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的神力……」
 
「我要去找巴比倫!」我站起來。
 
「不要去!」小雅緊張地抓住我的手,拉我坐下。
 
「為什麼?」我坐下。
 
「最初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我第一眼就看到他,他是其中一個在石室裡面的人。」
 


「我們來到這裡,是……是他策劃的?」我問。
 
「嗯。」她點頭,鬆開抓住我的手。
 
果然是他!
 
「那我更加要找他了。」我說。
 
「不要去……」她又抓住我。
 


「為什麼?」
 
「我不想……你見到他。」
 
從剛才開始,她就沒有望過我。
 
「那我抓一個祭司來問吧。」我說,立即動身。
 
「沒用的,他們要麼不知情,知情的都不會告訴你。」她又拉住我。
 


那麼,我該怎樣做?
 
我又再平服、坐下,慢慢思考。
 
「石室裡面,除了祭司和巴比倫,還有其他人嗎?」我冷靜問。
 
「有的,原本……」
 
「原本?」
 
「原本還有一個叫『羊伯』的……類似科學家的人。」小雅說。
 
「科學家?什麼是科學家?」
 
「他又有點像……考古學家、歷史學家,總之是個對羅馬很有研究、腦袋裝滿知識的人。」


 
「現在,他在什麼地方?」
 
「我猜測,他應該是整個計劃的關鍵人物。可是,他在你消失的那一天,也失蹤了。」小雅在回憶著。
 
「消失、失蹤……嗯……我無緣無故去了南方,會不會跟他有關?」我問。
 
「很有可能。但是,那天之後就沒有人見過他了。」
 
「可惜,真的很可惜!」
 
如果知道他在哪裡,那麼找到他,事情很可能會水落石出。
 
「石室呢?石室在哪裡?」我又問。
 


「石室……」小雅在思考,握緊蠟燭。
 
「對不起,我是不是一次過問得太多?」
 
「不要緊,你本來就是一個很愛問問題的人,什麼都要人清清楚楚答一遍。」她說,點起手上的蠟燭,豎在鐵罐中間。
 
「是嗎?」我搔搔頭,有點不好意思。
 
「你都不知道,以前,你在中學追我的時候,真的超級麻煩。我拒絕你,你連續幾日,一直追問我理由。」
 
「結果我一直拒絕了很多年,直至考入了大學,才勉強答應給你一次機會,讓你試當我的男朋友。」
 
「我似乎真的很愛你。」我望著她說。
 
「認識你這麼多年,只有那一次,你沒有問我理由。」她甜蜜地輕撫一下自己的頭髮。


 
「為什麼?」
 
「因為你已經開心死了,像瘋子一樣跳來跳去。一直跳,跳到跌倒才停止。我還記得……我去扶你的時候,你還在笑,說什麼那是你人生最開心的一天。」
 
小雅的眼睛,正映著過去的美好時光。
 
「只可惜,我已經不是那時候的我了。」我也點起一根蠟燭。
 
「不會的,你一直很愛我!只要你恢復記憶,你一定會想起我的。」小雅激動起來。
 
「恢復……記憶?」我將蠟燭放進鐵罐的一角。
 
「只要回到原來的世界,見到爸爸媽媽,見到熟悉的事物,一定可以勾起你的回憶。要不然,我再帶你去以前經常去的地方,看看有沒有印象。或者,我帶你去看腦科醫生,讓醫生治療一下。」
 


小雅不斷地說出恢復記憶的方法。
 
「但有方法回到原來的世界嗎?」我問,打斷了她。
 
「這點……我也不太清楚。」她低頭,沮喪起來。
 
「石室!石室,或者有回去的方法。」我說,「畢竟我們是從那裡來的。」
 
「嗯嗯,那裡一定有方法的!」她抬起頭,充滿希望地說。
 
望著她興奮的樣子,我有種奇怪的感覺。
 
她在這裡,就活得這麼不開心嗎?
 
「石室在哪裡?」我問。
 
「如果找到回去的方法,我們是不是馬上回去?」她問,神態省躍。
 
回去的方法,似乎成了她的精神支柱。
 
慢著,找到方法的話……我真的要拋下這裡的一切,跟她回去嗎?
 
「這……」
 
我無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