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了,快去洗澡吧。我要換衣服。」羅莎走到一旁,蹲下來打開行李袋。
 
「你也要去?」我問。
 
「當然啦,萬一你不在的時候,有壞人來欺負我,怎麼辦?」羅莎拿出一疊衣服。
 
「有夜狼在啊。」
 
「這是新買的衣服。」她起來,把衣服塞到我手上。
 


「這……什麼時候買的?」
 
「昨天你離開之後。」羅莎說,「你知道女人不開心的時候,最喜歡做什麼?」
 
「不會是買東西吧。」
 
「真聰明!就是買東西。所以,我把錢都花光了。」
 
「什麼?」我驚訝。
 


「誰叫你大聲罵我,又打我。」
 
聽到這句,我只能深深地嘆一口氣。
 
「別擔心,我們不是借了三個人給阿賢嗎?一會兒向他討工錢就可以了。」
 
聽到這句,我只能再嘆氣一次。
 
「紫色?」我望著紫色的褲子說,上衣則是白色的。
 


「是啊,跟我是一套的。」羅莎開心地說,又從行李袋拿出一疊衣物。當中有一些內衣褲、銀色的背心……新衣服只有一件白色上衣和紫色裙子。
 
「這樣子,別人一看就知道我們是一對的。」
 
「一對……」
 
「我打算以後去冒險的時候,也是一套一套的。」她陶醉地說。
 
「你不喜歡?」
 
「喜歡。那我去洗澡了……」我趕緊走向門口。
 
「快一點喔!」
 
「嗯。」我應一聲,就開門出去了。


 
關上門後,我沿樓梯向地面走去,途經一樓的時候,看見夜狼在大廳裡吃午餐。
 
「夜狼,早晨。」我走進去,打個招呼。
 
進食中的夜狼,會把面具掛在頭頂。
 
今次是什麼面具呢?
 
我望一望。
 
嘩,肥豬面具?肯定是昨天買的。
 
「夜狼,早晨。」我再說。
 


他馬上把桌上的碟子,統統拉到自己面前。
 
「留一點給我可以嗎?我還未吃喔。」我友善地問。
 
他不回應,只顧吃自己的。
 
這時候,曼斗用盤子端著一碟牛排進來。
 
「曼斗,早晨。」我微笑說,嗅到香噴噴的肉味。
 
我望一眼,一塊塊充滿肉汁的牛排,厚厚地疊在碟子上,令人垂涎三尺。
 
「牛哥哥,午安。」他有禮地說,把牛排放到桌上。
 
夜狼馬上將牛排收歸己有。


 
「曼斗,廚房還有嗎?」我緊張地問。
 
「沒有了,這是最後一碟。」
 
「其他人不用吃嗎?」
 
「其他人吃飽了。」曼斗說,收起盤子回去。
 
「喂,夜狼,留一點給我!」我左臂夾住衣服,只能用右手去搶。
 
但他完全沒有讓我的意思。
 
「你打算獨食嗎?」我問。
 


他繼續吃,沒有理我。
 
可能,他根本不明白我在說什麼。
 
可惡,要想想辦法……
 
「丫,有了。」我靈機一閃,靠近他的耳邊。
 
「夜狼,羅莎肚餓。」我悄悄地拋下一句。
 
他馬上停了下來,用手在碟子上撥出一條橫線,把牛排分成兩堆。
 
意思是,橫線上的牛肉是羅莎的。
 
然後又拿起一塊,準備放入口中。
 
「羅莎今天特別肚餓,說要吃兩人的分量。」
 
夜狼望著我,又望望牛排。最後,依依不捨地將牛排放下。
 
「乖,要好好守住喔,不然就會肚壞羅莎了。」我得呈地說,「我先去洗澡。」
 
成功!
 
哈哈,我成功了。
 
正當我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熟面孔出現在眼前。她是紅褐色頭髮的女子——可麗。
 
「可麗?早晨。阿賢派你來接我嗎?」我問。
 
當日,我們在木箱中發現阿賢和可麗的時候,她又瘦又虛弱。幸好在跟隨阿賢、前往羅馬城的途上一直吃足食飽,現總算回復原來的體形。
 
這也是阿賢的優點,因為他絕不會讓跟隨他的女人受苦。
 
現在,她跟其他後來招收的女演員一起,住在馬塞盧斯劇場。
 
「阿牛,午安。陪我來的還有阿四,不過他在馬車。」可麗說。
 
「吃午餐了嗎?」我循例地問。
 
「吃了。」可麗說。
 
「那你隨便坐一會兒吧,我先去洗澡。」
 
「好的。我在這裡等你,順便跟夜狼玩一會兒。」
 
「今次又有準備歌曲?」我問。
 
「是的。」可麗笑笑地說。她最喜歡的就是唱歌,站在舞台上唱歌是她的夢想。
 
所以她一有機會就會唱歌給其他人聽,特別是小孩子和夜狼。剛才羅莎哼的童謠,是可麗常唱的歌曲之一。
 
「待會兒再見。」我說,然後離開大廳,到下面的小浴場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