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選小靜?好吧……」露露媽說,鬆開手。
 
「小靜,不要給我添亂子!」吩咐完畢,帶著其餘四人出去。
 
關上門後,小靜兩手放腰後,一步步靠近我。她走路的時候,會避免踩到散佈在地上的燭光。
 
我望著她,她穿著一件半透明的淺粉紅色露肩背心,可以隱約見到她的黑色內衣。然而,背心連接著一條實色的小裙子,可愛中帶點性感。
 
「你叫阿牛嗎?」小靜問。兩條肩帶是粉紅色的。
 


她坐下後,由於裙子太短,大腿幾乎完全露出,所以用手拉著。
 
「是啊。不過,也有人叫我做阿俊。」我想起了,原來她是跟今早馬斯神殿中的奇怪女孩有點相似。
 
怪不得這麼面熟。
 
那個的奇怪女孩好像叫……
 
叫什麼呢?好像……
 


啊,小雅!
 
「那我叫你俊牛吧!」她突然嬌氣地說。
 
「會不會不太好……」又收斂回去。
 
「名字什麼的,沒所謂。」我說,俯身托起酒杯。
 
「那麼……俊牛,你要什麼服務?」她羞怯地問,一鬆手,裙子又往上跑,又抓住。
 


「讓我想想。」我把酒杯移近嘴邊,輕酌一口。
 
看見我喝酒,小靜又慌起來。
 
「對不起,剛才弄污了你的衣服。」她用手巾,印印酒漬的位置。
 
「不要緊。」我停住她,放下酒杯。
 
「這衣服又不是我的。」我脫下外衣,蓋在她的大腿上。
 
「謝謝。」小靜說。
 
在我思考期間,她沒有打擾我,靜靜地托起酒杯,喝一口。
 
她立即鄒起眉頭。


 
「不好喝嗎?」我問。
 
「我喜歡加蜜糖。」小靜說,打開另一個瓶子。
 
「原來這是蜜糖。」我這才發現。
 
「你要不要試試?」她把食指伸進瓶子,沾上蜜糖。
 
「試試也好。」我答。
 
下一秒,她就把食指伸進我的口中。
 
「甜嗎?」她問。
 


「甜……」我含著她的手指答。
 
她收起手指,把蜜糖倒進我倆的酒杯中。
 
「完成!西瓜蜜糖葡萄酒。」小靜說,把酒杯還給我。
 
這是甜品?
 
「好喝。」我接過後,連瓜肉一起喝下。
 
「俊牛,你想好要什麼服務了嗎?」小靜問。
 
「我想問,我指名了你,你最少要陪我多久?」我問。
 
「你想我走嗎?」她驚慌起來,「這麼快……我一定會被露露媽罵死的。」


 
「不是你有問題,只是我有地方想去而已。」我安慰她說。
 
 
望著小靜的可愛服飾,我想起了早上穿破舊衣服的小雅。很奇怪,為什麼她會突然換衣服?而且穿得那麼奇怪。
 
另外,「銀包」到底是什麼?「合照」又是什麼?為何羅莎一打開,就把它丟走呢?
 
我想不到任何合理的原因去解釋羅莎的行為。
 
或者,我應該親眼看一下。
 
「四十分鐘。」小靜輕聲地說,手指不安地亂動。
 
「四十分鐘?」我確認。


 
「嗯。」她輕輕點頭。
 
「你能提供什麼服務?」我正式詢問。
 
「我剛學了……一點跳舞。」她害羞地說。
 
「跳舞?跳吧。」我舉一舉酒杯。
 
小靜勾住我的臂彎,將我拉起。
 
「怎麼了?」我放下酒杯。
 
她拉到到貴賓室的中間,又拉一張椅子過來。
 
「怎麼了?」我再問。
 
「坐下。」她說,把我按下。
 
「可以幫忙打拍子嗎?沒有拍子……有點難跳。」她面露難色,眼睛卻請求地望著我。
 
「可以,但你想要什麼拍子?」我問。
 
「就這樣一拍一拍就可以了。」她示範給我看。
 
「好的,我明白了。開始吧。」
 
「嗯。」小靜解開馬尾,甩兩下頭,走到我的身後,把我拉近椅背。
 
「啪、啪、啪、啪。」我啪手指,製造節拍。
 

忽然,她用絲巾,蒙住我的眼睛。
 
要蒙眼?
 
她的右手,放在我的右肩上,慢慢滑向右胸,又摸到腹部。
 
我深呼吸一口。
 
她輕輕地咬我的左耳一下,又吹一口氣。
 
我不自覺地減慢了節拍。甚至……聽不到節拍了。
 
然後,她的左手慢慢地勾住我的頸子,摸向後腦。
 
「開始。」一把磁性的聲線傳入耳朵。
 
「啜——」她吻我的耳朵一下,左手拉開蒙眼的絲巾。
 
點點的燭光又再進入眼簾,小靜一步一步地走到我面前,跳起性感的舞步。
 
她面向著我,把右腿踏到我的左腿上。手隨即由小腿摸上,至大腿、胸部,又上至頸子,抓了頭髮一下。
 
「哎——」她收起右腳時,站不穩,身子傾向後邊。
 
「跌了!」她驚惶失措。
 
「哈哈。」我忍不住笑起來,站起把她拉住。
 
「算了,不要跳了。」她站穩後,我忍笑說。
 
「對不起,我……還不太熟……」
 
「我們聊聊天吧。」我回去牆邊的長椅。
 
「拜託不要告訴露露媽。」她跟著我,雙手合十地請求。
 
「放心吧。我不是那種人。」我坐下,端起酒杯。
 
「你想聊什麼?」她問,坐在我的右邊。
 
「讓我想想,嗯……其實呢,對於經常光顧妓院的客人,你們是怎麼看待的?」我好奇。
 
「會不會覺得他們是一堆好色的臭男人?」
 
小靜想了一想。
 
「露露媽說男人都是好色的。」她說。
 
「不過,肯來妓院的人,已經算好了。至少不會對女人下藥或者打人。我聽過很多關於性奴的經歷,她們都很慘。」
 
「而且我們提供服務,他們付出金錢,這算是合理的交易,已經很好了。」小靜知足地說。
 
「的確,比起那些有變態性趣味的人,肯乖乖來召妓的男人實在好太多了。」我說。
 
「賢少……賢少……」阿賢在房內尋歡的聲音不斷傳出。
 
「唉。」
 
阿賢雖然風流,不過,至少,他沒有傷害任何人。
 
接著,我又跟小靜聊了各種各樣的話題,例如為什麼要做妓女,為什麼要選擇這一間之類。
 
答案不出預料,都是因為家裡很窮,而且聽說露露媽很保護女性,會將搞事的客人列人黑名單,所以決定來這裡。
 
 
時間就這樣過去——
 
 
「時間差不多了。」我站起來,將空空如也的酒杯放下。
 
酒瓶的酒已經喝光。
 
「要通知你的朋友嗎?」小靜問,替我披上外衣。
 
「我自己通知就可以了。」我說,走向阿賢的房間。
 
「啊!」我轉身,「你可以替我收起幾個蠟燭嗎?外面天黑了吧,可能我要用。」
 
「當然可以。」小靜說,蹲在地上,把蠟燭吹熄,收起。
 
「叩叩——」我敲門,頭有點昏。
 
「阿賢,我要走了。」
 
「這麼快?」阿賢問,「你們兩個停一停。」
 
「明天一起去嗎?馬塞盧斯大宅。」他問。
 
「你不敢一個人回家嗎?哈哈,明天再算吧,或者我來找你。」我有點飄飄然的感覺。
 
喝太多了嗎?
 
「總之,我先走了。」我喊一聲,就走去森的房間。
 
「森。」我喊,拍門。
 
「啪啪啪啪——」
 
「咔嚓——」森打開門。
 
「怎麼了?」他用氣聲問,聲量很小。
 
「我有事,要先走。小可愛吃飽了嗎?」我輕聲問。
 
「吃飽了,在睡覺。你要去哪裡?」他問。
 
「去拾回一些很重要的東西。」
 
「什麼東西?」
 
「這點你別管了。」我揮一揮手,「就這樣吧,我走了。」
 
「拜拜。」他也揮一揮手。
 
「俊牛,這是你要的蠟燭。」小靜捧著一堆熄了的蠟燭走過來。
 
「咔嚓——」森把門關上。
 
「謝了。」我脫下外衣,將一個個白色的小蠟燭包住,又拾起一個未熄的。
 
「我送你吧。」小靜微笑地說。
 
「嗯。」我點頭。
 
 
離開的時候,我向露露媽打聽了前往馬斯神殿的方向。期間,她不斷問小靜的表現如何,我則不斷地讚揚小靜。
 
 
「叮叮——」終於,小靜拉開了酒吧的大門。
 
「有緣再見。」我說。
 
「有緣再見。」小靜說完,把門關上。
 
 
「咦?」對面粉藍色、四層高的男妓店門前,停泊了一輛用八匹馬來拖拉的高級馬車。
 
「貝才?」馬車的藍色窗簾,用金線繡著「貝才」兩字。
 
「原來他有這種趣味,怪不得不會憐香惜玉。」我說,按住額頭。
 
看來,我真的喝太多了。
 
「先……找回銀包吧。」我在街上拿著蠟燭,獨自向神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