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斗回來之後,我去廚房拿了兩串牛肉、一碗熱湯,用盤子端到甲板上。
 
此刻,阿賢正坐在船尾,獨自地被海風吹著。
 
我走到他背後約四米的位置。
 
「阿賢,你肚子餓了嗎?」我笑笑地問,學他把眼睛瞇成一線。
 
「餓啊,非常肚餓!這是你特意拿給我的嗎?」他欣起地轉身,想走過來。
 


「別動!你走過來,我就一口把牛肉吃掉!」我警告他。
 
「你……想怎樣?」他笑笑地說。
 
「收起你的笑臉,然後坐下,回答我的問題!」我拿起一串牛肉要脅。
 
「為什麼我不准笑?」他笑說。
 
「因為你笑的時候,說的話不可信。」我一口吃掉竹籤上,最出面的一塊牛肉。
 


「你……」
 
「這是你笑的懲罰。」我無情地說。
 
「你到底想……玩什麼?」他問。
 
「你放心,我只是想你乖乖地回答問題。」
 
「總之,你每答我一條問題,我就給你一塊牛肉。全部答對,這碗肉湯就是你的。」我說,坐在他的對面,把盤子放在甲板上。
 


現在,牛肉只剩餘九塊。
 
「好!你問吧。」他收起笑臉,坐在地上。
 
「你是不是馬塞盧斯劇場的老闆?是不是真的打算給可麗一個演出機會?」我問。
 
「這是兩個問題。」
 
我開張口,作勢要再吃一塊。
 
「我是劇場老闆,真的打算讓她參與舞台演出。」阿賢馬上回答。
 
「好。」我拆一塊牛肉,放在碟子上,再推碟子過去。
 
他接住,拿起碟子,一口將牛肉吞掉。


 
「嗯,好味,正!」吃完,用姆指抹走嘴角的肉汁,再含入口中。
 
「為什麼你要找可麗當演員?而且馬塞盧斯劇場是什麼?」我快速地問。
 
「因為她的頭髮偏紅,十分搶眼,適合擔當重要角色。至於馬塞盧斯劇場,是羅馬城入面,最大型的劇場。」他合作又快速地答完,把碟子拋回來。
 
我接住,又拆一塊牛肉到碟子上,推給他。
 
「羅馬城的人都喜歡看戲劇嗎?」我問。
 
「看戲劇,是羅馬城的四大娛樂之一。」接住,吃完,又把碟子拋回來。
 
「什麼是四大娛樂?」又拆下一塊牛肉,把碟子推給他。
 


「竟然未聽過?你真的是羅馬人嗎?」他一口把牛肉吞下。
 
「廢話少說,答我。」
 
「羅馬城內有四大建築,一是最大享受——『羅馬公共浴場』。」他說,把碟子拋回來。
 
「不就是洗澡嗎?」我問,把第一串的最後一塊放在碟子上。
 
「今次,我要四塊!」他強調。
 
「好。前提是你認真地回答。」
 
「沒問題。」他的態度,前所未有地合作。
 
「首先,泡澡本來就是一件很放鬆的的事情。在公共浴場內,更是一種高級的享受。它設置了蒸氣室,讓人先出汗,除去身上的污垢。」


 
「然後設有熱水池、溫水池和冷水池,一般會按熱、溫、冷的順序入浴。最後,還可以去聊天室、圖書館或者到公園散步。某程度上,這是一個大型休閒場所。」
 
「第二種呢?」我問,拆四塊牛肉到碟子上。
 
「第二種是有『笑聲工場』之稱的『馬塞盧斯劇場』。」他說。
 
「我接手之前,一直以演出默劇、喜劇為主。有時候,演員會戴上面具,做出滑稽的動作,逗大家開心。所以大家來到劇場,都是為了大笑一頓。基本上,那是一個讓大家獲得最多歡笑的地方。」
 
「似乎是個很快樂的地方。」我說。
 
「沒錯。我接手之前,一直都是這樣的。」
 
阿賢說這句話的時候,完全沒有笑意。
 


「你接手後,有何打算?」我問。
 
「沒有打算。」他說,似乎不願意透露更多。
 
「第三種呢?」我問。
 
「男人的天堂——性域。」
 
「聖域?」我問。
 
「它是紅燈區,裡面有一條條佈滿妓院的街道。那是妓女最密集的地方,什麼類型、什麼服務都有,令人欲仙欲死。」他異常興起地說。
 
「嘩……那肯定是最受歡迎的娛樂場所!」
 
「你錯了,那裡也是最高消費的地方。沒有錢,別旨意有什麼服務。」他風騷地說。
 
「你好像很熟悉似的,統統都去過了嗎?」我問。
 
「當然。」他毫不猶疑地回答。
 
不愧是花花公子……
 
「最後一種呢?」我問。
 
說實話,我已經對這個話題生厭,準備把碟子推過去,再問其他問題。
 
「留心。」他啪一下手指,吸引我的注意。
 
「第四種是羅馬最頂級的娛樂,入場人數遠超其餘三大地方。」
 
「那是?」我嚥一嚥口水,屏息以待。
 
「它就是最讓人為之瘋狂的娛樂場所——羅馬鬥獸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