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去洗澡吧!」羅莎精神地說,推推我的背。
 
下床之後,我拾起黑色斗篷。
 
「躂。」一塊黑色的東西掉到地上。
 
那是銀包。
 
「你……你把銀包撿回來了?」羅莎問,語氣帶著不滿。
 


銀包掉在地上後,還露出了我和小雅的合照。
 
「你昨晚這麼夜歸,就是為了撿這個?」她再問。
 
「不單止撿這個。」我拾起銀包,「我還去找小雅了。」
 
「她跟你說了什麼?你們……又做了什麼?」
 
「她告訴我一些,關於另一個世界的事情。她說我和她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我掏出煙盒,「這個打火機、煙,還有銀包等等,都是另一個世界的東西。」
 


「另一個世界?」
 
「沒錯,我和她之所以來到這裡,都是因為巴比倫的陰謀。記得他昨天的話嗎?原來全部都是騙人的。」我繼續說。
 
「昨晚,全靠小雅冒險助我潛入神殿地牢,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我也知道了自己力量的來源,是兩塊半人神的骨塊。可是……」
 
「小雅是你的女朋友?」羅莎抓緊被子,低著頭問。
 
「她。」我回到床上,抓住羅莎的雙手。
 


「她是我失憶前的女朋友。」
 
「她的願望是回去原來的世界。助我潛入地牢,也是為了找尋回去的方法。」
 
「回去的方法?」羅莎望一望我,握緊雙手,「你……找到了嗎?」
 
「方法,我找到了,可是她人已經不在。」
 
想著,眼又湧出淚水。
 
小雅實在太可憐了。
 
「什麼意思?」羅莎問。
 
「小雅助我進入地牢後就消失了。我回來之後,只在入口找到血跡。之後……無論我怎麼找,都沒有半點蹤影。」我摟著羅莎,「她可能……已遭遇不測。」


 
「巴比倫是個想變成神的瘋子。小雅在他那裡,一直都沒有好日子過,每晚還要替他服務,滿足他的獸慾。如今……」我說不下去。
 
「可能……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她了。」
 
「這麼說,她真是一個可憐的人。」羅莎說,「那麼,你打算怎麼辦?要替她報仇嗎?」
 
「我不知道。關於神殿的事,我想跟阿賢商量一下。」
 
「當日……」
 
「當日尼恩城跟羅馬軍一戰,已失去數千將士,我不想再失去更多的人了。」
 
「羅莎,你知道嗎?在這裡,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仍然摟著羅莎。
 


「我知道。阿牛,別難過了。」羅莎說,也用力摟住我。
 
「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如果有人敢碰你一條頭髮,我一定不會讓他好過!」
 
「嗯,我知道。」
 
 
「對了,昨晚我遇到阿鷹,她聯合一些志同道合的人,組織了革命軍,準備在執政官大選當日,刺殺貝才。之後,還有一系列佔領羅馬城的計劃。」我鬆開羅莎,離開床邊。
 
「我也加入了。」我拾起斗篷說。
 
「會不會很危險?」羅莎問。
 
「不管了。這將是改變世界的第一步。」
 


「無論怎樣,我都會支持你的。」羅莎過來,從背後抱著我,「不過,你記住啊,完成了要做的事後,要跟我到世界各地冒險。我還有很多地方想去。」
 
「好的。」我轉身說。
 
「一言為定。」她得意地伸出尾指。
 
「你還真喜歡勾尾指。」我說,奇怪她的行為。
 
「別管了,快伸出來。」
 
「好吧,一言為定。」我再一次跟她,尾指勾尾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