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放的箭?」森向著閘門大叫。
 
一個身影漸漸出現。
 
「你是……」森遲疑了。
 
「阿達?」森問。一個壯健的男人步出閘門,從陰暗踏入陽光。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森問。
 


「朋友,今天我是來阻止你贏的。」一個拿著弓、背著箭的男人說。
 
「為什麼?」森問。
 
「我的老婆和女兒都被抓住了。所以……很抱歉。」阿達用手背抹一抹嘴角,拋開一個小藥瓶。
 
望著被拋開的藥瓶,我也呆了。
 
這個叫阿達的男人,將會變成喪屍。
 


「值得嗎?為了她們而犧牲自己和朋友的性命。」
 
「值得。所以對不起。為了她們,請你去死吧。」阿達說,舉起弓。
 
「可以讓我先放下妻子和兒子嗎?」森請求。
 
阿達微微點頭。
 
森慢慢地走到牆邊,將妻子和兒子放下。放下時,兒子抓住爸爸的手不放。
 


「放心,爸爸很快就會回來。」森溫柔地甩下兒子的手,然後轉身,掏出血色的餐刀。
 
「來吧。」森大吼一聲,站到阿達面前。
 
阿達舉弓、抽箭。森隨即往左跑。
 
「嗖——」一箭飛出,森剛好避過。
 
之後幾箭,都與森擦身而過,留下淺淺的皮外傷。
 
我在觀眾席上,愈看愈痛心。
 
他根本沒有埋身肉搏的機會!
 
「我有什麼可以幫助他嗎?」我問阿賢。


 
「沒有。」阿賢直接搖頭。
 
「祈禱吧。看看神會不會打救他。」過了幾秒,阿賢說。
 
「祈……禱?」
 
「你不會連祈禱是什麼都不知道吧。」阿賢不好氣地說。在他眼中,我幾乎是一個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愛問一遍的人。
 
「我明白了。」
 
「你真的明白?」
 
「嗯。」我用雙眼盯著森,將注意力集中在森身上。
 


與其靠神眷顧,不如靠自己改變!
 
再說了……
 
神,就坐在這裡。
 
「嗖——嗖——」阿達愈射愈快,竹箭接二連三地飛出。
 
森彎腰避過一箭,再滾地避過第二箭。
 
「好熱。」我說,感覺自己愈來愈熱。
 
「喂,你想幹什麼?」阿賢緊張地問,抓住我的手,「你的手愈來愈冷!」
 
事實上,我骨子裡在發熱,可是皮肉不斷降溫,壓制住我體內想擴散的熱氣。


 
外冷內熱……這是我運用另一種神力的狀態?
 
很難受!但我不忍心眼白白望著他枉死,他還有兒子要照顧!
 
「聽說我可以召喚武器,我……我想試下。」我回答阿賢。
 
「你不怕被人發現嗎?肯定會引起關注,甚至騷亂!」阿賢盡力勸止。
 
「不會被人發現的。」我說,用左手掩著左眼。因為雙眼的視野太闊了,我要收窄視野,將注意力更加準確、更加集中在一點。
 
「嗖嗖——」兩箭飛出,森躍起避過。
 
可是,下一箭的箭頭,已經瞄準他的落點。
 


我索性閉上左眼,左手掩住右眼的一部分。
 
「你到底想幹什麼?」阿賢問。
 
現在,右眼僅透過中指和無名指之間的隙縫,牢牢地盯著森。
 
「嗖——」一箭飛出,直衝向森的心臟。
 
「刀!」我在內心吶喊,將集中力層層提升——
 
出現。
 
「噹——」箭頭被橫貼在心臟位置的銀色小刀擋住了。
 
擋完之後,小刀消失,不留一點痕跡。
 
阿賢望著我。
 
「沒辦法,我好像只能召喚出武器。」眼睛仍然盯著。
 
森落地後,非常疑惑,摸摸胸口。然而,上面的小刀已經不見。
 
他握緊刀,直線衝向阿達。
 
「嗖嗖——」阿達放出兩箭。
 
森不閃不躲,繼續加速衝過去。
 
「噹噹——」兩柄分別出現在胸前和腹部的小刀,剛好擋住了兩箭。
 
「你是怎樣做到的?」阿達驚訝地問。
 
森沒有回話,兩人只距離兩米。
 
阿達反而微笑。
 
「嘖——」森用餐刀一刺,刺穿阿達的喉嚨。
 
「你為什麼……不避開?」森縮手。
 
「森……不要怪我……」阿達放低弓,抓住森縮開的手,眼睛望向阿心的頭部。
 
「我不怪你。」
 
「我最後……有事要拜託……」
 
「你說吧,你一直待我如親生兄弟。只要是你說的,我一定替你辦到。」森說。
 
「可是……我不記得……是什麼事了。」
 
這句可笑的話,引起場邊的人咯咯發笑。
 
「我知道。」森說,扶住阿達,「是老婆和女兒。」
 
「我有老婆和女兒?怎麼我……沒有印象?」他腦部的記憶已經受到侵害。
 
「放心吧,我不會讓她們吃苦的。」森不忍再望著他。
 
「真的嗎?」
 
「真的。我還要請教她們……怎樣照顧小孩呢。」森揚起牽強的笑容,淚又想落下。
 
「那就……好了。」
 
阿達說完,森把餐刀抽出。
 
「嘖——」血隨著餐刀湧出。
 
「……」阿達想繼續說話,但聲帶已經受到損害。
 
「不用說了,我都明白。」森掩住阿達的眼睛。
 
「嘖——」再補上一刀,將阿達殺死。
 
「謝謝你……森,好兄……弟……」森將餐刀抽出後,阿達倒在地上。
 
大部分人見到這樣的情況,都發出噓聲。
 
 
接著,森背著兒子,將妻子的屍體抱出。
 
「躂——」踏進閘門後。閘門緩緩關上,發出刺耳的金屬磨擦聲。
 
同時,靜靜地,一塊巨大的半透明木板呈現空中。
 
「You Win」六個字母,默默地呈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