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他們的關係真的非常不和。
 
「阿賢,算了吧,他擺明就是針對你。」我追上去,阻止他付款。
 
可是,他還是買了。
 
對此,我只能說聲「多謝」。
 
 
離開武器店後,我們遇到阿四。


 
他把馬車泊好,便拿著簡單的行李來跟我們會合。基本上,除了賢德的遺物由阿賢拿著之外,我們的東西都是阿四拿著的。
 
然而此刻,我們在阿賢的帶領下,走進了一條「柱式走廊」。走廊兩旁都是裝飾用的石柱。阿賢說,上面的圖案和文字雕刻,記載著先祖的功績。
 
 
「那邊是練武區。以前我跟自己的劍奴,以及賢德的劍奴,就是在這裡練劍。」阿賢說,指向一片荒涼的空地。
 
「為什麼不和賢德練劍?」我問。
 


「他年紀太少了。而且他不像我,沒有離家出走的勇氣。」阿賢說。
 
「你錯了。」我指正,「他是一個有勇氣的人。至少,在我認識他的兩天裡,他有勇氣單獨挑戰喪屍,就算是面對喪屍化的劍奴,也毫不畏懼。」
 
聽我說完,阿賢並沒有說話。大家都陷入沉思。
 
記得最初遇到阿德的時候,他說他被派去跟「海維薩」家族成婚的原因,是因為兩位正室的哥哥要爭奪家族最高領導人的地位,沒興趣成為「海維薩」的女婿,才決定把他送過來。
 
那時候,他以為離開家園,可以過新生活。結果,唉……
 


他死之前,還說這是他第一次的任務,不想失敗,叫我代替他完成。如今,我算是完成了嗎?不,還差一點。我還未跟羅莎結婚。
 
結婚。結婚嗎?
 
「羅莎。」我停下腳步,面對面抓住羅莎的雙手。
 
「什麼事?」她問。
 
「不如回去之後,我們就跟大家宣佈結婚。」
 
「真的?」她的喜悅,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來。
 
「真的。」我說。
 
「為什麼這麼突然?」她問。


 
「因為我想珍惜眼前人。」
 
「那……勾手指尾?」她遞起雙手,彈出一左一右的尾指。
 
「勾手指尾。」我雙手,勾住她的雙手。
 
「哧哧。」她笑了,甜蜜地笑了。
 
這一刻,她的笑容是多麼的幸福。或者,我永生都不會忘記。
 
「前面就是了,你們走快一點吧。」阿賢在前頭催促。
 
「哦!」我招一招手,便拖著羅莎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