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進來。」小雅用氣聲催促。
 
「咔嚓——」關上門後,小雅領著我,安靜地竄到神像後面。
 
小雅指指殿堂的正後方,也就是神像的後面,有一扇小木門。
 
看樣子,只要穿過那扇門,就可以到達殿堂後面的區域。
 
「我想退團!」忽然,一把少女的聲音從殿堂中間傳來。
 


「有人?」我立即戒備。
 
等等,有女祭司想退團?
 
「什麼?你知不知道,退團是一種背叛神的行為,必會受到嚴厲的處分!」一把男聲兇惡地回答。
 
「巴比倫。」小雅用口形告訴我。
 
太好了,巴比倫不在房間!
 


「可是,我入團時並不知道要做那種事!」少女強硬反駁。
 
「有問題嗎?那是接近神的重要儀式啊!」巴比倫的口吻更加強硬。
 
「什麼接近神的儀式,這只不過是滿足你們男人的獸慾罷了!你這種人想接近神?還早了一萬年咧!」
 
「放肆!就憑你這種說話態度,已經足夠判以極刑。來人,抓住她!」巴比倫命令。
 
「咔嚓——」小雅靜悄悄地開門,用手喚我過去。
 


「噠噠噠噠……」幾個人的腳步聲,加快,然後停下。
 
「放手!」少女大聲呼喊。
 
「啪——」鞭子抽地的聲音,清楚地傳過來。
 
巴比倫手上有鞭子?
 
「你想做什麼?快放手!快開我!」少女驚恐地說。
 
「脫去她的上衣。」巴比倫無情地說。
 
「不要!不要啊!」少女掙扎,「有沒有人……可以救救我!救救我!」
 
「嘶——嘶——」少女的衣服,逐件被撕破。


 
可惡!
 
「俊!快點過來。」小雅催促。
 
「我要去救她!」我用氣聲說。
 
「這是機會。」小雅說。
 
「我不管!」說完,轉身。
 
「唧。」她抓住我的手。
 
「你不可以這麼自私,只顧自己能不能……」
 


突然——
 
小雅拉起長至膝蓋的破舊裙子。
 
「你。」我呆了。小雅的大腿,充斥著紅紅的鞭痕。
 
裙子愈拉愈高。
 
她白白的肚皮、胸部都有,全身都被鞭痕劃花。
 
轉眼間,她已將裙子拉至眼睛的高度,把雙眼掩住,露出傷痕累累的身體。
 
原來……剛才我在外面拍她肩膀,她震了一震,不是因為嚇一嚇,而是肩膀也有鞭痕。
 
原來,她受了這麼多苦……


 
「先找石室,可以嗎?」小雅懇求地說,將裙子放下。
 
「可……以。」
 
此刻,我已說不出別的說話。
 
 
穿過木門,我們到達迂迴曲折的走廊,並以疾走的方式左穿右插。
 
「還要走多久?」我問,心情很沉重。
 
剛才的少女,希望你可以撐得住。
 
「差不多了。」小雅說,帶我進入另一個區域。


 
這一帶很光,通道較寬,裝潢和擺設都比剛才豪華很多。
 
 
「還未到嗎?」過了一段時間,我問,繼續前行。
 
「到了。」小雅停在一對精美的木門前。
 
木門表面有戰神馬斯的神像雕刻。神像旁邊,還刻有一群美女。
 
「啪——」我立即推門進去。
 
「入口在哪裡?」我問,脫開帽子,把門合上。
 
房間內有一排雜物架、至少可以睡三人的大床、衣櫃和桌椅。
 
雜物架上,一部分用來放書,一部分放置古董。
 
「其實……我只知道入口在房間,不清楚確實的位置。」小雅說。
 
「不要緊,我見過有人將通道藏在書架背後,也曾經從床底發現通道。」我說,立即搜查。
 
我指的是英雄的大宅,以及羅莎公主殿的床底。
 
「床底……沒有。」
 
「書架……」我用力,把一個個雜物架拉出來。
 
「沒有。」我又去拉衣櫃。
 
嘩……很重!根本搬不動!
 
我打開衣櫃,裡面掛滿了衣服,也不覺得有什麼異樣。
 
「沒有嗎?」小雅問。
 
「沒有。」我合上衣櫃的門,「你肯定入口在這個房間?」
 
「嗯,因為……」小雅欲言又止,又避開我的視線。
 
「因為什麼?」
 
小雅縮起肩膀,環起手臂,微微抖震。她的樣子很痛苦,不想將話說出來。
 
「因為他……」
 
「小雅。」我踏前一步,將她摟住。
 
「放鬆,別緊張。」我在她耳邊說。
 
「因為他曾經禁錮我在這裡很多日。」小雅開始說話。
 
「每次他離開前,都會逼我食迷藥,否則就不肯離開。而我,每次都會在昏睡前把門口堵住,不讓他進來,可是……我每次醒來都見到他,他偏偏有方法進來!偏偏有方法進來!」小雅愈說愈激動。
 
「從那時開始,我便懷疑這個房間,連接著其他通道。」
 
「他……禁錮你?」我問。
 
「嗯,我已經被……他……」她握緊拳頭,握得抖震起來。
 
接下來,小雅說的每一隻字,都是受盡折磨的經過。
 
巴比倫要她每天晚上準時來到他的房間,然後服侍他。
 
剛才,她知道這個時間巴比倫會留在房間,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這番說話,如果被以前的我聽見,到底會有什麼反應呢?
 
也許,會瘋了吧。
 
 
「所以……我才想你快點找到回去的方法。」小雅又再哭泣,靠在我的胸膛。
 
「你受的委屈太大了,休息一下吧。通道,我來找就可以。」我說,扶她坐在椅子上。
 
「阿俊,你一定要找到!」
 
「我會盡力。」
 
然後,我仔細檢查一下地面和牆壁,便將雜物架推回去。
 
 
可惡!到底入口在哪裡?到底藏在什麼地方?
 
到底……
 
 
「你真的聽到入面有聽音?」外面傳來巴比倫的聲音。
 
「是的。」一名年輕的男祭司回答。
 
「糟糕!巴比倫在外面,怎麼辦?」我焦急問。
 
「快躲進衣櫃!」小雅說。
 
「你呢?」我打開衣櫃門,躲進衣櫃。
 
「不用擔心我。本來這個時候,我就應該在這裡。」
 
「進來吧。」我拉著她的手。
 
「衣櫃容不下兩個人。記著,無論我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要出來,否則我恨你一輩子!」她推我一下,把衣櫃門關上。
 
「喂……」
 
我用手撐住身體,免得撞到衣櫃後面,發出聲響。
 
兩秒後——
 
「啪——」巴比倫推門進來,看見小雅。
 
「咳、咳。你先退下吧。」巴比倫乾咳兩聲,對男祭司說。
 
「是的。」男祭司說,離開房間,把門關上。
 
「眼紅紅的,剛才哭過嗎?怎麼了?想念今早那小子?」巴比倫問小雅。
 
「人家都不記得你了,身邊還有一個超級漂亮的美女。你還是忘記他,專心跟我吧。」
 
「喂喂,你不說話,可以。但不要站著不動好嗎?我教過你多少次,叫你主動一點!」巴比倫開始罵人。
 
 
想不到,馬斯祭司團團長,竟然是個這樣的人渣!
 
 
「啪——」小雅被摑了一巴。
 
「你這個骯髒的女人,還不快點脫衣服,難道要本團長幫你嗎?」巴比倫愈罵愈凶。
 
小雅……
 
小雅一直被罵,卻沒有反駁過一句。
 
我知道的,她正在強忍。所以……我也要忍住!
 
我要忍住!
 
我閉上眼睛,手慢慢放鬆,讓背部靠近衣櫃的後面。
 
「咦?會動的?」我靠不住它,失去重心。
 
啊!我掩著張大的嘴巴,空叫。
 
同時後滾下去。
 
原來,我的後面並不是一塊木板,而是兩扇虛掩著的木門。
 
原來,通道連接著衣櫃,怪不得我搬不動!
 
滾了兩圈後……變成側滾。
 
「啵——」直至撞到牆壁。
 
我伸手,卻不見五指。
 
眼前,又是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