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麼辦?」
 
「要生存,只有依靠本大爺的力量。」他忽然一改語氣。
 
聽上去,他的聲音有點詭異、有點陰暗。
 
「靠你的力量?」
 
「對,只要再一次將身體交托給本大爺,本大爺必定替汝報仇。」
 


雖然看不到他,但總覺得……他陰陰地笑了一下。
 
「說實話,我的記憶已經很模糊,精神也很散亂,已經不可能集中精神回憶。」
 
「不要緊,有一個人,即使汝不作任何回憶、不輸送任何畫面,本大爺都能夠做出來。」他非常自信地說。
 
「你指『你』嗎?」
 
「哧哧。」他淺淺地笑了。
 


「我說對了?」
 
「好了,唸出那位大人的名字吧。」他豪氣地邀請。
 
感覺不太對勁……
 
他的背後,會不會有什麼陰謀?
 
可是我也沒有其他選擇。要報仇,只有靠他了。
 


「慢著,我問你!你真的可以替我報羅莎和夜狼的仇嗎?」
 
「殺掉面前的喪屍,再追上去殺掉易賢。」我補充說。
 
「哈哈哈哈,當然可以。」他豪邁地答應。
 
好吧,就相信你一次。
 
我回憶著國王弟弟的名字。印象中,羊伯特說他叫……
 
叫什麼?他叫……他叫……
 
啊!我記起了。
 
「那麼,拜託你了——」我認真說。


 
「雷穆斯。」
 
忽然——我在海底裡睜開眼睛。
 
飛過的畫面,又再飛回來。
 
敏怡、阿凌、阿晨、賢德、曼娟、小鬼、鬼爸爸、右一、右二、阿羽、右零……一個個同伴的畫面,都陸續撞進我的身體。
 
啊……
 
身體變得實在,五感漸漸恢復。
 
涼,海水的沁涼,重新撫摸著我的皮膚。
 


隨即,身體急速浮升,激動地衝上海面。
 
「唰……」我愈升愈快,陽光再次出現。
 
「唰……」海水壓不住我的升勢。
 
快到了。
 
「唰……」陽光愈來愈耀眼。
 
「啵——」我衝出水面,直升上天空。
 
升速繼續加快,風阻也不斷增大。
 
「呼呼呼呼……」風被層層破開。


 
再升上去,就是又光又白的雲層了。
 
到底,要升到哪裡?
 
「啊……」我撞入雲層。
 
霧涼的雲層,光得……即使閉上眼……也很耀眼!
 
完全是光白一片!
 
光茫狀態,持續了三秒。
 
「呼——」眼前一黑。
 


「穿出了?」四周相當安靜,身體靜止下來。
 
慢慢地,身體由「水平」豎成「垂直」;雙腳恢復重量,甚至踏實起來。
 
雙眼自動睜大——
 
面前是三隻喪屍,油油人距離我只有三小步。
 
「我……回來了!」
 
在喜悅中,我用左手,試圖拔出銀劍。
 
不行,身體還是一樣虛弱。
 
雷穆斯呢?
 
油油人又再走近一小步,傻傻的嘴巴還在開合開合。
 
「糟了……」我趕緊出力。
 
油油人又再走近一小步,歪歪的頭再次立直,然後張大嘴巴,沒有再合上。
 
濕潤的舌頭,像蚯蚓般蠕動。
 
媽的…
 
我可不想被沒牙的喪屍舌吻……
 
「雷穆……斯!」我邊盡力拔劍,邊叫。
 
突然——
 
左背的「骨塊」變得冰冷;紫色褲管的旁邊起了一小圈寒風。
 
「風?」我望向下方。
 
風又不安分起捲了一圈。同時,氣溫好像下降了。
 
「怎麼……回事?」
 
下一瞬,白色的暴風被扯進來——
 
「啵呼——」寒風大量地從窗口湧入。八個窗口,分別扯進八條白色龍捲風柱。
 
「啵呼——」風柱撞到我胸口,然後順勢滑開,大量地捲著上身。
 
很痛……
 
在寒風的旋捲中,「骨塊」繼續發冷,甚至長出骨刺,植根在我的脊椎上。
 
「很痛啊!」我放聲大叫。
 
感覺……全身的骨骼都結冰了。
 
然而,受白茫茫的風暴影響,油油人以雙手擋臉,退後一步。
 
「你在……幹什麼?」我問雷穆斯。
 
漸漸地,「骨塊」開始增生、擴散,開始侵佔我的骨骼。
 
「你在……」
 
首先是左背的胸椎,被「骨塊」蒙上一層薄骨。薄骨逐漸增生,轉眼已擴散至左肩。