髮一拼束起,在腦勺的位置紮成一條短辮。經調整後,帥氣的夜狼就此誕生。
 
整個過程,夜狼都不敢亂動……
 
「我也要紮這款!」剛才的男孩說。
 
「等等,你想學,就要先排隊。」
 
「好啊,姐姐……」
 
「我叫羅莎姐姐。」羅莎介紹自己。
 
「羅莎姐姐。」男孩試叫一聲,開心地坐下。
 
我望著希娜那邊,又有幾個男孩決定不剪頭髮,說要留長一點什麼的,氣得她面都紅了。
 
轉頭,她怒瞪著我……
 
「嗚……嗚……」一個女孩,伸出小手,想跟夜狼握手的時候,被他一手打開。女孩當場痛哭流淚。
 
夜狼一下子打痛了女孩的手,也打痛了她的心。
 
「啪——」他馬上就被羅莎教訓了。
 
望著眼前的混亂情景……我還是落船艙算了。
 
 
回到船艙,船身有多個拳頭大的正方形小洞,可以用來窺探海面的情況。
 
當然,有需要時,可以輕輕地拉一下旁邊的木板,把小洞封住。
 
「阿魯。」我叫面前的一個男人。他是剛才在海盜船上跪地求饒的舊部下。由於有幾天的航海經驗,因此選用他為海上顧問。
 
至於控制一眾水手的人,仍是傭兵隊首領——胡夫。
 
「大將軍。」阿魯回應。
 
「不要叫我大將軍了,你知道的,起義軍已經……」
 
「那……找我有事?」
 
「我想問,為什麼大家都停手了?」我指著一眾水手。
 
「因為我們即將進入大漩渦區。」他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