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我,剛剛才加入革命軍,身上還穿著黑色斗篷。
 
這個腐敗的國家,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做。說實話,我不能突然拋開一切,獨自離去。
 
「這個問題,等我真的找到回去的方法時,再說吧。」我認真地說。
 
忽然,一陣秋風吹過,吹得樹葉「沙沙」作響。
 
小雅馬上環起雙臂,卷縮起來。她身上的破舊衣服,根本不足以抵擋深夜的涼風。
 


「小雅。」
 
她慢慢把雙手烘在燭光前,然而下一秒——
 
蠟燭也熄滅了。
 
環境一暗,她再次縮起雙手。
 
「蠟燭熄滅了……」我說。
 


「熄滅了的話,再點起就可以了。」
 
「並不是每一件事情熄滅了,都可以再燃起。」
 
就如感情。
 
小雅沒理會我,把手伸入裙袋。
 
「你找什麼?火石嗎?」我問。
 


怎料,她掏出一個小小的、銀亮色的金屬盒子。
 
「鏗——」她用姆指一彈,盒子的上蓋馬上翻到後面。
 
「這是什麼?」我無知地問。
 
「打火機。」她說,把姆指放在一個小輪上。
 
「嚓嚓。」她擦一下,打火機就噴出火燄來。
 
「嘩……厲害。」我目瞪口呆。
 
「記住了,這東西的全名是『不知哪個討厭的狐狸精特意買來送給你結果被我發現所以沒收了的日本限量版防風打火機』。」小雅把打火機移近豎立在中央的蠟燭。
 
蠟燭再次燃起,她又把打火機移向其他蠟燭。


 
「狐狸精……特意買……給我……的打火機。」我嘗試記住。
 
「為什麼狐狸精要買打火機給我?」我問。
 
「原因有兩個,一是因為她賤。」
 
「二呢?」
 
「二是因為你有一個不良習慣。」她又把手伸進裙袋。
 
「不良習慣?」我問。
 
「吸煙。」她說,掏出一個長方形的紙盒,遞給我。
 


「這是?」我接過。
 
「煙盒,入面是你吸剩的香煙。」
 
我望一望,紙盒下半部分以白色和綠色為主,白色部分有幾個黑色的字母,分別是「M-a-r-l-b-o-r-o」。
 
另外,紙盒上半部分是黑色的,上面印有一副很恐怖的骷髏骨,還有幾隻白色的字。
 
「香港特區政府忠告市民。」我讀出來,再望望中間的黑色字。
 
「吸煙足以致命。」
 
「嘩!果然是不良習慣。」而且,致命兩字是紅色的。
 
打開煙盒,裡面有只剩六根香煙。我嗅一嗅。


 
「好像沒什麼味道……」我說。
 
「這款俗稱薄萬,本來味道就不濃。加上你很少吸,每一盒都會開封很久才會吸完。」
 
「而且我們來到這裡幾個月了,煙味跑光也很正常。」她說。
 
「原來如此。」我點點頭。
 
「其實……我不想你吸的,只是有時候……你心情不好,無論如何都想吸一根時,我才會讓你吸一根。」她合起打火機,頭轉向另一邊。
 
「謝謝你。」我摸向她的左手,拿出打火機。
 
「你一定很愛以前的我。我覺得他一定很幸福。」
 


說完,我站起來,把打火機塞入煙盒中。
 
「別再說什麼『以前的我』好嗎?」她生氣地說。
 
「但……」
 
「流星啊!」她突然指住天空,站起來。
 
我抬頭,前方的天空,有一抹星痕掠過天際。
 
「快點許願!」她合起雙手,閉上眼睛。
「看來,會有一代偉人降世。」我同時說。
 
「哈哈……」她哈哈大笑。
 
「你笑什麼?」
 
「以前的你也是這樣的,別人都趕緊許願,只有你在說些奇怪的話。」
 
「都是你,害我每次都遲了一步,每個願望都沒有靈驗。」她說,再次合上眼睛許願。
 
 
望著小雅的臉,心裡有很多想法……
 
這個陌生的女人,就是我以前最愛的人?
 
我拼命回憶,可是什麼也想不起。
 
 
「你許了什麼願?」在她張開眼睛後,我問。
 
「不告訴你!說出來的話就不會靈驗!」她堅持不說。
 
「好吧。」我把煙盒收好。
 
「對了,剛才你不是問我石室在哪裡嗎?」她問。
 
「其實你不告訴我,我也大概猜到在什麼位置,只是不知道入口在哪裡而已。」
 
「你知道?」
 
「根據經驗,黑暗的石室,九成都是地牢。」我說,滿腦子都是不快的回憶。
 
「沒錯,石室就在神殿下面。」她說。
 
「入口在哪裡?」我問。
 
「巴比倫的房間。」
 

「巴比倫的房間……」我思考一下,「巴比倫的房間在哪裡?」
 
「你打算現在就去?」小雅靠過來,雙手攬住我的腰。
 
她的頭頂剛好碰到我的鼻尖。
 
「嗯,因為夜晚行動不易被人發現。」我說,「問題是,他在不在房間?如果他在房間,行動會困難很多。」
 
「這個時間,如無特別事情,他一般都在房間。」小雅說。
 
「如無特別事情……」我跟讀一遍,「那什麼辦?」
 
「啊!我們製造一些事情,引他離開房間,你說行不行?」我提議。
 
「例如呢?」她問。
 
「放火。」我望著地上的蠟燭說。
 
「燒什麼?」
 
「那些。」我下巴起一下,對著剛被風吹開的枯葉。
 
她望過去,鬆開了我。
 
「枯葉?」
 
「要是被發現的話,我死定了。而且會打草驚蛇,把所有人都引離房間。到時候你要走動就更加困難。」她說。
 
「你說得對,所以我們進去吧。」   
 
「計策呢?」
 
「進去了再算吧,可能他根本不在房間呢。」
 
「別說得那麼輕鬆好不好?萬一被人發現的話怎麼辦?」她著急地說。
 
「跟他們解釋這只是一場誤會,然後請他們放我們走。」我說。
 
「你打算怎麼解釋?」她問。
 
「用這個。」我拔出腰間的銀色小刀。
 
「不准!」她立即把我的手按回腰間。
 
「別緊張,我跟你開玩笑而已。」我匆匆解釋,收好小刀,認真地望著小雅。
 
「小雅,一會兒進入神殿後,你盡快帶我去巴比倫的房間。其他的事,到時再算。」我嚴肅地說。
 
「好的。」
 
「開始吧。」我把斗篷的帽子再拉低一點。
 
「嗯。」小雅蹲下來,吹熄蠟燭。
 
「這邊。」她站起來,指示方向。
 
 
接著,我跟著她,向著神殿的左側門走去。
 
大約走了二十秒,一道圓拱形的小木門呈現眼前。
 
小雅說,這道門跟正門一樣通往殿堂。
 
不同的是,我們將從左後方進入,而不是從正前方進入。
 
 
「三、二……」我們靠著牆壁,倒數進入。
 
「一!」
 
「咔嚓——」小雅開門,先入。
 
一開門,我就見到威武的戰神馬斯神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